首页  > 滚动图

被边缘化的美国疾控中心

2020-05-21 08:2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512日,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参加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国会听证会。  新华社记发

 

51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戴着口罩从美联储大楼前经过。       新华社发

 

大选年高涨的政治压力,伴随着美国经济陷入的衰退态势,只会驱使政治处境逐步恶化的特朗普和联邦政府上下,在抗疫过程中更加强调政治因素

 

王浩岚

进入5月中旬,新冠疫情在美国依然没有得到有效得控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5206时左右,美国累计确诊1524107例,累计死亡91661例。

虽然大部分公共卫生专家都表示,疫情还远未到缓解的阶段,但是,巨大的经济压力以及总统选举年的大环境,迫使不少州已经开始了局部甚至是全面的解禁,意图恢复正常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秩序。

与此同时,本就面临着巨大连任压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距离大选日不到6个月的这个节点,因为在疫情应对上的糟糕表现,备受外界批评。

相对于其他政府科学有效的抗疫举措,特朗普政府上下没能做好预防准备,时常散播不一不实的消息和指示,更是在决策过程中出于政治考量而排斥专家的意见。

其中,专业人士和机构在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中的边缘化,更是在近日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CDC被边缘化

近日,知名医学界学术期刊《柳叶刀》发表社论,痛批在以往各大疫情中都冲在最前线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下简称“美国疾控中心”,CDC)在本次疫情应对中被特朗普和联邦政府排斥,未能发挥以往中流砥柱的角色。

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杰出、最权威的传染病预防与控制机构的CDC,为何此番在决策过程中被边缘化?恐怕还是与大选年的政治考量以及联邦政府内部的官僚机制内斗有着直接关系。

美国疾控中心(CDC)作为美国公共卫生体系中的核心机构,是下属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以下简称“卫生部”)的独立机构,也是美国素来应对各类流行病和公共健康危机的第一道关口。

在以往的“非典”、甲型H1N1流感、埃博拉病毒等公共卫生危机中,CDC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成功地帮助美国政府有效地遏制了疫情的发展和恶化。

此番新冠疫情席卷美国,而联邦政府又应对不力,不由得让外界质疑,以往的“英雄”CDC为何此次未能挽狂澜。

事实上,CDC在本次联邦政府的疫情应对的过程中,扮演了相当异常的低调角色。

副总统麦克·彭斯亲自领导的白宫新冠疫情应对小组,实际上取代了卫生部和CDC,成为联邦政府应对疫情问题上的决策机构。

美国政府就疫情最权威的新闻发布,也转而由白宫主导,时常由特朗普亲自主持。

这一现象,一方面反映了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需要由政府最高层次作出决策和规划。同时,也预示了本次美国政府的疫情应对,同样是充满了政治意味的。

疾控中心的边缘化态势,从其主任、知名病毒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白宫疫情应对小组坐“冷板凳”的尴尬局面中就能看出。

早在2月份就对新冠病毒相关风险发出警告的雷德菲尔德,在当时没能说服其上一级美国卫生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也没能引起特朗普的重视。

白宫成立专项的抗疫小组后,雷德菲尔德虽是成员之一,但其在小组中扮演的角色相当有限。尤其是雷德菲尔德在白宫4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与特朗普就疫情是否会在秋天出现第二波发生过争论之后,他甚至没能再次出现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

CDC3月以后,也再未举行过与疫情相关的发布会,相当于消失在了公众视线之中。

政治考量大于专业声音

雷德菲尔德的冷遇和CDC在公众视线中的消失,仅仅是其被特朗普政府排斥冷落的冰山一角。

特朗普和CDC的矛盾,早在2月份时就已埋下种子。225日,CDC下属的全国呼吸道与免疫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没有得到控制,会很快演变为大流行。

梅森尼尔的警告与当时联邦政府的论调和态度迥然不同,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直接导致了美国股市出现暴跌。

当时还在一心要保障美国经济繁荣的特朗普对梅森尼尔的行为及其不满,一度考虑将其免职,最终在周边人的劝说下才善罢甘休。

但是,CDC与特朗普政府在疫情上公开唱反调的历史,显然没能被白宫所忘记。随后,CDC在疫情应对过程中遭遇边缘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另一方面来说,CDC在公众眼中的消失,并不完全代表着美国政府的疫情应对中缺乏公共卫生专家的声音。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学术界泰斗安东尼·福奇的曝光度,某种程度上也掩盖了CDC的光芒,取代CDC成为疫情应对中专家层面的代表。

福奇和疫情应对工作组中另一位专家德博拉·博克斯的存在,说明了CDC虽然是美国应对流行病的一把尖刀,但也并非是唯一选择。

当然,即便是福奇和博克斯在联邦政府的疫情应对中有着重要角色,这也不代表特朗普政府在作出疫情相关的决策时有把科学家的建议,作为最主要的考量。

大选年高涨的政治压力,伴随着美国经济陷入的衰退态势,只会驱使政治处境逐步恶化的特朗普和联邦政府上下,在抗疫过程中更加强调政治因素。

特朗普一直寻求疫苗等“万灵药”的行为,说明了短期利益对于他来说,远大于如何正确有效、按部就班地应对疫情。

而作为专业机构的CDC所给出的建议,必定是谨慎、稳妥、长期的规划。这种短期内不能见效的解决方法,显然是不会被政治压力山大的特朗普所采纳的。

“否决”的重启指南

政治因素挂帅,同样还体现在CDC最新公布的美国重启指南一事上。

据美联社报道,近日才出炉的联邦政府重启指南,并非CDC原先所撰写呈上的计划,而是在原计划被特朗普政府否决之后,重新赶工出来的。

联邦政府现在公布的解禁计划,相比原先CDC拟定的方针要宽松迅速得多。

CDC原先给州和地方政府提供的阶段性指南,餐馆等公共场所将按照阶段来逐步重启,每个阶段都有较大的间隔期和严格的标准衡量。

此外,CDC原计划更是建议,非必要的外出旅行应该到年底才恢复。

CDC提出的这一漫长的时间表,并不符合特朗普和白宫迫切希望美国经济能恢复正常的期望,自然也未被白宫所采纳。

最终,白宫在推迟多时的情况下才发布了当前宽松版本的解禁指南,没能在各州行动之前,给全美提供一个整齐划一的规划。

即便是在当前的美国政坛,公共健康和专家机构意见,仍比不上政治上的考量。

最后,CDC遭遇边缘化,同样还有联邦政府内部官僚机构内斗的原因。

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为了实现自身的外交和内政理念,多次对联邦预算进行了调整。虽然在国会的干预下,特朗普推动的削减很多联邦机构的主张没能实现,但CDC却没能逃过“砍刀”。

在过去的几年中,CDC的预算不仅没像军费开支一样增长,反而出现了下滑。CDC2019财年的预算,要同比2018财年下滑了37%,直接导致了CDC在很多重要的疾病防控项目上捉襟见肘,不得不进行裁员和砍掉项目。

财政上的紧张,也是CDC本次无法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一大原因。

前任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2018年上任后,直接砍掉国安委中的大流行防控小组单元,同样给当今美国政府疫情应对不力埋下了祸根。

总的来说,CDC这样权威的疾病管控机构,此番没能扮演危机中应有的角色,最终还是因为人为的政治因素造成,也彰显了在如今美国政府和社会中频繁出现的制度性问题的严重性。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