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时评

规范家长群乱象,不能“头痛医头”

2020-11-05 08:5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杨三喜

“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近日,江苏一位家长因不满老师要求批改作业愤而退出家长群。“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到底谁辛苦?”因为说出了广大家长的痛处,这条视频很快火了,也再一次把家长群带到了舆论的漩涡之中。

在微博上,“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的话题阅读量超过了7亿,有7.9万人参与话题讨论。

一个小小的家长群,却麻烦、风波不断。盖因为,家长群从家校沟通的工具,变成了“马屁群”“攀比群”“压力群”“广告群”,成为压力、焦虑、烦恼的来源,让广大家长不堪忍受。

这样的案例俯仰皆是。江西一所学校三年级的家长群中,老师直接点名批评几名没给孩子批改作业的家长。浙江一所学校要求家长“自愿”参加学校大扫除,一位家长没看到群通知,未参加,被老师要求面谈,并被指责不尊重集体和老师。上海一个家长群内,两名家长因琐事争吵,从线上走到了线下,最后闹得头破血流。

一些教师通过家长群向家长布置任务,转嫁自身的教育责任;一些教师把家长群当作享受权力滋味的平台,享受家长的阿谀奉承,搞起了一言堂,一言不合就把家长踢出群。像江苏那位家长这样怒而退群的不是没有,但绝对是少之又少。

对于家长来说,异化的家长群是压力群;对于很多教师来说,异化的家长群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烦恼。有的教师就吐槽,有了家长群之后,每天都是家长会,不得不忍受各种信息骚扰。而一些教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也是教师日常工作中承担了太多非教学负担,而作业量又太多,只好通过让家长代劳的方式为自己减负。

家长群的矛盾背后,是家校关系的扭曲和家校责任的错位。孩子的成长需要家校协同。在今天的语境下,家长确实在家校协同中承担了更多、更大的责任,但是学校和家庭之间有明确的分工和边界,不应该混淆两者之间的责任。教师和家长是不同的育人主体,分工不同但地位是平等的,那种动辄在家长群里批评家长,让家长示众的做法,更不应该。

随着家长群的矛盾纠纷频出,各地都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避免让家长群影响家校关系,滋生家校矛盾,破坏教育环境,从教育部到地方教育部门陆续出台了各类规定。2018年,青海出台《家校网络交流平台“五要五不要”管理规定》,明确休息时间不要发;作业、成绩排名等不发,批评表扬不发,拉票评比不发;未经区教育局许可的求助、慈善、募捐等活动信息不发,一般性通知等。

2019年,教育部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时也明确提出,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不得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而最近,山西省太原市教育局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不得指派家长参加本该由师生完成的事宜、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等。为家长群立规矩,让家长群静下来,让家校关系回归本来面目,成为各界的共识。

还要看到的是,立规矩规范教师行为只是第一步,它明确了教师可以发什么、不可以发什么,为规范管理家长群划定了红线。但具体到数以万计的家长群,如何去监管落实是一大难题,需要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出台可操作性的监管办法。同时,还需要教师和家长要对家校协同育人的职责和边界达成共识,互相理解、互相尊重,自觉遵守家长群沟通规范。

家长群的问题,不仅是一个沟通的问题,还应该放在优化教育生态的背景下来处理。

为什么教师要让家长代劳批改作业,为什么家长会因为批改作业陷入崩溃的边缘,这背后固然有责任错位的因素,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教师负担太重,学生作业太多、太难。家长群的矛盾,只是这些问题的一个表现形式,就算家长群的矛盾,它们也会以其他形式表现出来。

因此,为教师减负,让教师有充裕的时间研究教学,提升教学能力、提高课堂效率,让学生在课堂上就吃饱吃好,课后的作业才能减下来,家长辅导、批改作业的压力也就小了。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