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时评

辽宁抚顺虐童案:该如何用法律守护孩子成长

2020-11-05 08:5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112日,被虐女孩童童(中)就医后在儿童乐园。 图片来源:童童爸爸微博


与归

常言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最近,一起较为极端的案例,则展示了什么叫“可狠”的父母心。近日,辽宁抚顺6岁女孩童童,遭其亲生母亲和母亲男友虐待的新闻,牵动人心。报道称,童童被用热水浇头、钳子拔牙、钢针扎腿、火机烧唇……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是一张张伤情报告被打印出来,我们实在不敢相信,天下竟然有这样的母亲。

1029日,抚顺市公正司法鉴定所鉴定,童童身上一共有10项伤情,有1处重伤、8处轻伤、轻微伤1处。分别为体表烫伤重伤二级,头部、胸部、骨盆等5处部位一级轻伤,其中胸部9根肋骨骨折。此外,左股骨、牙齿损伤等3处部位二级轻伤,右大腿扎入5厘米钢针3枚为轻微伤。

看到这样的伤情,很多人都会立即想到虐待罪。我国刑法规定,犯虐待罪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该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显然,这样的刑期还不足以震慑。

也正因此,司法解释中还规定,如果行为人是故意要致使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而采取长期虐待的方式来实现其犯罪目的的,不应按虐待罪来进行处罚,应依照刑法关于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处罚。而我国刑法规定,犯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以,鉴于该案中虐待行为的恶劣和残忍,希望当事人能够得到从严从重的处罚。

而且,还需要注意的是,在事情暴露后,童童姥姥收到了来自女儿的威胁信息。一段微信截图显示,童童的生母声称,如果自己入狱,“我死了也得出去找几个垫背的”。这不仅没有悔过的迹象,反而留下了威胁和隐患。因此,司法部门也应有后续的跟进措施,避免二次伤害再次发生。

近年来,类似的家庭虐待事件并不罕见。就在1027日上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就这样一起类似案件公开进行宣判:西安一男子通过打头、重摔、灌白酒的方式,折磨两岁幼儿致死,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坦白说,家庭虐待行为一直都在,只不过现在通讯发达了,问题才被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

这些行为同时也暴露出,一些家长还是抱持传统、落后的“孩子是父母附属品”的观念,总有一种“我的孩子我做主,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的认知。殊不知,孩子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自己。

若想消除这种观念,首先就要把事后严厉处置的思维,转变为事前积极预防的思维,跳出“等事情严重后,等伤害已经造成后才介入”的怪圈。从报道来看,针对童童的虐待长达几个月,还是等到不得不住院了才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可以有相应的机制或工作,使得问题被更及时地发现呢?

无论是社区工作人员还是警方,不可能每天对有孩子的住户挨家挨户拜访,但可以有的措施是,提高居民对防虐待的整体认知和法律意识。比如,亲生父母也好、其他监护人也好,在虐待孩子时,邻居或路人在听到或看到孩子被虐待后,都可以有下意识报警的自觉,这就需要更多的宣传投入和教育普及。

此外,由于虐待行为往往具有隐蔽性,单纯地指望外界是不够的。这就需要从内部攻破虐待的“堡垒”。怎么破?可以有的行动是,不妨在幼儿园之时,就培养孩子们的防虐待意识,让他们知道父母的哪些行为是不对的、是违法的,以及如何保护自己、报警求助等。这些细节上的防虐待知识,都可以传授给孩子。

如果这些日常措施得到加强和完善,社会上自然就可以形成对家庭虐待零容忍的氛围和真正的威慑力。那些动辄诉诸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的家长,也就投鼠忌器,不敢轻易越出雷池了。当然,这需要时间,需要你我共同参与,一起行动。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