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时评

“遛狗3次直接捕杀”,违背过罚相当原则

2020-11-19 09:5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敬一山

近日,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4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威信县文明养犬、禁止遛狗的通告》。其中规定:县城城区内禁止遛狗,一旦发现,第一次给予警告;第二次县城市主管部门将根据《昭通市城市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第三次联系公安机关予以捕杀。

近些年,很多地方都开始细化养狗的管理规定,加大对养狗乱象的处罚也是大势所趋,但目力所及,城区遛狗3次即予以捕杀的规定,也是极其罕见的严厉。条例发布之后引发大范围争议,威信县领导随后回复媒体,表态称“城市管理要规范,但任何事都要依法依规”。

该答复看似明确其实品味起来很是暧昧。在支持捕杀的人群看来,这并非要取缔捕杀条例,只是要把法规进一步明晰;而在反对捕杀的人群看来,这可能是要喊停不合理的规定。现实到底如何演进,现在还很难有定论。

地方官员身处舆论漩涡中心,表态谨慎当然可以理解。但要从法理来说,这个捕杀条例显然有违背过罚相当的法律原则的嫌疑。一个人是不是该受到法律追惩,要看他有没有作出伤害他人的错误行为。法律法规的设定,也要基于错误的行为本身,同时根据所犯错误的程度决定追惩的力度。如果一个人并没有犯错,法律法规却作出了严酷规定,那这样的法律法规就从根本上背离正义原则。

具体到养狗问题,这些年乱象确实很多。因为一些不负责任、不文明的养狗乱象,普通人不堪其扰,这是对所谓“狗患”深恶痛绝的情绪基础,也是为什么遛狗3次就捕杀受到不少追捧的原因。

但是,罚过相当是不能忽视的原则。如果一只狗危害到他人或者存在极大安全隐患,捕杀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狗主人给狗办了各种证件、遛狗都栓绳、都及时处理粪便等,那对公共场所的危害很少。这种情况还要直接捕杀的话,就明显过于严苛。

法律是人定的,但法律所应秉持的正义原则,应该超越于特定时空,体现一定的稳定性。我们不能因为过去存在一些不文明养狗的现象,就抱着“重症用猛药”的态度,出台非常严苛的规定。这对于狗太残忍,对于那些文明养狗的人士也太残忍。

而且,不管支持捕杀条例的人对于狗是什么态度,不得不承认的是,狗已经是一种重要的伴侣动物。对于那些爱狗人士来说,狗的存在意义已经和亲人无异。这不仅在我们国家,在多数文明国家都是普遍现象,不以反对者的意志为转移。考虑到这种强烈的感情牵绊,捕杀规定如果真要落地,一定会面临相当阻力,甚至会酝酿大范围冲突。

这并非是说要对养狗人士妥协,而是考虑到,在一个社会共同体中,不同群体就会有不同的喜好、不同的价值关注点,尽可能地沟通妥协,而不是动辄演变成你死我活的争斗,才是更明智的做法。

不文明的养狗现象应该加强监管,但监管的重点应该是更精准地锁定“不文明”,而不是人为扩大监管对象,把所有城区遛狗都贴上不文明的标签。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老人养一条小的伴侣狗,偶尔牵着狗出外散步,伤害到别人什么利益呢?人为规定可以捕杀这样的狗,无疑是以文明的旗帜作出的野蛮行为。

这种过于极端的法规,负面效应可能更多。因为难以落地,会伤害法规应有的权威性;同时可能刺激网上的争议极端化,让对话沟通变得不可能。看看相关新闻后面,支持和反对者打成一片,用语激烈极端,这不是良善社会该追求的效果。

如威信县领导所言,“任何事都要依法依规”。法律法规不只是条文,更应该是公正、正义的精神体现。所以当下先要明确的是,遛狗3次就捕杀是不是可普遍接受的正义的、文明的行为?而这个答案,需要大范围的社会讨论,需要一定的程序来推动形成共识,而不是哪个部门关起门来说了算。

其实,在办理养狗许可证、加强烈性犬监管等更有共识的事项上,各地政府都还有很多作为空间。更容易、更应该做的事不做,却急于出台用力过猛、更缺乏操作性的法规,本身也是值得警惕的治理误区。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