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时评

​天津大学“论文级”举报,该有“刮骨疗伤式”处置

2020-11-26 08:5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杨三喜

近日,一份长达123页的举报材料在网络热传,作者自称“原天津大学化工专业硕士研究生吕翔”,实名举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张裕卿教授和其女张某某学术造假”。举报材料分为七大章节,除了简介和结论,还分述张裕卿及其女儿论文造假的种种作法,堪称“论文级”举报。

对于举报,天津大学迅速成立了专门调查组展开调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称,“张裕卿教授承认其本人有学术不端行为,并愿意承担全部责任。目前,天津大学已解除与张裕卿的聘用合同。其他相关问题正在进一步调查”。

虽然目前还只是初步调查,举报信中提到的种种问题,是否全然属实,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但是,初步调查的结论已足以说明这些举报材料内容并非捕风捉影,张裕卿学术不端也是板上钉钉之事。

而如果举报内容全然属实,一所知名高校的教授,不仅自己学术造假,还诱导、胁迫自己的研究生造假,为女儿窃取研究生的学术成果,不愿配合造假的学生不得不主动退学……种种系统性的学术不端行为,不仅是天津大学的一大丑闻,也是整个学术界的一大丑闻,不仅是学术尊严的践踏,更是对师道尊严的莫大伤害。

天津大学的初步处理及时且给力,但却还不能解答公众的诸多疑问。一则,的确需要给予校方更多的时间,进行更加充分、深入的调查和处理,否则,解聘就容易滑为“切割”;二则,长达多年的学术造假行为,而且是系统性的,涉及诸多研究生,范围不可谓不大,性质不可谓不恶劣,却靠已退学学生孤注一掷的举报才被揭开,不免让人发问,高校内部的学术审查机构干吗去了?如果没有这封举报信,种种学术不端行为还将继续多久?这样不堪的导师还将坑害多少研究生?

公众期待的是,以举报信为线索,调查清楚张裕卿存在哪些学术不端行为,并且桩桩件件都要向全社会公开,而不是止于校内的低调处理。

今年早些时候,中科院上海神经所杨辉研究员被指控学术剽窃,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议。中科院上海神经所也启动了相关调查。当时颜宁就在微博上发言,“对学术不端事件处理得越公开、越清晰,人们去触犯这些道德标准的可能性就越小。不对这些事进行认真公开的处理的话,再多的学风建设和学术规范教育都是徒劳”。

之所以强调公开处理,不仅是为了给公众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更为给了通过公开处理,拉起一条学术不端的高压线,形成有力的震慑。

过去一些高校出于面子等原因,总是习惯性选择内部不公开处理学术不端行为,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这样一来,相关惩处情况不仅不为公众所了解,甚至连学术界内部都不甚了解。那些有学术污点的学者,换个地方又可以从头来过,惩罚的效力大大降低。这也是学术不端行为屡禁不绝的原因所在。

近年来,天津大学被曝出了多起学术不端事件,既有研究生论文抄袭,又有此次教授系统性的学术不端行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学风建设有待加强。

作为一所百年名校,天津大学更应该以此为契机,全面、公开调查处理这一学术不端行为,举一反三,夯实学风建设,为其他高校、科研机构做个公开处理的表率。

实际上,全面、公开调查处理,不仅不会损害天津大学的学术声誉,而是让公众看到高校刮骨疗毒、加强学风建设的决心,增强公众对天津大学学风建设的信心。

高校教授们的学术操守,不仅关系一所高校的学术声誉,也关系到人才培养的方向,更关系到国家发展和前途命运。在强调科技自立自强的今天,如果没有诚实的学术态度,拿什么参与日益激烈的国际科技竞争,又拿什么来突破卡脖子技术,把关键核心技术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须知,造假造不来关键核心技术,造假造不来科技自立自强,造假只会是自毁长城,高校必须站在这样政治高度来处置学术不端行为,以营造一个健康的学术生态,重拾学术尊严。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