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六年破冰 深圳个人破产条例的三大亮点

2020-05-21 09:5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01910月,贾跃亭在美申请破产。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肖莎

随着《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第一次提请深圳人大常委会审议,个人破产很快有望在深圳实现。

“《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之前已被列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2020年度立法计划。”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合伙人卢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卢林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从事破产业务。20149月,他在担任深圳市律师协会公司解散与破产清算专业委员会主任时,以深圳市律师协会的名义,向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提请深圳市人大率先在深圳经济特区实行个人破产制度的立法建议》。

两个月后,“个人破产条例立法座谈会”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召开。

2015年,根据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部署,卢林组织律师界人士完成了《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初稿起草工作,这份草案后来以《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建议稿附理由》为书名出版;也是在这一年,个人破产条例被纳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5年立法规划项目中。

直到近日,《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雏形方现。

“由于国家层面没有个人破产法,深圳在个人破产方面的立法过程并不容易。”卢林说。

4月中旬,在《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提请审议前,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举行了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征求意见座谈会,卢林受邀参会。

法治周末记者就个人破产的相关问题,专访了卢林律师。他认为目前的草案有几大亮点,对社会关注的核心问题也进行了回应。

免责考察期可防止“破产欺诈”

法治周末:你在2014年为何会对个人破产提出立法建议?

卢林:我们在一线从事企业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的过程中,能深刻感受到“半部破产法”的尴尬和焦虑。

现实中的确有信用不良的企业主,把借来的钱用在主业之外,比如赌博,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诚实但不幸的创业者,他们把全部家当都倾注在企业上,但由于一次经营失败,永世难以翻身。

在破产重整后,企业可以重生,个人却得不到解放,更不用提可持续创业了。

这种情况在我们看来是无奈又迫切需要解决的,需要保护那些诚实且不幸的人。参考国际经验,我们认为债务人如果真的资不抵债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应当可以申请破产。

 

法治周末:如你所说,的确有一些人在经营过程中有不诚信的行为,在我国个人财产申报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会不会有人通过个人破产逃避债务,个人破产制度会不会成为这些不诚信企业主的保护伞?

卢林:个人破产制度的立法本意是保护“诚实且不幸”的人,我看到的草案版本,也通过制度设计,以防范破产欺诈的出现。

目前的草案规定,债务人依照本条例进行破产清算的,可以依法获得剩余债务的减免,但同时规定了5年的免责考察期限。

这就给了破产管理人充分的时间,去发现债务人可能的违规行为。

如果在免责考察期内,发现债务人存在破产欺诈的情况,比如,隐匿、伪造、变造、销毁涉及财产状况的,账簿、凭证、文书类及其他物件,提供虚假的债务清册,隐匿财产等,法院可以撤销免责裁定。

撤销免责裁定就意味着,债务人仍然要承担债务。

允许破产,同时设置免责考察期,这套组合拳,可以让诚实守信的主体在经过一段失权和复权后,恢复市场主体地位,同时使恶意逃债者不能得到免责,有效防止破产欺诈。

在我看来,这也是草案的一大亮点。

 

法治周末:这是不是也能解决目前个人财产申报制度不健全的问题?

卢林:一定程度上是的。现在的草案规定,在破产申请被受理后,债务人首先要自己申报个人财产,这也是借鉴了国外的做法。

首先要求债务人自己申报财产清单,也可为管理人日后认定债务人是否有欺诈提供依据。如果债务人给管理人的清单并不完全,那么很难说这个人是诚实且不幸的,就很难获得债务免责。

设置合理适用范围 防范破产移民

法治周末:如果深圳率先建立个人破产制度,会不会出现有人为了寻找退路,而去深圳创业,出现“破产移民”的问题?

卢林:深圳实施个人破产制度后,不排除会出现由于法律规定不一造成市场割裂的现象。

这就需要通过设定法律的适用对象,来防范这一问题,这个适用门槛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

草案经历过很多版本,曾经的一个版本中,把个人破产条例的适用范围定为:“拥有深圳户籍且连续居住一年的自然人”。

深圳目前的常住人口超过1300万人,而户籍人口不到500万人,如果是这样的门槛,那么会将很多的创业者排除在法律之外。

我认为这样的门槛也和深圳一直以来的开放姿态不相符,不能为了防止破产移民而设置高墙。

 

法治周末:你后来是向立法机关反馈了这一意见?

卢林:是的。毕竟深圳有个口号叫“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圳也希望把城市建设成创业沃土。那么就应该在制度上体现这样的开放性。

我在4月的征求意见座谈会上看到的草案中,适用范围已经改为:“在深圳连续居住满三年的自然人”。

我认为这样的门槛是适当的。

设立破产行政管理机构 可推动个人破产有序开展

法治周末:个人破产制度具体执行过程中,涉及到税务、金融、不动产等多个部门,部门配合中是否会存在难题?

卢林:这一点,立法也有考虑到。而且由于没有先例,草案中的一些做法我认为是比较创新的,也是亮点。

比如,草案规定,为提高个人破产案件管理质量与效率,规范破产程序运作以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设立破产行政管理机构。

个人破产制度需要相关配套的措施,如果在个人破产制度执行中没有行政机构的参与,执行力度会打折扣。因为个人破产相关的配套不完善,很多部门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有配合提供相关资料的义务。

设置破产行政管理机构,可以避免法院在具体执行中徒增各种协调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法治周末:如果要设置破产行政管理机构,是否意味着需要培养一部分公职管理人?

卢林:申请个人破产的人,大部分都没钱。不少国家都是公职管理人在个人破产中履行相关职责。

目前的草案中也提到管理人分为公职管理人、机构管理人和个人管理人,那么一旦法律照此实施,深圳还需要组建公职管理人队伍。

 

法治周末:个人破产制度正式实施后,您认为相关案件的数量是否会很多?

卢林:香港人口大概是深圳人口的一半,香港每年约有两万多件个人破产案件。那么深圳的个人破产案件每年有可能会有两三万件(考虑到破产文化差异)。

这对法院的审判能力提出了很大挑战。目前,深圳破产法庭按9名员额法官计算,假设每个个人破产案件都要按照完整的破产程序开债权人会议,那么法官的工作量不可想象,每天不吃不喝也开不过来。

我认为深圳的个人破产条例中还应该考虑增加简易程序的相关设置,对于案情比较简单的,可以不用走完整程序,适用简易程序。

 

法治周末:现在企业破产中有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况吗?

卢林:目前,破产法中没有规定简易程序,但各地法院实际上已经有这样的尝试,对于一些“执转破”案件,由于此前的债务人财产情况了解的比较清楚,就适用简易程序,高效处理。

考虑到个人破产案的数量之大,深圳可以考虑通过制度的设计,把什么样的个人破产案件适用简易程序作详细规定。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