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新规频发,“两高”层层加码知识产权保护

2020-09-24 10:1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两高”近期密集出台保护知识产权相关意见和司法解释,层层加码知识产权保护。资料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杨代媛

法治周末记者   

910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91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91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两高”司法解释(三)),自914日起施行。

而就在司法解释(三)施行的当日,最高法印发《关于依法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惩治力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最高法《意见》),规定和完善知识产权司法救济措施。

业内专家指出,“两高”近期连续出台多份保护知识产权相关意见和司法解释,是“两高”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加大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力度,积极回应社会关切的重要举措。

“这些意见和司法解释的颁布实施,对于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规范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办理,营造良好创新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具有重要意义。”业内专家评价。

对恶意的、重复的侵权,将采取惩罚性赔偿

最高法印发的《意见》立足于知识产权审判实际,聚焦审判实践中的重点难点问题,集中规定了行为保全、证据保全、举证妨碍、停止侵权、惩罚性赔偿、法定赔偿以及从重刑事处罚等措施。

业内专家表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一直相对较弱。不仅是认定侵权“难”,更重要的是被判侵权后的赔偿“少”,而这也造就了过去市场上不断出现的商标侵权、外观侵权、著作侵权频现等现象。

“椰树”椰汁在我国是较为知名的饮料品牌。2015年,椰树集团工作人员在市场调查时发现,一款由中山市某公司生产的纸质盒装“椰脉”牌椰子汁,商标标识容易使消费者误认为是“椰树”牌椰子汁,涉嫌侵犯椰树集团注册的“椰树”天然椰子汁商标专用权。

据悉,早在2001年,椰树集团就取得了“椰树”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椰树集团以“椰树”牌商标为驰名商标,两家涉案公司侵犯其商标权及商标特有的包装、装潢为由,起诉两家涉案公司。除了要求两家涉案公司停止使用“椰脉”椰子汁企业字号,公开赔礼道歉外,更是提出了207万元的索赔。

最终,法院认定两家涉案公司侵犯了“椰树”的商标专用权,但是,判决两家公司赔偿椰树集团经济损失费用仅有10万元。

“这一案件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椰脉’也是一个已注册的合法商标。”该案的主审法官袁蓉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相对普通的民事侵权案件,‘傍名牌’案件往往涉及商标法、专利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存在多个侵权行为竞合,法律关系复杂,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也存在不少的难点和困惑。”

袁蓉特别提到,对构成商标、文字、图形近似的认定上应该依据何种标准,以及在为攀附他人商誉而将名牌商品的商标用做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达到何种程度才算足以造成消费者误认混淆的判断上存在难点。同时,损害赔偿数额的判定也是审理此类案件的重点和难点。

“此次最高法《意见》出台后,对这类案件的损害赔偿数额的判定有较大帮助。”北京知寰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继保指出,最高法《意见》提到,对于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依法支持权利人的惩罚性赔偿请求,充分发挥惩罚性赔偿对于故意侵权行为的威慑作用;侵权行为造成权利人重大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利巨大的,人民法院可以以接近或者达到最高限额确定法定赔偿数额。

“这些规定其实说明最高法对于非依据侵权获利或侵权损失的超过法定赔偿数额的判决至少持较为谨慎的态度,而对于那些可以认定为故意的,采取惩罚性赔偿,这其实是一个很积极的信号。”黄继保说。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李永明认为,此前一些案件中权利人获得赔偿较低的原因有很多。由于知识产权是无形资产,一旦遭受损害,在司法实践当中不好量化。这些损失可能更多地涉及到一些无形的损失——比如,名誉、商品市场份额等。

“之前,赔偿数额主要是以侵权人获利的情况来确定,但具体情况较难取证,也导致了权利人获赔数额不高的现象。本次最高法《意见》中提出的惩罚性赔偿,在专利法的修订中也考虑了这一制度。那些恶意的、重复的侵权行为,在此前的赔偿制度下并没有一个较好的震慑性。”李永明说。

“在过去,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一直是相对比较弱的,认定侵权难、赔偿金额少等原因导致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层出不穷,难以遏制。赔偿金额关乎各方的切身利益,几乎在每个侵权案件中都是争议的焦点所在。”上海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确定的难点主要是原告的损失、被告的获利等相关的证据材料原告均难以掌握和获得。

最高法《意见》衔接了民法典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同时对法定赔偿设置了从高考虑的因素,主要包括侵权人是否存在侵权故意,是否主要以侵权为业,是否存在重复侵权,侵权行为是否持续时间长,是否涉及区域广,是否可能危害人身安全、破坏环境资源或者损害公共利益等。

降低侵犯商业秘密罪入罪标准,扩充入罪情形

司法实践中,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知识产权犯罪新类型案件不断涌现,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特别是侵犯商业秘密案件,争议问题较多,亟需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予以明确和规范。

商业秘密是由权利人自己采取保密措施保护的权利,不具有排他独占权,其本身界限相对模糊,国内外多方建议降低入罪标准,加大对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司法保护力度。

2019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明确提出“探索加强对商业秘密、保密商务信息及其源代码等的有效保护”。913日,“两高”发布的司法解释(三),对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

黄继保认为,“两高”司法解释(三)有3个亮点,一是将侵犯商标秘密的起刑点由50万元下调至30万元,同时将因侵犯商标秘密“直接导致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因重大经营困难而破产、倒闭的”作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二是将未经授权或者超越授权使用计算机信息系统等方式窃取商业秘密的认定为“盗窃”,将电子侵入认定为通过“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商业秘密;三是对侵权造成损失数额或者违法所得数额计算方式具体化。

“‘两高’的这个规定,对商业秘密进行刑事保护更加具体化和更具有可操作性。”黄继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2019年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法规定“商业秘密可以进行举证责任倒置”后,911日,最高法发布《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再加上“两高”司法解释(三),国家层面对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已经形成规范、清晰的法律体系,将对我国企业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形成强有力的保护。

与时俱进,层层加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李永明教授提到,去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就明确规定了要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近一年来全国人大立法、“两高”的司法解释以及知识产权局的相关文件,都是根据中央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精神而展开的。

此外,王晶提到,近年来,我国的知识产权行业蓬勃发展,知识产权领域的技术更新迅速,但现有的知识产权基本法律条文太过于笼统,存在很多空白或者模糊地带,无法很好地规制一些新出现的侵权行为,这次出台的司法解释起到了很好的补充说明作用,表明了我国正在逐步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李永明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近期出台的一系列知识产权新规,涉及到的领域相当广,其中涉及到电商平台和网络知识产权维护的一些相关问题,这与时代的发展是相关的。

“互联网发展速度很快,侵权形式也呈现多样化,相关的司法解释出台,能够较好地指导全国法院解决这些新问题。事实上,去年浙江省就已经出台过审理电商平台知识产权纠纷的一些指导意见,浙江省的‘先行先试’给全国法院都带来了一定的经验。”李永明说。

王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911日,最高法发布的《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与民法典、电子商务法的相关法条衔接,进一步统一裁判思路,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增强了对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审判的公开性、透明度及可预期性。

“该意见的实施将对人民法院妥善处理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促进电子商务平台经营活动规范、有序、健康发展发挥积极作用,对推动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产生积极影响。”王晶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