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入刑五年之后

2020-11-19 09:5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自201511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实施至今,涉及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名的生效判决案件至少有66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114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鼎奇昭君幼儿园教师涉嫌虐待被看护人一案,由新城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该幼儿园教师白某某、石某某、樊某某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928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鼎奇昭君幼儿园有多名家长反映,在孩子身上不同部位发现点状结痂,疑似被幼儿园老师拿针等物品所扎。家长报警后,当地警方迅速介入。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是刑法修正案(九)专门增设的,针对的是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行为。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自201511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实施至今,涉及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名的生效判决案件至少有66件。

不过,在业内专家看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实际适用情况与社会关切还有些差距。

授业还是施虐

928日,呼和浩特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多名家长反映称,他们在孩子的身上、头部发现有不明针眼,这些孩子都是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喔喔(3)班的学生。

“保育员樊老师扎的头,小白老师扎的屁股,小石老师扎的腿。”家长柴女士在看到儿子身上的伤口后,才从孩子的口中得知,班级里的老师经常用剪刀和针扎他们。一开始,柴女士还以为自家孩子是男孩,比较调皮才惨遭毒手,但没想到同班的小女孩也难逃此暴行。

第一个在孩子身上发现针孔的是向警方报警的刘先生,他记得926日晚上,在家中上厕所时他和妻子发现女儿的臀部有3个明显的针眼,“孩子说是被幼儿园某老师所扎,班里还有其他小朋友也被扎过”。次日,刘先生带孩子到医院做检查,并在微信上建立家长群,提醒其他家长检查孩子的身体是否有针眼。

据受害儿童家长称,这些孩子受到老师虐待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些是因为午睡后没有立刻醒过来,有些则是因为上厕所时不听话。

柴女士说:“孩子在睡午觉时经常哭,惊醒后还会乱抓,在幼儿园下午250分是起床时间,他在家里两点钟睡觉,两点半准时就坐起来,像被惊着了似的那种感觉。”

同样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的,还有去年11月发生在福建的一保育员用针扎8名幼儿的事件,家长问其原因时,该保育员狡辩称“就是他不爱睡觉,太调皮”。

幼儿园本该是给孩子安全与欢乐的地方,但不知从何时起,却让家长变得战战兢兢,对儿童在校园中的安全悬着一颗心。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球每年有5亿儿童遭受暴力。而据统计,仅2014年上半年,国内媒体曝光的虐童案就达104起,死亡儿童47名。其中教师虐童案14起,占虐童案总数的13.5%

专设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

多年间,幼儿园老师虐待儿童、福利院虐待老人的事件时有发生,虐待手段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然而,往往由于受害人伤情构不成轻伤,达不到故意伤害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导致无法追究施暴人的刑事责任。

与此同时,我国刑法中虐待罪的主体仅限于家庭成员之间,而大量非家庭成员之间存在的被监护、看护人遭受虐待的现象不能被定罪处罚。

在此情况下,2015111日起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专门增设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将非家庭成员之间的虐待行为纳入了刑法保护的范围。

刑法修正案()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刑法修正案(九)生效以来,各地检察机关已在多起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适用了这一规定,除了法定刑期外,还向法院提出禁止被告人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相关的职业的量刑建议。

201512月,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曝出虐童案,将近30名幼儿家长指称孩子身上现多个针眼。辽宁省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在2016年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判处教师王某、孙某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20171月,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此案例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列入未成年人全面综合司法保护的十大案例之中,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全国首例见诸媒体的虐待被监护、看护人案件。

数据显示,20161月至201711月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幼儿园工作人员侵害儿童案件69人,提起公诉77人。从犯罪类型看,主要涉及强奸、猥亵儿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等犯罪。从犯罪主体看,既有幼儿园老师,也有保安等临时工作人员。

2019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情况。数据显示,20181月至201910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案件8.06万人,起诉10.07万人,其中批准逮捕遗弃、虐待未成年人犯罪119人,起诉257人。

对于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设立,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睿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这是对除家庭成员外的虐待行为更有针对性的责罚,“该罪主要针对孤儿院、养老院、医院等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受雇请照顾患者、儿童的人员,对于其看护、照顾的未成年人、老年人和患病的人,进行打骂、捆绑、冻饿、限制自由、凌辱人格、强迫吃安眠药、不进行必要的看护、救助等方法,从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迫害,情节严重的行为”。

犯罪要件证明存在一定困难

中国石油大学法学副教授冷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设立回应了社会公众对此类案件的重大关切。但从已公布的案件和数据来看,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实际适用情况却与社会关切还有些差距。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从2016年起,涉及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名的生效判决案件至少有66件,其中涉及幼儿园、早教班虐待儿童的就有36件,占据相关案件的一半以上。

李睿对法治周末记者坦言,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案件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追诉的较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构成犯罪的要件证明上存在一定的困难。

“如虐待要求要有‘经常性、一贯性’的特征,‘情节恶劣’的具体表现,需要长期虐待,造成恶劣影响或者造成身心伤害。而心理健康不像身体伤害有外在的伤害那样可鉴定可量化,认定比较困难。同时,虐待行为本身因手段和发生场域的特殊性而具有一定的隐蔽性,若再加上监护、看护职责的掩护以及被害对象自身有限的对虐待行为的反抗能力等因素,总体取证比较困难,危害结果也比较难以认定。”李睿说。

对于取证难还受限于受害者自身认知的局限,“这类行为的受害人往往是认知能力、表达能力明显不足的人,例如,年龄很小的孩子,年纪很大的老人,或者是残障人士。这种侵害通常具有隐秘性,而他们受到侵害后很可能也无法及时、正确地表达。于是很难及时发现,也就难以取证。”冷凌说。

为减少此类现象,冷凌建议,首先要加强行业管理和自律。另外,一旦有类似犯罪行为发生,除了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以外,构成单位犯罪的,对单位的罚金应当加重;应当追究相关机构的民事责任,且适当加大赔偿力度;相应的行业管理规则要明确并严格落实,例如,是否可以考虑引入对相关责任人的经营市场准入禁止,以督促其加强对工作人员的内部监督。

李睿认为,像幼儿园教师虐待儿童这类对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的犯罪行为的惩罚,更大意义还是在于警示他人,警示那些负有监护、看护义务的人员认真履行职责,震慑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相比事后的惩罚,事前的行业准入、资格审查与日常监管更为重要。

“对虐待类犯罪来说,制定有效的预防措施要比事后的严厉打击更为重要。本罪虐待行为具有一定的隐蔽性,轻易不会被发现,而一旦被发现,危害后果已然非常严重。”李睿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