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救命神器AED” 杭州为它立了法

2020-11-19 10:0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我希望这4800AED都不被使用,我希望每个人都健健康康。但是哪怕有一个人从这4800AED中活了下来,那大家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杨代媛

法治周末记者   

119日,杭州市推出了全国首个AED法规即《杭州市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

未来3年内,杭州计划在全市范围内增加3596AED,保证每10万人拥有42台。

公众对于AED、急救知识等话题的关注,源于此前一连串的突发事件。

20191127日,台湾明星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节目时因心源性猝死,抢救无效去世。

无独有偶。2019年年初,36岁的华为工程师在开车回家的途中猝死;同年1120日,新华社编辑徐勇心梗突发再也无法回来……

此次杭州《管理办法》的推出,再一次将公众的视线聚焦到AED上。

能救命的“傻瓜电击器”

AED,中文名称为自动体外除颤器,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医疗设备。

它有别于医用手动除颤器,可以经内置电脑分析和确定发病者是否需要予以电除颤。除颤过程中,AED的语音提示和屏幕动画操作提示,使得操作更为简便易行。美国心脏病协会(AHA)认为,学用AED比学心肺复苏(CPR)更为简单。

北京市急救医疗中心培训中心主任陈志曾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AED就是为非专业的普通公众设计的。经过培训的普通公众可以用,在‘120’的调度下大家也可以用,但其实,在紧急时刻,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用。第一,它是安全的,第二,它的指示非常清晰,所以它的风险就非常小。”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内科副主任袁隐告诉法治周末记者,AED的使用方法有一个口诀,那就是“打开电源听它说”。目前我国生产的AED设备均支持多种语言切换,并在包装和电极片上都附有操作步骤。

“我们在做公众培训时,平均10分钟到15分钟就能培训一组人,AED的操作十分简便,也很安全。它不会对无心率、且心电图呈水平直线的伤者进行电击。”袁隐说,简而言之,使用AED本身并不能让无心电活动的患者恢复心跳,那是许多影视节目的误导,而是通过电击使致命性心律失常终止——如室颤、室扑等,之后再通过心脏高位起搏点兴奋重新控制心脏搏动从而使心脏恢复跳动。但有部分患者因其心脏基础疾病可能在除颤后无法恢复心跳,此时AED会提示没有除颤指征,并建议立即进行心肺复苏。

知晓率低、配置量少是一大难题

“一般来说,有70%的成年人猝死于致命性心率失常,而最开始的4分钟,被称为抢救的‘黄金4分钟’。如果在4分钟内能让心脏重新恢复泵血,他的存活率可以达到50%。”袁隐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此次杭州市的立法,不仅从推广、宣传和人员培训方面作了相应的规定,更是详细列举了应该设置AED的公共场所——包括交通枢纽以及各类公共文化设施等。还规定了公共场所内配置AED的要求以及定期检查维护等。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各城市对于急救培训的步伐也没有停下。例如,北京地铁计划未来两年内地铁一线站务人员培训取证率达到80%以上;合肥红十字会本月对公共场所AED设置点培训人员约840名;截至上个月月底,今年扬州急救中心共进行105场急救培训,累计受众15066人次……

尽管近年来我国各城市已经越来越重视急救培训与救助,但与发达国家对于急救知识和AED的普及程度上还有很大的差距。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解到,在荷兰,每10万人拥有596AED,其他一些发达国家的拥有率也在每10万人300台左右,而我国每10万人仅约有1台,即便是AED普及率走在我国前列的城市深圳,每10万人也只有17.5台,仍与发达国家具有较大的差距。

“全球心脏骤停的抢救存活率,美国达到17%,日本达到了22%,而我国仅有1%不到。根据2019年的数据,我国猝死的人数达到了54万,而这54万人背后,是54万个家庭。”袁隐说。

更为关键的是,在此前,尽管一些地区已经在公共场所投放了AED,但真正知晓的群众少之又少。

“我是在关注高以翔事件之后才被科普了AED,先前对它不是不了解,是根本没听说过。”在北京工作的刘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她后来特地到地铁站去寻找AED,却发现它的摆放位置并不明显,周围也没有标识指路,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有心也不一定能帮到他人。

不仅如此,AED的分布信息查询也存在一定问题。法治周末记者实验发现,微信小程序、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等软件中显示的AED数量、地点都不尽相同。究其背后的原因,是整个AED的电子地图没有联网。“现在急需有一个系统而全面的AED信息地图,才能避免很多问题。”袁隐说。

针对这一点,《管理办法》中规定:AED应当放置在易于发现、方便获取的位置,并附有操作流程。公共场所平面图上应当标识AED放置位置,并在放置处设立明显的指示标识。”

“好人法”为见义勇为者撑腰

此次杭州颁布的《管理办法》中,第十三条规定,救助人在使用AED自愿实施紧急救助时,如果对受助人造成损害,不需要承担任何民事责任。

业内人士称,这条规定实际上是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条“鼓励公民自愿对处于困难的人以适当的方式提供帮助。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的延伸,虽然创新性不高,但却是对社会风气的提升。

此前的一些案例使得群众“不敢扶”“不敢救”,遇到紧急情况都有思想包袱,而这条规定,为敢于出手救助的人提供了保障,使得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更加愿意伸出援手。

据新华社报道,2002年,美国为救援人员设置了“好人法”。该法律规定,对于使用AED设备来帮助某些患者的人们(非本职工作一部分),若因操作不当或未提供充分帮助而造成患者意外伤亡,救助者不用承担民事责任。2013年,美国完善了这项法律,用来保护个人“见义勇为”的行为。

2004年,日本政府允许在公共场所安装AED设备,并培训公众学习使用。从2005年开始,日本政府将学习使用AED列入中小学生日常培训项目,同时开设了心肺复苏课程。2007年,日本修改了民法典第六百九十八条,也就是日本的好人法条款,规定无论施救过程如何,个人的施救行为都将受到保护。

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次杭州市的立法,其社会性意义大于了法律意义,更重要的是能够带起一股乐于助人的社会风尚,也使得裁判者在审理过程中有所依据。

“在意外发生时,第一现场中存在医护人员的概率是比较小的。如果在有人需要的时候我们能够施以援手,就能挽救一条生命,希望老百姓能够学习使用AED,也能够没有顾虑地使用,一旦有一个心脏在你的手上复跳起来,那种喜悦的感觉是无法替代的,因为你拯救了一个生命和家庭。”袁隐说。

全国各地均在推广

杭州市江干区红十字会党组成员、副会长方虎曾在采访中表示:“很多心脏骤停事件都是发生在医院外,在医务人员及时赶到前,患者身边的第一目击者进行迅速施救显得尤为重要。”

除了杭州,全国各地也正在加入这场AED热”中。

1027日,北京市启动轨道交通车站配置AED工作。预计2022年年底,北京市所有轨道交通车站将实现AED设备全覆盖,一线站务人员培训取证率达80%以上。

2017年以来,深圳启动公众场所配备AED计划,截至2019年年底,已完成1500AED的安装配备,今年年初,深圳市地铁所辖范围内共配备AED设备557台,所有车站的站厅层、站台层已实现全面覆盖。

今年,西安市按照政府采购程序公开招标25AED、急救药箱等,拟投放西安市13个区县政务服务中心、各地铁交互换乘站和点、钟楼、八办等人流密集的重要公共场所。

2019年,云南计划投入4800AED,覆盖全省,达到每万人拥有1AED,而今年计划正式开始实施。就在这段时间,以袁隐为代表的医师们正在对各行各业的人员进行AED的使用培训。

4800台看起来不多,但实际投资加人员培训可能已经过亿。尽管推广任务重,大家都在加班加点,但作为医生,我们都是开开心心在做这个事情。”袁隐说。

袁隐表示,各大医院或红十字会都在网络上投放了许多急救知识的视频,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有条件的群众也可以到当地红十字会系统地学习CPR等急救知识。

“我希望这4800AED都不被使用,我希望每个人都健健康康。但是哪怕有一个人从这4800AED中活了下来,那大家的付出就是值得的。”袁隐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