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征信行业将迎来新规范

2021-01-21 10:3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征信业务纳入监管和必须持牌经营”的信号在2020年年底已经不断开始对外释放。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111日,人民银行公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这是继2013年出台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机构管理办法后,征信行业即将迎来的又一重磅新规。

2013年征信业管理条例颁布实施以来,我国征信业进入快速发展的数字征信时代,新的征信业态不断涌现,但由于缺乏明确的征信业务规则,导致征信边界不清、信息主体权益保护措施不到位等问题不断出现。

为提高征信业务活动的透明度,保护信息主体合法权益,推动信用信息在信息提供者、征信机构和信息使用者之间依法合规使用,人民银行依据征信业管理条例并结合征信业务发展的实际,起草了《办法》,对信用信息范围、采集、整理、保存、加工、提供、使用、安全、跨境流动和业务监督管理进行了规定,清晰界定了信用信息,并强调要加强个人和企业信息主体权益保护,保障信息安全。

各方普遍认为,这大概率宣告了征信行业“弱监管、弱执法”时代的结束,使征信监管更有法可依。专家建议加强对信用信息的采集、加工、对外提供等各个环节进行监管,保护信息主体合法权益、增加征信有效供给,实现征信业的高质量发展。

征信行业纳入监管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本次《办法》的出炉,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数字经济时代的征信业发展趋势。实际上,每次征信业相关法律法规的出炉,无不与市场发展的实际情况紧密相连。

2006年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成立开始,我国征信体系建设进入了稳步推进阶段。经过多年酝酿、研究,2013315日,我国首部征信业法规——征信业管理条例正式开始实施。条例对个人及企业征信机构的设立条件和程序、征信业务的基本规则、征信信息主体的权益进行了规定。

确认征信行业监管框架后,同年,人民银行出台了征信机构管理办法,对个人征信机构的市场准入、企业征信机构备案条件进行了细化和明确。

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征信面临新挑战。在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使得大量涉及信用信息的数据能够更容易采集和加工,增加征信有效供给成为可能。征信服务正逐步从银行信用扩展到商业信用以及与信用相关的替代数据领域。

“替代数据要纳入征信监管”“征信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的信号在2020年年底已经不断开始对外释放。

20201215日召开的“长三角征信一体化”工作会议上,人民银行公开表态,“替代数据在现代化征信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是借贷信息的有益补充。市场化的替代数据征信信息互联互通是当前构建全覆盖社会征信体系的重要步骤。利用替代数据为金融和经济活动提供信用管理服务,在本质上属于征信活动,需要纳入征信监管”。

20201225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根据民法典和征信业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要求,人民银行将会继续完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将所有为金融经济活动提供服务的,用于判断企业和个人信用状况的信息服务,全部纳入征信监管,实行持牌经营。对非法从事征信业务的行为,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次日,人民银行等多个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某互联网金融综合平台时,明确要求该互联网金融综合平台对重点业务领域进行整改,其中包括“依法持牌、合法合规经营个人征信业务,保护个人数据隐私”。

业内人士认为,在监管的引导下,行业将迎来一段规范发展期。

明确信用信息定义

在《办法》出台前,条例对于征信业务的定义是指对企业、事业单位等组织的信用信息和个人的信用信息进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活动。本次《办法》的一大亮点就是,明确了何为信用信息。

全球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新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日常信用信息主要分为信贷类信息和非信贷类信息,此前,各方对信贷信息属于信用信息认识较为一致,但对于身份、支付交易、财产、社交等信息是否属于信用信息,认识较为模糊。

而《办法》对信用信息和征信业务的定义和范围作了进一步的明确。明确信用信息是指“为金融经济活动提供服务,用于判断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的各类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个人和企业的身份、地址、交通、通信、债务、财产、支付、消费、生产经营、履行法定义务等信息,以及基于前述信息对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形成的分析、评价类信息”。并将其信息服务活动界定为征信活动;明确利用该信息对个人或企业作出的画像、评价等业务界定为征信业务,均属于《办法》的约束范围。

从监管实际情况来看,人民银行对于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的监管尺度有着很大的差异。就企业征信而言,由于涉及的个人信息较少,因此资质要求相对宽松。但在个人征信上,人民银行表现出了十分审慎的监管态度。

据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显示,截至202012月末,市场中有效存续的企业征信机构数量为131家。而具有企业征信备案的机构不代表可以经营个人征信业务。

20201230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出了首张个人征信领域的罚单,鹏元征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元征信”)也因此成为了首个因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而被处罚的企业征信机构。

据中国人民银行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鹏元征信因存在未经批准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企业征信机构任命高级管理人员未及时备案的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1917.55万元,并处罚款62万元,合计罚没1979.55万元。

据官网资料显示,鹏元征信成立于200548日,注册资本2.01亿元,具有央行备案企业征信从业资格。201810月,鹏元征信成为国家发改委批准的“综合信用服务试点机构”,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开展综合信用服务业务。但在这些业务范围中,鹏元征信没有个人征信牌照。

金融科技行业专家苏筱芮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办法》第四十四条指出,以“信用信息服务、信用服务、信用评分、信用评级、信用修复”等名义对外提供征信功能服务,意味着市场上以“大数据征信”“个人征信”等名义的机构需要持牌合规经营,否则将会如鹏元征信一样,因存在未经批准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而收到央行罚单。

刘新海指出,此次《办法》对一些概念不清晰的问题进行了规范,也促进了征信市场的健康发展,无论是对企业还是个人,都有望更好地保护数据主体的权益,有利于数据安全。

“明确何为信用信息,有助于防止个人信息被过度采集、不当加工和非法使用,有利于提高征信业务活动的透明度,这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基石。”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坚持“最少、必要”原则

近些年,信用措施越来越有用、越来越管用,部分地方在开展社会治理过程中,特别是遇到一些通过行业监管实现治理难度比较大的问题的时候,就希望借助于信用措施,如纳入信用信息记录、列入“黑名单”或者实施失信联合惩戒等,来解决社会治理中遇到的问题。

在征信业发展过程中,这些新的现象也引发各界高度关注,信用信息采集边界也不断引发争议。

20202月,广东省宣布将公租房违规行为纳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要求对违规申请和享受公租房、租赁补贴或存在转租转借、空置、擅自装修等违规使用的家庭,除依据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外,还将其处罚信息纳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一旦纳入,将影响违规对象后续5年的金融行为。

201911月,国家卫健委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无偿献血工作健康发展的通知》中有这样一段表述:各地应当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建立个人、单位、社会有效衔接的无偿献血激励机制,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参观游览政府办公园等提供优惠待遇,定期开展无偿献血表彰活动。

2020年,多个地方政府发布文件,将行人的闯红灯纳入个人的征信系统。

在征信业发展过程中,一些新的现象也引发各界高度关注。由于新业态缺乏明确的征信业务规则,出现了无授权采集,信息主体权益保护措施不到位等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需从法律层面“正本清源”。

《办法》从保护个人和企业合法权益角度对信用信息采集、整理、保存和加工进行了规定,应当遵循“最少、必要”的原则:不得以非法方式采集信息;采集个人信息,应当告知采集的目的、信息来源和信息范围等,采集非公开的企业信用信息,应当取得企业同意;整理、保存、加工信用信息,应遵循客观性原则,不得篡改原始数据。

同时,对个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作出要求,征信机构采集的个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自不良行为或事件终止之日起5年。不良信用信息到期的,征信机构应当删除,作为样本数据的,应当进行去标识化处理,移入非生产数据库保存,确保个人信用信息不被直接或间接识别。

此次《办法》还规定,一些属于个人隐私范畴的信息,即便是持牌的征信机构,也不可以随意获取、调用相关信息。部分属于限制采集的信息,在充分告知信息主体采集使用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并取得充分授权的情况下,才可以采集,如财产信息;而包括宗教信仰、基因、指纹、血型、疾病等个人隐私信息以及法律、法规禁止采集的信息,属于严格禁止采集范畴,征信机构不得采集。

刘俊海提出,过度采集、违法使用、违法交易个人信息,对消费者的个人人身财产安全都是极大的威胁。他认为,“收集信息要坚持合法性、正当性、必要性、安全性、保密性的原则,要尊重主体的知情权、选择权、隐私权、被遗忘权和监督权”。

苏筱芮表示,目前,信息安全、隐私保护领域存在一些乱象,例如,违规收集与使用信息,强制、频繁、过度索取用户权限,超范围收集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主体下载APP等,此次《办法》提出的“采集个人信息,应当告知采集的目的、信息来源和信息范围等,采集非公开的企业信用信息,应当取得企业同意;整理、保存、加工信用信息,应遵循客观性原则,不得篡改原始数据”这些规定,有助于规范征信机构信用信息采集方式,对客户主体充分履行告知义务,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机构应当认真遵照央行规定,对标监管要求查漏补缺。

加强大数据时代信息保护

随着我国互联网生态的不断丰富,个人征信数据的维度随之延展,个人信用信息采集、共享、应用的范围不断扩大,如网上购物、社交关系、出行情况、理财产品持有情况等也在事实上成为了个人征信数据。

与此同时,部分打着征信旗号的互联网企业、大数据风控公司和数据服务商利用市场优势,在未经充分授权的前提下,过度采集企业和个人数据,并应用于各种商业目的,以获得超额垄断利润。

此前,某互联网金融平台2017年度账单事件、某旅游平台大数据杀熟事件等,均引起舆论反响。

由于新业态缺乏明确的征信业务规则,出现了无授权采集,“一次授权、无穷采集、无限使用”、加工处理过程不透明、自动化决策有失客观公正性等问题,个人的知情权、同意权、异议权无法得到保障。

根据《办法》的起草说明,将为金融经济活动提供服务、用于判断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的各类信息界定为信用信息,其信息服务活动为征信活动。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办法》,“利用个人信用信息对个人作出的画像、评价等业务”都属于征信业务,属于《办法》的约束范围。

这就意味着,大数据公司收集处理数据,形成客户评价或客户画像出售,用于风控或营销,同样需要征信牌照。

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曾撰文指出:“《办法》的外延把绝大多数的助贷业务也全部囊括进去了。那么未来一旦正式发布生效,任何科技公司或者所谓金融科技平台如果希望通过其积累的海量场景数据信息服务金融机构,做助贷业务,实质上都会被纳入‘征信’范畴,都需要向央行申请持牌。”

刘新海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目前,部分互联网企业、大数据公司利用互联网或移动终端等采集用户个人信息,“其中包括一些敏感隐私数据的采集、算法歧视等方面”,这些行为之前都游离在监管之外,由于互联网发展过于迅速,在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方面的监管有一定的滞后性,这次《办法》的出台,是规范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