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中国

多地出台新业态劳动权益保障政策

外卖小哥等群体职业“痛点”受到关注

2022-01-20 11:3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严禁平台利用假外包规避责任、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

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快速发展,新业态用工法律关系、外卖快递员权益保障等问题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115日,一项旨在解决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等劳动者群体“后顾之忧”的新政策在湖南正式实施。这一新政策便是由湖南省人社厅等8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已经湖南省人民政府同意出台实施。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021716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总工会8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之后,河南、云南、湖南等地纷纷出台了新就业形态劳动权益保障相关政策。

“这些新政策规定得比较详细,对维护外卖小哥、快递员等新就业群体的劳动权益,有了制度保障。”在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看来,随着各地新政策的落地和落实,围绕外卖小哥等灵活就业群体的一些职业“痛点”有望得到消除。

骑手与公司劳动关系模糊

新规严禁假外包规避责任

外卖骑手与派单平台公司劳动关系模糊,劳动者的劳动权益很难得到保障,这是新业态下外卖骑手等群体的职业“痛点”之一。

以外卖配送员为例,他们每天栉风沐雨为别人送外卖,但他们大多数人与外卖平台公司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如果遭遇意外事故,其劳动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202011月,外卖骑手马某军在送餐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身亡。其家属就赔偿问题与派单平台公司多次协商无果后,将派单平台公司起诉到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这种劳动关系主体不同于一般用工模式下的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某派单公司是经过某科技有限公司授权,使用软件进行区域配送的运营商,而马某军则为网约骑手,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某派单公司与马某军之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马某军是通过注册平台运营的配送APP接单配送外卖,符合“众包骑手”的特征属性,是平台对其工作时间、接单数量不作硬性要求,报酬按单提成计费的网约骑手。法院认定马某军对配送工作具有相当的自主性,可在平台自主选择接单,对于是否接单、接单时间、接单数量由自己决定。

法院最后认定,马某军作为外卖骑手完成外卖派送任务后,即获得消费者在下单时与外卖商品费用一并支付的配送服务费用,多劳多得,与配送量挂钩,该情况与劳动关系中劳动者从用人单位结算劳动报酬获取工资的方式存在显著区别,难以认定派单平台公司与马某军之间成立劳动关系。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与马某军有类似遭遇还有很多。因为劳动关系模糊,外卖小哥与派单平台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一直备受争议。

为了规范这种行为,湖南省在此次出台的《实施意见》中明确,对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企业应当依法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严禁以假外包、假合作、多层外包等形式规避用人单位的义务和责任。对依法应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而未签订的企业,应依据法律法规进行查处。对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指导企业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协议,合理确定企业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并承担维护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相应责任。

《实施意见》同时要求,平台企业采取劳务派遣等合作用工方式组织劳动者完成平台工作的,应选择具备合法经营资质的企业,依法与其签订相应协议,并对其保障劳动者权益情况进行监督。对采取外包等其他合作用工方式,劳动者权益受到损害的,平台企业和外包企业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最严算法”为“算法取中”

确定考核要素要合法合理

行业中流行的“最严算法”,曾让外卖骑手沦为高危职业,这是新业态下外卖骑手等群体的职业“痛点”之二。

媒体曾披露,在外卖系统的算法驱动下,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被缩短,若超过系统设置的配送时间,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为了不获得差评、不降低收入、不被淘汰,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追求“速度与激情”。有外卖骑手如此形容自己的职业:“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央视新闻曾曝光了一则视频,视频实拍了一名外卖骑手送餐的全过程。在用餐高峰时段,该骑手的5单外卖限时约1小时,取餐就用了11分钟。他根据各个订单的位置以及配送时限,排列出了最节省时间的配送顺序。同时,在驾驶电动车时,该骑手把油门加到了最大,一刻也不能耽误。在出发13分钟后,为了抄近道,他开始越过道路中心虚线违规逆向行驶,并在路口转弯后,行驶到了逆向车道的辅道上。逆行了将近一分钟后,他又闯过了一个红灯,所幸正常行驶的机动车速度不快,没有发生交通事故。整个送餐的50分钟内,该骑手共违规6次。这还是在周末时接单量要比工作日少一些,取餐和配送过程中也没有遇到太多麻烦的情况下,他才能在50分钟内通过多次违规而完成送餐任务。

该骑手表示,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如果超时被投诉将罚款数百元。而这5单外卖,总共只为他带来51.4元的收入。

视频里这个外卖骑手的经历其实不是个例,很多外卖骑手不惜以身犯险,屡次触犯交规,并不只是为了多拉活多赚钱,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超时惩罚。

为了不再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湖南省在《实施意见》中特别指出,企业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要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考核要素和劳动者报酬。引导企业建立劳动报酬合理增长机制,逐步提高劳动报酬水平。

参加医保不受户籍限制

督促企业参加社会保险

虽然长期在城市工作,却没有“五险一金”,这是新业态下外卖骑手等群体的职业“痛点”之三。

法治周末记者近日登陆湖南某大型招聘网站发现,类似外卖骑手招聘广告很多,但是招聘待遇里面,基本上很少有为外卖骑手缴纳“五险一金”的公司。

法治周末记者在一家物流公司的招聘广告上看到,该公司自称是一家新零售020即时配送物流提供商,这家公司招聘外卖骑手的条件为:年龄在18岁至45岁之间,男女不限,会骑电动车,会用智能手机即可。底薪为2800元至3600元左右,除此之外,便是提成、通讯补贴、交通补贴、浮动薪资、绩效奖励等。但是员工待遇里面没有提到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

一名外卖骑手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他先后在几家公司干过骑手,但是基本上没有一家公司会为骑手缴纳“五险一金”。

“这些平台公司认为外卖骑手这个职业人员流动性大,所以都不愿意为骑手缴纳‘五险一金’。”这个外卖骑手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为了让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人员“老有所养”,湖南省此次出台的《实施意见》规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应随单位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不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可根据自身情况,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缴费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或者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持居住证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按当地参保居民同等标准给予补助,初次参加居住地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不受集中参保缴费期限制。因劳动关系终止导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断保的人员,在断保90日内凭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凭证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自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断保之日起享受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待遇。

同时,湖南省还督促企业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纳入统一社会保障体系,提升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社会保险保障水平。督促企业依法为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劳动者办理参保登记并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企业要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指导企业组织未参加职工基本养老、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灵活就业人员,按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强化失业保险参保扩面工作,积极推进新就业形态企业依法参加失业保险。符合条件的企业和职工还可按规定享受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和技能提升补贴政策。

除此之外,湖南省还将组织开展以出行、外卖、即时配送、同城货运等行业的平台企业为重点的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鼓励平台企业通过购买人身意外伤害险、雇主责任险等商业保险,提升平台灵活就业人员的保障水平。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纳入工伤保险政策保障范畴。采用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的,平台企业应依法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