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法治

亿蜂平台不按约退费屡被起诉

2020-09-24 10:0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亿蜂平台原先位于北京市海定区中关村软件园互联网创新中心B区405室的办公场所,如今已人去楼空。透过两扇紧闭的玻璃大门,前厅接待柜台上的“北京瑞克博云科技有限公司”几个字还赫然在目。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在线推送有效商机,一对一专属客户服务,商业化智能分析系统服务,优先进入亿蜂核心品牌库,免费参加亿蜂举办的沙龙、峰会……”一个叫亿蜂平台的在与商家签订的服务协议中宣称。

而现实是,因对其服务不满意、夸大其词、退费难、异地开办经营场所未注册登记等问题,亿蜂平台遭众商家投诉举报欺诈,并起诉到法院。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亿蜂平台是北京瑞克博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瑞克博云)旗下的一个中小企业服务交易平台。

针对上述投诉举报,亿蜂平台的相关人员称,退款在按流程处理,异地经营场所的登记在申报。对于夸大其词,上述人员说,“只是我们在工作中发现了这样的问题,不是亿蜂平台承认夸大其词”。

“公司实际经营地址需要与注册地址一致,实际经营地址发生变动的,需要向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否则,将受到行政处罚。”江苏素彤律师事务所主任葛素彤称,平台应按照协议承诺履行退款。

记者经向北京、江苏徐州丰县两地的市场监管部门核实,确已接到关于亿蜂平台的投诉举报。记者另外获悉,因亿蜂平台不按约履行退费,已有多起诉讼被起诉到法院,有的已开庭审理。

钱交了,费难退

北京瑞克博云在其官网亿蜂网上介绍,北京瑞克博云在国内创立了以线上“中小企业服务交易平台”和线下“创新社区运营商”为核心的企业服务生态体系。旨在打造国内领先的中小企业综合服务生态圈,满足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对企业级资源的需求,帮助企业快速实现价值创造和发展能力的可持续提升。

而在近期,记者陆续接到有关亿蜂平台存在虚假宣传、涉嫌欺诈、拒不按协议约定退费等问题的投诉。

北京别开生面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称,2019年年底,他们与北京瑞克博云签订了入驻亿蜂平台的服务协议,根据服务承诺,北京瑞克博云给其提供一对一的专属服务。但之后,他们发现北京瑞克博云提供的客户都不是有效客户,并怀疑有的还是托。半年期到后,他们按协议约定提出了退费申请,但北京瑞克博云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费。

亿蜂平台现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成盈中心一号楼的办公场所。

同时,记者还接到了北京翰艺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翰艺堂)的投诉。

北京翰艺堂称:20191216日,其与徐州亿蜂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州亿蜂)签订了合作协议。签订协议前,亿蜂平台的工作人员口头承诺,所推介的合作客户都是亿蜂平台在中关村园区内的签约客户,客户群可靠有保障,如发生纠纷,亿蜂平台还可以作为调停人出现。但合同签订后,没有一个客户是亿蜂平台所称的为中关村园区内的客户。事后,亿蜂平台负责人承认,在销售环节为了签约存在夸大行为。”

“半年来,亿蜂平台推荐的客户没有一单成交,而且平台推荐的客户皆没有诚意可言,电话打完基本就没有下文,但是对于亿蜂平台来说却没有任何损失,接不接单他们都要扣服务费,有时候没注意接听也会强制扣除服务费,这完全就是霸王条款。”北京翰艺堂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正因为如此,我们公司决定退出这个平台,结束服务。签约时交了10000元,平台扣了1500元服务费,应该退还我们8500元。按照协议规定,半年后对服务不满意应该退款。但现在钱交了,款难退。平台设置种种阻碍,以要走各种流程为由,一拖再拖。最后拖不了了,直接说,领导规定,因为疫情防控期间公司经营困难不能退款了,并说想报警就报警,想起诉就起诉。”

8月初,记者来到上述两家公司诉称的亿蜂平台所在的办公地址,北京市海定区中关村软件园互联网创新中心B405室。发现两扇玻璃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能清晰可见接待前台的柜子上印着“北京瑞克博云科技有限公司”几个字,玻璃门上还有亿蜂平台的标志,但里面已空空如也。

该中心物业告诉记者,亿蜂平台已于几日前搬离了此处。

异地经营,涉嫌违规

“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搬地方了。”北京翰艺堂听到亿蜂平台搬地方后很是吃惊,“我们当时是接到亿蜂平台的营销电话后,到他们位于中关村的办公地址去看了看。一看他们的办公场所比较大,心想应该有一定实力,而且他们承诺的也比较好,就签了。”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瑞克博云,成立于2010330日,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实兴大街30号楼2A-0401房间。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但实际缴纳的注册资金仅为564万余元。

其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计算机网络工程软件的开发与维护;企业管理咨询;计算机安装及维护;销售计算机软硬件及外围设备、电子产品、办公用品。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的地址,北京瑞克博云在海定区中关村并没有办公地址。

而与北京翰艺堂签订协议的徐州亿蜂的注册地,在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在北京市海定区更是查不到其办公场所的注册登记地。

天眼查显示,徐州亿蜂的经营范围为:商务信息咨询服务;互联网接入及相关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软件开发;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服务;计算机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食用农产品批发;食用农产品零售;五金产品零售;五金产品批发;日用百货销售;办公用品销售;机械设备销售;办公设备销售;文具用品批发;文具用品零售;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批发;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零售;体育用品及器材批发;体育用品及器材零售;服装服饰零售;服装服饰批发;家具销售;家用电器销售;日用家电零售;通讯设备销售;灯具销售;礼品花卉销售;互联网销售(除销售需要许可的商品);办公服务;摄影扩印服务;信息系统运行维护服务;计算机及办公设备维修;企业管理;信息咨询服务(不含许可类信息咨询服务);会议及展览服务;市场营销策划;财务咨询;市场调查;广告设计、代理;广告制作;广告发布(非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出版单位)。

之后,记者经了解得知,亿蜂平台的办公地点已从海定区中关村搬到朝阳区来广营。

亿蜂平台的一位负责媒体对接的负责人曾承认,他们在海淀区以及现在的朝阳区办公场所都一直在申报中。

江苏素彤律师事务所主任葛素彤称:“公司实际经营地址需要与注册地址一致,实际经营地址发生变动的,需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否则,将受到行政处罚。”

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八条规定,公司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时,未依照本条例规定办理有关变更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限期登记;逾期不登记的,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六十条第三款规定,擅自改变主要登记事项,不按规定办理变更登记的,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并限期办理变更登记;逾期不办理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扣缴营业执照;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超出经营期限从事经营活动的,视为无照经营,按照本条第一项规定处理。

不履行退款被诉

亿蜂平台虽然承认海淀区、朝阳区的办公场所未登记,但不认可商家对其夸大宣传、欺诈、不退款的投诉。

亿蜂平台上述对接媒体的负责人说,他们在19个城市都签订了项目、也有企业入驻,不存在欺诈。对于北京翰艺堂反映在宣传中夸大其词,也是“我们在工作中发现了(工作人员夸大其词)这样的问题”,不是亿蜂平台承认夸大其词。

该负责人解释,北京翰艺堂的费用没有退,是因为有一笔500元的服务费,要等走流程,是收还是不收。北京别开生面因已走诉讼程序,所以只能等诉讼的情况再看怎么办。并称,如果亿蜂其他客户的款都没有退,那是我们的不对。

北京别开生面则告诉记者,他们是实在要不到款了,才起诉北京瑞克博云的。

经了解,北京别开生面的案子已于826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而与其同一天开庭审理的还有另一起案子,同样是退费难,起诉北京瑞克博云退款的。

因对北京瑞克博云的服务不满意,要求退费不成提起诉讼的并非上述两家公司。

96日,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即12368)以短信通知北京华轩忠信装饰装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轩忠信公司),称629日,该公司向石景山区人民法院提起的服务合同纠纷诉讼,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立案号为(2020)京0107民初10857号。

华轩忠信公司在起诉书中称,其是一家以工装为主的装修公司,急需开拓市场,为此于201951日与北京市瑞克博云商定:由被告为原告提供20位有效的工装客户,每位工装客户的工装面积不少于300平方米,原告交纳年服务费25800元。

双方达成上述一致意见后,于当日签订了《亿蜂蜂客产品服务协议》,约定原告向被告交纳年服务费25800元,合同期为1年(自201951日起至202051日止)。

协议第五部分第二条第2.7项明确约定,如被告未履行约定服务义务的,合同到期后,原告可申请退款;经双方协商确认后,被告应在30日内完成退款。

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于当日向被告支付了年服务费25800元,但被告并未按约定为原告提供任何推送工装客户服务。

为此,原告按约定申请退款,被告于2020420日出具《退款申请回执》,承诺“于202051日合同到期,合同期满后,我司即按照合约履行退款义务”。

而后,被告又于2020527日出具《证明》,以疫情为由,拒不按约定于51日合同到期后,30日内退还原告年服务费25800元。

被告拒不履行退款义务的行为,已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诉至法院,请依法判决。

诉讼请求:判决被告退还原告服务费25800元及利息损失;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华轩忠信公司向记者提供的《证明》内容为:“今收到北京华轩忠信装饰装修有限公司退款申请,该公司于202051日合同到期,经核实,该公司目前账户余额为25800元蜂蜜点,对应金额为25800元。按照合同约定,本公司应在合同到期后30日内退款,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部分业务暂停,导致服务商退款不能如期履行,特此证明。”

由违法行为地作出处理

“北京翰艺堂的事要麻烦些,因他是跟徐州那边的公司签订的协议。”923日,北京别开生面的负责人对记者说:“当时亿蜂平台也是拿了一份徐州亿蜂的合同要跟我签,我就没同意。我想,如果发生了纠纷,我还要跑到徐州去起诉他们,那多麻烦。”

“我们不仅起诉麻烦,而且投诉也是四处碰壁。”北京翰艺堂的负责人说,他已就徐州亿蜂和亿蜂平台的欺诈和在异地非法经营的行为,向北京市石景山市场监督管理局、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江苏省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举报。

北京翰艺堂与徐州亿蜂签订的协议内容,除了服务费金额外(北京翰艺堂合同总额为1万元,服务时长180天),与其他公司与北京瑞克博云签订的协议内容几乎相同。比如服务内容均为:在线推送有效商机,一对一专属客户服务,商业化智能分析系统服务,优先进入亿蜂核心品牌库,免费参加亿蜂举办的沙龙、峰会,提供网络技术服务、营销推广服务。

石景山市场监督管理局苹果园所和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均向记者确认,已接到了关于亿蜂的投诉。

922日,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还回应,反映徐州亿蜂在北京从事经营活动等问题,北京市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按照《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的规定,投诉人反映的问题,应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来调查处理。

根据202011日实施的《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投诉由被投诉人实际经营地或者住所地县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理。

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的投诉,由其住所地县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理。对平台内经营者的投诉,由其实际经营地或者平台经营者住所地县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理。

亿蜂平台对接媒体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称,徐州亿蜂是北京瑞克博云的子公司。

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显示,包括徐州亿蜂,北京瑞克博云有25家关联控股公司,注册时间主要集中在2017年至2019年,其中22家企业均为北京瑞克博云全资子公司,现8家公司已注销。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25家控股公司的注册地虽然均不在北京市,但其中有8家公司所留的联系电话与北京瑞克博云所留的联系电话一样或仅末尾一位数不同,都为北京市的号码(010-5874***5010-5874***6010-5874***7)。

记者分别拨打上述3个电话号码,语音均提示:“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亿蜂平台对接媒体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一直称,退款在按流程处理,并称法务那边已经在按照流程处理所有同类问题了,不过法务会优先处理没有问题的,会按照顺序进行处理。

但两个月过去了,上述要求退费的公司,还没有拿回应退给自己的费用。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