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法治

推进野生动物收容救助体系多元化法治化

2020-11-19 09:3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森林分局吗?我的厂房内有一受伤动物,不知道是啥,你们快来看看吧。”115日,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七里河派出所接到爱心群众的求助电话,称在七里河区兰通厂装配车间内发现一只不明身份的动物,身上有伤。

接警后,兰州市公安局森林分局七里河派出所值班民立即赶往现场,经初步观察,救助动物疑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隼,头部、翅膀受伤,民警当场做了简单保护后,将其送往兰州市野生动物救助站救治。

类似的救助野生动物行为近年来越来越普遍。随着人们对野生动物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自发救护行为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收容救护场所的数量、救护条件等要求也随之提高。如何更好地推进野生动物收容救助,成为野生动物保护过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机构面临两个困境

一直以来,野外受困的野生动物是由各地的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救助收容,但显然不能满足野生动物收容救护的需要。

因此,2016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新加了一项制度,将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上升为法律制度,在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

考虑到近年来公众对野生动物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自发救护行为越来越多,对收容救护场所的数量、救护条件等提出了更高要求,这次的野保法修订草案修改了第二款,强调“国家加强野生动物收容救护能力建设。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安排经费,组织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

在浙江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钱叶芳看来,事实上,仅依靠政府安排经费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是不太可能做好这项公益事业的。

在浙江理工大学动物法研究所1011日组织的会议上,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介绍了黑龙江省某个县的情况,该县野生动物救助基本上是空白的。但是,民间收容救助力量被拒之门外,这是全国性的问题。

钱叶芳提出,一直以来,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机构面临两个困境:

第一个困境是没有合法身份。林业部门基于种种原因不愿意承担业务主管部门的法定责任,这使得民间慈善力量难以在民政部门登记,自发的救护工作举步维艰。第二个困境是因为没有合法身份,也就没有合法的场地,被投诉、被逼搬迁成为常态。

“这些问题都严重阻碍了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慈善活动的开展。”钱叶芳说。

官方收容救助模式向官民共管模式转变

基于上述两个困境,钱叶芳建议,对于野保法修订草案第十五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具体为,国家支持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救护组织的发展,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活动需要收容救护用地的,可以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划拨土地或者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各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可以依法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符合条件的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救护组织提供收容救护服务。

“这个建议的理由除了基于前面讲的困境,在法律上是与慈善法相衔接的。慈善法规定了符合条件的慈善活动可以依法申请国有划拨土地或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这样可以解决民间收容救助机构的一个最大的问题。作为慈善法上的慈善活动,民间野生动物收容救助机构或个人的参与可以有效弥补各级野生保护主管部门的收容救护在能力、理念、经费、经验和技术上的不足,还包括可以减少官方收容救护机构因垄断和信息不对称产生的不作为和渎职问题,有助于落实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宗旨。”钱叶芳说。

钱叶芳的另一个建议是修改野保法修订草案第十五条第三款,改成第四款,将原条文“禁止以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为名买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修改为“禁止以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为名人工繁育、买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也就是要加上“人工繁育”。

“目前,林业部门的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机构所获得的行政许可是‘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或‘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野生动物收容救护的目的是把康复的动物放归野外,如果留下繁育,并且繁殖出更多不能放归野外的动物,收容救护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动物园或繁育机构,而被救助的野生动物也很可能沦为牟利的工具。”钱叶芳说,所以她建议禁止以收容救助的名义进行人工繁育,给具备条件的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机构颁发“野生动物收容救护许可证”。

钱叶芳呼吁,现在迫切需要做的是,应从野生动物的官方收容救助模式,向官民共管模式转变,各地林业主管部门应当支持鼓励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慈善事业发展,构建官民共治、多形式法治化的野生动物收容救助体系,这需要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明确下来。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法律系教授李玉梅亦认为,应鼓励公众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并建议在野保法修订草案第十五条第三款最前面增加一句话,修改为“国家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依法承担、参加野生动物收容社会救护工作”。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称,民间救助是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我们非常理解政府部门人力、技术、资源各方面的局限性,但是在利用上应该放开民间救助,可以管理、可以规范,这是野生动物救护的主流力量”。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