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事

90后男出纳侵占碧桂园4800万 花费2300余万打赏主播

2021-05-28 13:42:00 来源: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责任编辑 仇飞

随着网络直播走入大众生活,因直播打赏引发的纠纷不断出现。打赏金额天价化、是否应向直播平台追缴打赏款等问题引发关注。

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一位90后男出纳竟侵占知名企业资金4800余万元,直至银行因一笔大额公对私转账向公司核实,才致案发。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职务侵占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12月至2020年4月间,90后李某利用为泰安市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安碧桂园”)提供财务核算服务的职务便利,将泰安市碧桂园、碧桂园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账户资金共计4826.43万元转至个人账户。

侵占了资金的李某摇身一变,在直播平台成为主播刷榜大神,在游戏里变身土豪玩家,在娱乐城挥金如土,慷慨解囊广交朋友……至案发时,涉案资金已被他挥霍一空。

李某是如何操作的?他又将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碧桂园最终能追偿多少?

手握4个U盾利用财务漏洞挪用资金

1994年出生的李某,22岁大专毕业后通过劳务派遣到章丘碧桂园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工作,次年到山东碧桂园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工作,2019年7月任职珠海碧优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碧优”)济南大区任出纳。

珠海碧优和泰安碧桂园同属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李某就为泰安碧桂园提供财物核算服务,负责管理泰安碧桂园齐鲁银行尾号0751账户和渤海银行尾号0152账户,每个银行账户各有两个网银U盾(一个制单某、一个复核盾)。

根据公司规定,用于操作的制单某由出纳保管,用于授权的复核盾应由项目财务人员保管。而上任出纳交接工作将制单某和复核盾一同给了李某后,他却没有按照要求将复核盾邮寄给泰安碧桂园项目财务部门,最终,4个网银U盾都是李某在保管和使用。

不应由李某保管的两个复核盾,就成了他将公款转入私户的关键。

珠海碧优济南大区的资金结算组每名出纳掌握100多个对公账户,每划拨一笔钱,需要出纳使用制单某填写收款户名、账户、开户行,转账金额的信息,然后其再告诉项目财务负责人,由项目负责人使用复核盾进行复核,复核通过后出款就完成了。

李某负责十余个碧桂园旗下项目公司的资金结算工作,总计117个账户。2018年12月起,他通过SAP企业的管理系统,采取申请监管资金、虚假申请资金下拨、篡改资金下拨单、资金划转等方式,将泰安碧桂园、碧桂园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资金池里的资金下发到泰安碧桂园齐鲁银行账户(尾号0751)内,再通过手中的复合盾和制单某将资金转入自己的银行账户内,总计挪用了公司4826.43万余元。

为了躲避对出纳的监督,每月月底公司对每个账户的网上银行余额截图与SAP企业管理系统上显示的账户余额进行核对时,李某将篡改后的余额截图发给负责人检查核对,以致公司一直没有发现其负责账户余额不一致的问题。

打赏主播2303万元 游戏充值1511万元

“一开始想着2019年底公司查账和银行询证就会发现,因为疫情,就又拖了几个月事情才败露,得过且过。”李某自述道。

直至2020年4月30日,李某使用泰安碧桂园渤海银行账户(尾号0152)向其个人建行账户转账61万元,因是大于50万元的公对私转账,渤海银行按规定致电泰安碧桂园核实,才使得泰安碧桂园和珠海碧优发现这笔款项被转入李某私户。

尽管其后李某谎称“不知道怎么回事”,且身份证、银行卡、网银U盾均已丢失,但同年5月6日,公司派人陪同李某补办身份证并查询建行账户银行流水,发现大量从公司转入的钱后,李某向公司承认了其挪用4800余万元公款。

5月9日,李某到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公安局城区派出所投案自首,如实交代了挪用公司资金的事实。而此时,其已将挪用的全部资金挥霍一空。

短短一年多,数千万的巨款,李某究竟花在了哪?没有置业置产,也没有创业,李某几乎将全部涉案资金都用在了打赏主播、游戏充值、娱乐消费、偿还个人借款等。

山东德永会计师事务所证明,李某侵占的公款中,用于主播打赏约2303.19万元,游戏充值约1511.74万元,娱乐消费、借款给他人等金额约961.96万元,合计约4776.89万元,占他涉嫌挪用泰安碧桂园资金总额的比例为98.97%;剩余约49.54万元则用于其日常小额支出。

李某在YY平台、虎牙直播、西瓜直播、斗鱼直播等多个平台进行打赏,总计打赏的主播有五十多人。其中,在YY平台打赏就有一千多万,多用来购买火箭、游艇、棒棒糖等虚拟礼物,并与多名主播发展男女朋友关系,赠与现金和奢侈品。

李某在游戏上也充当“土豪”,他往往通过线下中间人购买游戏币、游戏装备等游戏资源,而不是在游戏官方平台购买。

此外,李某在洗浴中心花费100万元左右,在酒吧花费近200万元,嫖娼100多万元,其挪用公司资金还用在旅游等吃喝玩乐方面。

案发后,公安机关现已追缴约121.42万元,冻结直播公司约2122.46万元,冻结游戏类公司约707.58万元,借款1300元。

直播打赏款被追缴 游戏平台充值未被追缴

公诉机关认为,李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应当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具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认罚,建议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李某对指控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李某自首,自愿认罪认罚,系初犯,自游戏平台和主播打赏账户冻结的资金应当作为赃款赃物追缴,并以此作为对被告人李某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

那么,公安机关冻结的直播平台和游戏平台资金,是否应当予以追缴?

山东省济南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网络直播应当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的有效载体,在提供商业价值与娱乐功能的同时,还应当承担其社会责任和文化价值,应当自觉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作为其核心性的价值取向。

本案中,李某在直播平台注册后,通过向直播平台充值获得虚拟币,在其对主播人的直播内容感到满意或赞赏的情况下,用虚拟币购买礼物,不同的礼物需要的虚拟币不同,通过刷礼物的方式对主播人进行打赏。即使李某不对主播人打赏,其仍然能够观看直播。李某给主播人刷礼物打赏是其自愿的,未与主播人设定一定的权利义务关系,是无偿、单务合同,形成赠与法律关系。李某职务侵占公司资金后,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在直播平台充值打赏2300余万元,其中对一个主播的打赏就高达1000余万元,主播在获得高额打赏的同时并未提供合理的对价,未付出相应的劳动,不是善意取得,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相符。

因此,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李某向直播平台的充值属于应予追缴的范围,应当予以追缴。但李某在游戏平台充值后,使用了游戏平台提供的服务,无证据证明游戏平台明知充值来源于赃款,在游戏平台的充值不应追缴。

最终,法院认为李某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财务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80万元,同时要求其在判决生效10日内补齐并退赔公司全部损失。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