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事

爱聊杨锦程:年轻人“脱单难、婚恋难”,应鼓励差异化创新

2021-07-07 15:39:00 来源:

杨玉墨

责任编辑 仇飞

7月6日,由爱聊科技主办的“网络社交新形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圆桌论坛以“新局面,新需求,新社交”为主题,聚焦于当下年轻人社交需求的新变化和新趋势。

随着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目前中国的单身青年人口高达2.4亿人,独居的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人,“脱单难、婚恋难”业已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民生问题。

比达咨询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的用户分布中,一二线城市用户的占比为69.9%,其中67.4%的用户单身的原因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45.2%的用户因为“社交圈小缺少异性朋友”,41.3%的用户选择“宅在家缺少社交活动”,也有36.8%的用户是因为“工作忙”。

这种变化对互联网婚恋社交提出了新的需求,在爱聊COO杨锦程看来,传统红娘牵线式的社交玩法已经不再适用,应该持续优化产品和功能玩法,不断丰富用户的互动沟通场景,帮助用户进一步增加社交的触点和效率。

杨锦程认为,很多年轻人已经出现了社恐的问题,再加上工作和生活的快节奏,宁愿把自己宅在家里也不愿意去社交。其实并不是年轻人不渴望社交,给自己贴上宅、社恐的标签来自嘲,这本身就是一种寻找同好的行为,宅在家里刷剧、打游戏,也是为了弥补情感上的缺失。“不是现在的年轻人选择单身,而是社交环境对年轻人不够友好;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没时间交友,而是需要满足碎片化时间的社交产品;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有社交焦虑,而是用户需求和供给的错位”。

需求的强烈驱动下,精准匹配、高效脱单的社交平台,正在成为单身青年们的首选。2017年7月,爱聊APP正式上线,不到三年时间里就积累了超过7000万用户,其中2020年的用户增长超过100%。有别于传统形态的婚恋产品,爱聊认为“聊天是一切社交行为的开端”,并且和互联网上流行的免费策略不同,爱聊主打的是有爱的付费社交。

杨锦程对付费模式的正确性做出了解释:“陌生人在社交中的信息是不对等的,甚至可能出现一些虚假描述的情况。我们的思路是加强信息审核,同时给用户付费聊天的选择权,对自己的聊天对象进行一定的筛选。这样付费社交不仅提高了社交的门槛和效率,也代表了对话方的恳切态度。付费是一种需求关系的转化,一种寻找真爱的手段,并不是爱聊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

和一些平台动辄几千元的会员费不同,爱聊平台上80%的充值低于100元,其中近20%的女性用户也选择充值付费。目前,爱聊APP每日超过1000万的用户搭讪,超过9成的女性用户完成了真人认证,累计促成配对守护人数超过1000万。

婚恋市场庞大的用户需求,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乱象滋生的温床,除了个别平台的乱收费、退款难等不良行为,还常常被贴上“网络诈骗”“杀猪盘”等负面标签,极大地影响了外界对婚恋市场的认知。

杨锦程将年轻人的社交需求细分为四个阶段,付费只是爱聊的切入口,平台将社交过程分为安全相识、关系破冰、感情升温、牵手奔现四个阶段。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安全牌,每一位新注册用户都要经过“系统+人工”双重认证机制筛查,此外还建立了严格的“先审后发”和“三重审核”机制,用户发布的内容首先通过AI智能排查+大数据识别,针对风险内容采取“人工7×24小时”无间断复审,一旦鉴别出欺诈、色情等敏感词,平台会对违规账号进行冻结,并对可能受害受骗用户进行风险提醒以及短信劝阻提醒,2020年至今已经冻结180万个违规账户。

杨锦程在圆桌论坛中解释道: “因为我们对安全真实的严格把关,很多用户愿意在我们的平台上付费,并没有因为我们的付费模式导致大量用户流失。目前我们平台上有着90%左右的回复率,而在其他平台上给十个人发消息,可能只有一两位回复。”

此外,杨锦程也建议:“现在年轻人的婚恋问题已经相当突出,社会需要从不同的维度给年轻人搭建社交的桥梁。监管部门应该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对涉黄、诈骗等灰色地带强化管理,降低或杜绝低俗信息的流通与传播,同时也要鼓励差异化的创新,为新平台提供创新成长的空间和机会。”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