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中公教育退费难背后的“理财经”

2020-07-30 08:5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想考公务员吗?那就来中公吧!全封闭管理,不过退费!”

对于很多报考公务员的考生来说,中公教育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因为在营销上打出了协议班“不过退费”的承诺,人气火爆,一直稳坐公务员培训机构龙头的宝座。

然而,714日,中公教育却因近期被消费者频繁投诉,而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点名”。

中公教育被频频投诉的,也正是其“赖以成名”的“不过退费”的协议班。

“明星课程”频遭投诉

“我20191029日到中公教育办理了公务员考试的退费手续,中公教育说要13日才能退款!这就是所谓的“3045个工作日内退费”!严重伤害了学员对机构的信任和感情!”

“本人于20191220日申请退款,并发顺丰当日递交材料,当初协议上写明3045个工作日退费,如今马上到3月底了,退款却依然在审核中。”

……

法治周末记者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上随机搜索了近期关于中公教育的投诉,发现“退费难”是最大的问题所在,而这背后直指中公教育的协议班课程。

据了解,中公教育的课程分为协议班和普通班两种,所谓协议班,指部分公考类培训在报名时以“不过退费”为前提,先行缴纳报名费用,待考试成绩公布后,若考生未通过考试,则根据签订协议的不同,有的可100%全额退款,有的则扣除部分学杂费后退还。

协议班普遍以小班私教为主,周期较长,价格也较高,但由于打着“不过退费”的名号,因此一跃成为助力中公教育发展的“明星产品”。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公教育是一家侧重于公职类考试培训的教育机构,创始人李永新北大毕业后创业,多次失败,后来转战公务员考试培训。2017年开始,中公教育开始加大了“不过退费”协议班的推广力度,积极引导学员报考协议班,大大刺激了收入增长。2017年,协议班占面授课程比例从59.02%增长到73.75%,与此同时,2017年,收入增加56%

此后,中公教育如同“开挂”一般,于2019年在A股上市,而后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中公教育的股价便狂涨至3倍有余,市值逼近2000亿元,甚至超过了培训行业界的龙头大佬新东方,跃升为市值第二的教育机构。目前,我国市值超千亿元的教育类上市公司仅有好未来、中公教育和新东方三家。

中公教育的协议班之所以备受追捧,是因为对于对于动辄上万元的培训费用而言,“不过退费”的承诺太有吸引力了。

一位刘姓的甘肃学员在网上发帖称,当初也是经人介绍,了解了中公教育的协议班,后来自行上网了解后发现,中公教育还是个上市的教育公司,抱着“即便未通过考试也不亏”“大公司不至于骗人”等想法,该刘姓学员报名了1万多元的协议班课程。

然而,听起来是让考生“占便宜”的“不过退费“承诺,实际上却成为了“套路”,退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要经历层层“关卡”。

退款难背后的生意经

在缴纳了15500元报名费用后,黎女士报名了中公教育的面试协议班,当时承诺的是如果笔试没有过则全额退款,但是72号公务员考试笔试名单公示后,中公教育立即停止了相关课程,在此情况下,中公教育也没有说明退费操作,笔试没有通过的黎女士目前和中公教育方面商议退费事宜,也没有任何进展。

黎女士一度“自我安慰”是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才导致了退费慢,但实际上,中公教育退费慢已并非个例。

一位陈姓学员在1月份确定无资格进入体检及政审环节,便联系中公工作人员退费,遭到拒绝,理由是“要等到录用名单公示才能退”,不过“打电话查询得知,招聘机构不会公示”,因此再次申请退款,但直到现在,仍未收到退款。

还有的学员表示,退款已经审核通过后,忽然又变成了审核等待,“退费谜一样的操作”。

“报名协议班是可以退费的,退费前需要提交退费申请,申请受理后才开始计算时间,我们承诺45个工作日内退回。”近日,记者致电中公教育咨询协议班,一位销售人员表示,只要符合退费要求的,一定会予以退费,但要事先注意有些是全额退款,有些是部分退款,同时学员需要提交“本人缴费收据、准考证复印件、本协议书原件和本人的银行卡卡号与开户行地址、未进入面试(录用)名单或相关截图证明。”

当记者询问有关近期中公教育退费困难遭投诉一事,该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我们有审核流程,退费周期长也许是中间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有些考试后续还会有补录,所以在招考完全结束前,有些是不能退款的,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符合条件的,都会在协议期内退款。”

714日晚,中公教育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业绩预告,预告中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上半年多省公务员联考由4月底延期至822日举行,与往年相比,相关收入同步延迟4个月,使本报告期公司能够确认的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将亏损2亿至3亿元。

但另一个现实是,今年应届毕业生春招的整体招聘规模同比于去年下降了近30%,各地针对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扩招也使得专注于职业教育赛道的中公教育并不太慌。

那么作为一家市值超千亿元的教育公司,为何会频发退费难的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公教育退费难的背后,或是学员的钱被中公教育用至资本运作。”

金融分析师夏光耀曾对中公教育的营销模式做过研究,他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称,协议班需要等考试结果出来后才能决定是否退费,一旦学员没有考过,中公教育看似是白白付出了成本,但其实对于备考的考生来说,从备考、笔试、申请退款等一系列流程下来,其缴纳的费用会在中公教育的账面上停留至少7个月,沉淀的大量资金已足够资本运作。

查阅中公教育的财报后不难发现,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62亿元,但是投资支出却高达到171亿元,另据中公教育财报中的其余数据显示,中公教育在2018年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超过1亿元。2019年,中公教育的投资支出飙升至270亿元,获得投资收益高达2.59亿元,占据利润总额12.41%,投资收益主要系理财及定期存款结息。

应放眼长远发展

退费难的问题不仅集中在中公教育一家教培机构上,不久前的央视315”晚会上,也点名了辅导机构“嗨学网”等存在退费难的现象。

退费难现象由来已久,在教育学者熊丙奇看来,之所以培训机构会频频出现退费难的问题,关键在于培训机构都是采用预付费这种消费模式,一次性预交一年的费用,而在较长的周期内,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又难以保证,就会出现矛盾。

预付费的模式在教育行业中较为常见,此模式能够使机构拥有充足的资金流,用于课程的研发和迭代,但熊丙奇坦言,实际中,很多预付的学费都被机构用于资本运作,去“钱生钱”,由于投资理财存在周期,因此,机构退费的周期也往往拉得很长,意图拉升投资收益,提升净利润水平。

事实上,除了退费难问题,在针对中公教育的投诉中,也有学员反映,其旗下推出的一款“理享学”产品,宣传称,学员不需要花一分钱就可以听课,如果考试不过,学生无需支付学费。但有学员在报名后才发现,所谓“不花一分钱”是以学员名义去做贷款,合同内标注的贷款年利率为6.6%,贷款性质为商业贷款。

据公开信息显示,“理享学”是中公教育公益助学计划的一部分,由中公教育联合上海贝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推出。

鼓励学员贷款购课也是近年来一些机构的营销手段,一方面,学员无需一次性缴纳高昂的学费,另一方面,培训机构也能从和金融公司的合作中获利。但熊丙奇坦言,看似“双赢”的局面下,吃亏的往往是消费者,一旦培训机构出现跑路或教学问题等,学员不但无法正常上课,还要继续背负贷款压力。

所以熊丙奇建议,学员在报名时,应充分了解机构课程设置,结合自身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课程,同时留存合同单据、聊天截图等重要信息便于维权。作为培训机构,应目光长远,一系列“操作”也许会让机构短期的业绩非常亮眼,但从长远来看,这些破坏用户体验的做法势必将积聚负面情绪,最终失去用户的信任。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