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男幼师困境

2020-10-15 10:2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一名男幼师正在带着孩子们玩耍。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扭动着健壮的身材,和小朋友一起作出“萌萌哒”的动作,近日,一段家长拍摄的幼儿园老师带领孩子跳操的视频走红网络,视频中的“最萌”反差也让主角,江苏省盐城市一家幼儿园的幼师刘宁成火了。

作为该幼儿园的外聘老师,今年是他当幼师的第5个年头,拥有健硕身材的他原本择业时想去健身房应聘,最终却机缘巧合干了幼师这一行,成了孩子们口中的“刘超人”。

事实上,这已不是男幼师第一次映入公众眼帘并成为热门话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男幼师因某种原因“走红”,在教育学者熊丙奇看来,究其根源,还是因为男幼师群体的极度稀缺。

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2018》统计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学前教育行业中的专任男幼师仅占全部幼师的2.16%,远低于如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7%27%

“男幼师稀缺与收入、职业发展、社会认知度等多种因素挂钩。”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幼教界的“大熊猫”

在以女性为“主流”的幼教界中,占比极少的男性幼儿教师一直被戏称为幼教界最珍贵的“大熊猫”,郁剑就是这样一位“大熊猫”。

曾在幼儿园当过幼师的郁剑,如今跳槽到某早教机构担任幼师,“不管在哪儿,我都是唯一的男老师,你说珍贵不珍贵。”郁剑笑言对自己“大熊猫”的身份很是满意,能感受到“众星捧月”的感觉。但事实上,当初选择报读幼师这个专业,郁剑几乎要和家里人闹掰了。

“一个大男人,选择成天带小孩的工作,以后能有什么出息!”至今郁剑还记得当初自己将选择学前教育专业的事告诉父亲后,直接就被父亲宣判“死刑”的情形,“可能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幼师就应该是女人的专属,男人加入到这个团队中,就属于‘异类’。”

事实上,男幼师群体一直在一定程度上遭受着社会传统价值观的质疑,在有关男幼师的新闻中,评论区不乏一些“男幼师收入低,养不起家”“男幼师太娘了”“男幼师不好处对象”等中伤的评论。

还有一些家长会担心男幼师照顾孩子会不方便,比如,不便为女宝宝换衣洗漱,甚至还有可能会存在对幼童作出伤害、猥亵等举动的“风险”。

对于社会上针对男幼师的一些“看法”,郁剑表示可以理解,毕竟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幼师需要的温柔细心、和蔼可亲应该属于女性的专长,相对“粗犷”的男士在照顾幼童上肯定会让家长有些“不放心”。

“但男幼师也拥很多自身的优势。”郁剑向法治周末记者指出,男幼师给人的感觉是充满活力的阳刚之气,孩子们平时看到、听到的声音多是以女性为主,男性相对磁性的声音对孩子们也很有吸引力,也能让孩子更容易感受到男性教师身上的果敢和坚强,形成性别认同。在一些体育、体能类型的户外活动中,男教师也会有体力方面的优势。

多年和孩子相处的工作中,郁剑有一个体会,那就是在当前社会中,父亲这个角色在很多的家庭教育中其实是缺位的,很多父亲主要以养家为自己的责任,却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对孩子的教育。

小石头是郁剑在幼儿园教过的一个小男孩,接触几次后,郁剑就发现小石头和其他男孩不同,平日里话不多,胆子也比较小,总喜欢自己窝在角落里,其他男孩子追着玩的时候,小石头也都躲得远远的。

向家长了解后,郁剑才知道,小石头的父亲常年在国外工作,一年只能回来一两次,妈妈工作也忙,平时都是奶奶在照顾孩子,缺少父母亲的关爱尤其是父亲的陪伴,让小石头特别怕人。

“年龄小的孩子面对这种内心的压力不会去用言语倾诉,他们只会去封闭自己寻求一种所谓的自我保护,这就需要老师的引导。”郁剑认为,面对一些男性教育缺失的孩子,男幼师会比女幼师更有优势,他们能通过一些话语和行动上的支持,让孩子体会到男性的果敢和坚强。

在一次幼儿园的亲子课上,有一个家长抱起孩子赛跑的环节,郁剑就临时做了小石头的“爸爸”,抱着他跑赢了比赛,至此之后,郁剑和小石头的关系越发亲密,通过谈心、做游戏、讲故事等各种方式,郁剑不断给予小石头鼓励,并逐渐恢复了孩子应有的自信。

“既然男幼师被称为‘大熊猫’,那不应该只是人数少,更应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和女幼师形成互补,让幼儿教育多一分色彩。”郁剑笑言,都说女幼师是学前教育孩子的又一个“妈妈”,那么也不应缺少“爸爸”的角色。

现实困境

与社会上存在的看法不同,对于幼儿园和早教机构而言,男幼师绝对算得上是“香饽饽”。北京市丰台区一家民办幼儿园的负责人就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如果一个男幼师和一个女幼师同时来应聘,园方肯定会优先考虑男幼师,除了是稀缺资源外,男幼师也能胜任很多园内其他岗位的工作。

但遗憾的是,不仅前来应聘的男幼师寥寥无几,即便有个别“珍惜资源”出现,也鲜有能干得长的。

事实上,早在10年前,男幼师缺失的问题就引起了教育部门的关注,并启动了“学前教育专业免费师范男生”培养计划等一系列举措,不少地方每年都有培养、招收男幼师的计划,但实际效果并不算好。

郁剑当时所在的班里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男同学,如今那位同学也没有从事和幼儿早教相关的工作。

“男幼师的职业归属感还是弱了一些。”郁剑解释,这种归属感的欠缺除了有社会上对男幼师的一些另类看法,也与实际工作中男幼师普遍的职业定位相对模糊有关。郁剑以他此前所在的幼儿园为例称,此前他除了要担任幼师外,也经常要参与到园中其他一些诸如后勤、活动布展等琐碎的工作中。

虽然可以理解幼儿园中女多男少的现状,男幼师多出一些力也无可厚非,但郁剑坦言,这种类似“杂工”的性质也会让幼儿园其他的一些幼师对男幼师有看法,认为教孩子还是女幼师专业,男幼师更多是起辅助作用或者带孩子从事体力活动,使男幼师的工作缺乏认同感和积极性。

此前针对男幼师稀缺的一些报道中,都会将主要原因归结到待遇太低,其实在郁剑看来,待遇问题并不能简单地从工资方面去考虑。郁剑此前在北京某民办幼儿园担任幼师时,每月工资有6000元左右,并不算很低,关键是这种待遇背后要承担的压力和对未来晋升空间的渺茫,让很多人放弃了男幼师的工作。

“你告诉别人自己是老师,他们会说那很有发展前途,但当他们知道你是个幼师时,话锋就会急转直下。”郁剑笑言,这就是男幼师发展的现实状况,如果是小学或初中的科任老师,做班主任、成为名师或学科带头人,晋升之路有很多条,但作为男幼师,好像前途很渺茫。

虽然对孩子们很舍不得,但为了现实生活,郁剑在工作三年后离开了幼儿园,转投到了一家早教培训机构,因为有了幼儿园的工作经验,郁剑成为了该机构的“全能型”男幼师,工资待遇比幼儿园要高一些。据郁剑透露,很多男幼师都不会在幼儿园长期任教,大多是将其作为“跳板”去寻找更好的职业发展,有些不能适应这项工作和外界压力的,就只能转行。

“从各地对基础教育的保障力度看,由于学前教育为非义务教育,且没有高中教育的重视程度高,公办学前教育教师的待遇不如公办义务教育教师。”熊丙奇认为,要解决男幼师紧缺的问题,应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切实提高学前教育的师资待遇,按照义务教育教师工资水平保障学前教育教师工资待遇,同时明确职业规划、晋升空间等,这是解决学前教育男幼师紧缺的关键所在。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