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依法治校时代的法治副校长

2020-10-15 10:2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马贤兴为雅境中学学子赠送《民法典》学习读本。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魏朝晖

“充分发挥课堂教学主渠道作用,比如,通过开设专门的课程、设置专门课时、配备专业教师,努力提升法治教育质量。同时,还会利用宪法日、禁毒日等来普及一些相关法律知识,此外,还会借助班会、各类宣传阵地、专题讲座、学生各类实践活动等,全方位、多层次开展法制教育。”谈起学校的法制教育工作,多所学校负责人表示相关工作做的挺多。

但当问起对法治副校长工作的评价时,部分学校负责人直言,“有名无实”“流于形式”。

近日,为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工作,切实发挥法治副校长职能作用,健全青少年法治教育支持体系,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司法局等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本市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上海市中小学应配备至少1名法治副校长,参与学生欺凌治理和罪错学生教育矫治等工作。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表示,设立法治副校长正成为我国中小学加强学生法治教育,遏制校园欺凌、未成年性侵事件高发,对有不良行为学生进行矫正的基本制度。但需注意,要让这一制度发挥作用,一方面需法治副校长切实履职,另一方面则要围绕法治副校长制度,推进学校厉行依法治教,完善处理违纪违规学生的规则、程序,以此加强对学生的规则教育、法制教育。

法治副校长工作不局限于法治教育

其实,为中小学校配备法治副校长,国家早有要求。

21世纪初,基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激增的严峻形势,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意见》,要求中小学校配齐配强兼职法制副校长。

200210月,教育部、司法部、中央综治办、共青团中央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青少年学生法制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完善兼职法制副校长和法制辅导员制度。

200311月,教育部等六部委印发《关于规范兼职法制副校长职责和选聘管理工作的意见》,对兼职法制副校长的职责、选聘和管理等进一步作出规定。

2010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要求“继续推动和规范法制副校长、法制辅导员制度的建设,加强对法制副校长、法制辅导员的培训”。

此次上海重提法治副校长,并且将此前的“法制”改为“法治”,由此可以看出,法治副校长已不仅仅是国家设立的一项制度,相关部门派出一名工作人员进行挂职、讲几堂法制课那么“简单”了。

这一点从《意见》中也可窥出端倪。

《意见》明确,法治副校长参与依法治校工作已不局限于法治教育、健全、完善校内安全防范规章制度等,还包括督促学校健全完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涉及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入职前查询和从业限制等制度机制;了解掌握学校周边地区治安动向,提出工作建议并积极参与组织开展学校周边治安秩序整治;参与学校纠纷协商机制,主持或参与学生安全事故纠纷的协商调解;依法妥善处理在校教师、学生违法犯罪案件,配合相关部门严肃查处侵害师生合法权益和滋扰校园的案件,加强对涉案未成年学生的隐私保护等。

为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法治扣子

“未成年人的安全保障和权益保护,是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法治副校长对于加强中小学法治教育、推动校园法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和必要性。”西安市第三中学相关负责人表示。

“法治副校长开展专题讲座,法治宣传效果较好。”在该负责人看来,法治副校长上课具有以下特点,一是以案说法,用亲自阅历的事例以及身边发生的案例进行剖析,具有较强的吸引力;二是结合学校学生的突出问题和矛盾突发现象进行宣传,具有鲜明的针对性;三是采取互动的方式,让学生提问题,法制副校长进行解答,激起学生对法律常识学习的兴致。此外,法治副校长还会协助治理校园周边环境,调解处理校园内矛盾纠纷,及时提供司法征询和司法意见。

西安市第八十五中学相关负责人也称,法治副校长对学生开展法制教育,加强校园的法制文化建设,提升校园法制文化品位都能够起到关键作用。

“我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邀请相关学校的负责人到检察院一起开座谈会,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需求,然后我们再根据学校的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相关工作。”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马贤兴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

作为基层检察机关一把手的马贤兴,同时也担任两所学校——泰禹小学和雅境中学的法治副校长,在繁忙的办案和机关事务中经常挤出时间开展“送法进机关、进学校、进企业、进社区、进乡村”活动。近日,马贤兴来到前述两所学校,为全体师生做“让民法典走进中小学校”专题讲座,并为学生赠送民法典学习读本,为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法治扣子。

无独有偶,为切实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全面综合司法保护,推动《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在基层落地生根,925日上午,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组织未央区、经开区纪委监委、教育、公安、卫健等13个部门召开座谈会,群策群力研究制定具体的操作办法,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

据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徐一琳(同时担任西安某学校的法制辅导员)介绍,为切实发挥法治副校长、法制辅导员作用、充分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检察院除了与学校直接合作之外,还联合街办、妇联、团委等部门开展一些法治进校园的活动。

“去年,未央检察院全体人员共分为6个组,走访了辖区内所有学校,随后,我们针对各学校的情况,开展针对性的法治工作。目前,我们联合学校及相关部门正在制定相关的制度方案,把法治教育纳入学校教育体系中,并争取把这部分工作纳入年终考核指标。”徐一琳说。

新环境提出高要求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国内法治副校长工作开展二十余载(广东阳江市早于1998年就尝试设立法治副校长制度),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仍存一些不足,比如,从具体落实情况来看,效果不一,部分地区此项工作流于形式;由于办案部门领导,所掌握案例也多是社会上未成年人案例,对在校学生心理把握不足,讲课针对性不强;很多地方的法治副校长并没有参与到实际的法治教学管理中,效果不佳等。

西安某检察院检察官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了上述现象存在的原因:“一是法治副校长是兼职工作,其本职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任务也很重,很难有更多精力再去做其他事宜;二是社会支持力度小、重视不够;三是部分学校主要领导认识不到位,甚至一些学校领导对法治副校长参与学校依法管理有抵触情绪,认为法治副校长就是来讲课的,不让其参与学校依法管理中;四是学校教学任务重,活动内容多,时间安排有限等。”

因此,《意见》印发后,不少观点认为,对法治副校长来说,不仅要配备,更要配好用好。

为了更好地实施法治副校长工作制度,切实发挥法治副校长职能作用,马贤兴建议,一是强化顶层设计,健全工作体系。教育部门应和公检法司等相关部门完善工作机制,共同推进法治校园的建设;二是法治副校长虽然是兼职工作,公检法司等相关部门也应将其作为自身职责和使命,妥善处理好工教矛盾,安排一定时间参与学校的管理和对学生的法治教育中,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三是由于学校的工作程序和工作性质不同于法治副校长所在单位的工作性质,其二者会有一定的矛盾冲突,因此,学校方面应转变思想,主动联系,积极与法治副校长就相关工作进行沟通,共同推进法治校园的建设;除此之外,要把法治副校长工作落到实处,相关主管部门也要加强监管,落实综合考核制度,并提供经费保障、有针对性地加强培训与交流。

“当下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远较过去复杂,他们可能面对的法律问题也越来越多,新环境对法治副校长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今天的法治副校长,不仅仅是去讲讲课、挂个名,他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将法治的精神融入到学校的教学管理中,让法治的理念植入学生幼小的心灵里,并在此生根、开花。”马贤兴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