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家长群“跑偏”原因调查

2020-11-26 08:4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家长群的矛盾看似是相互间的不理解和抱怨,背后体现的是家长和老师的焦虑,这也是导致家长群矛盾层出不穷的原因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成年人的崩溃,从家长群开始。”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句玩笑话,但真正在家长群中“挣扎”的家长们最深有体会。

“老师,你能不能把作业写到黑板上?”近日,一则视频引发了对家长群的热议,视频中的单亲爸爸靠卖水果为生,没那么多时间管孩子,老师把作业布置到班级的家长群里,不把手机给孩子,孩子就不知道作业是什么,给孩子看手机,孩子又不好好写作业,只知道玩手机。

事实上,近期有关家长群的热议其实从未停止。

前段时间,一位江苏的家长在网络发布了一段视频,吐槽在辛苦工作之余,还要被孩子学校老师安排很多诸如批改作业、按时打卡等任务,不堪重负的他一怒之下,退出了家长群。

该家长一句:“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引来了不少家长的“叫好”,但也令很多老师感到“寒心”,在他们看来,家长群设立的初衷是为了方便家长和学校的沟通,绝不是推卸老师应负的责任。实际上,老师对家长群也是怨声载道,感觉“吃力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家长群本应扮演家校沟通的桥梁,促进家校共育,缘何却在无形之中形成一种诡异的博弈,让家校双方倍感压力,甚至演变成家长和老师矛盾的导火索?家长究竟有哪些压力,老师又有怎样的无奈,在中国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老师和家长没有意识到家长群作为公共表达平台,和私人表达平台的区别,“跑偏”的家长群必须要“正一正”了。

家长:

看也不是,不看更不是

芒果上一年级了,但是用母亲贾紫薇的话来说,“简直要比自己上学还要累”。

早在孩子正式开学前的返校日,家长们就进入了班主任建立的班级群中,此前贾紫薇就听其他家长们说过家长群的“威力”,但她一直觉得是夸大其词:“就是个老师和家长交流的信息群,哪有那么夸张?”

结果在群内改名字时,因为没有在家长和孩子姓名之间打空格,贾紫薇就被老师直接在群里“点名”了,“当时感觉当着群里那么多家长的面,特别下不来台”。但之后她才发现,这已经算“好的了”。

开学第一天,老师给学生布置了作业,用漫画的形式画一张自我介绍,并发到家长群里。

“我觉得孩子的作业就应该自己完成,老师布置这项作业肯定也是想让孩子自由发挥。”结果没过多久就有学生在群里交了作业,从画风到介绍的内容,一看就是出自家长之手,而老师对这种行为也采取了“默许”的态度,这使得之后群里提交的作业都充斥着“大人的画风”,无奈之下贾紫薇也只得替芒果完成了这个作业。

对于老师在微信群中布置作业,贾紫薇其实并不反感,毕竟能让家长了解到老师留的是什么作业,可以督促孩子更好地完成,但她觉得老师至少应该在学校先对学生讲清楚,而不是简单地把作业要求发在群里,告诉家长“监督孩子完成”,这让她感觉老师在“甩锅”,把留作业的工作完全交给了家长。

学校留的一些作业有时也让她觉得更像是布置给家长的。“有一次,学校给孩子留的作业是做一张关于垃圾分类的海报,别说一年级的学生,就是很多大人恐怕也不能完全搞清垃圾的具体分类的内容。”最后这份作业贾紫薇边上网查边制作,忙活到夜里才结束。

在家长陈少华看来,相比做作业,检查作业更让他头疼。

“一些背诵课文的作业需要在群里打卡,家长还要拍视频和照片发到群里,有的还要按课文名称将图片编辑整理后再发到家长群中,经常搞得我手忙脚乱。”陈少华的儿子上小学五年级,在应接不暇的同时,因为一些“疏忽”也会被老师在群里点名批评。

“陈桐瑞的家长,希望你能认真检查孩子的作业,他的标点符号出现大量错误,为什么没有检查就交上来?”有一次陈少华被班主任@了,他很无奈,自己平时工作就很忙,回家既要监督孩子写作业,还要检查孩子的作业后再交给老师,“那老师是干嘛的?难道就是监督家长的?”当然,他只敢在心里这么说,在微信群中,依然回复的是“收到”。

“收到”这两个字,是家长们在微信群中回复最多的,有时是因为老师有“收到回复”的要求,有时则是因为看到其他家长回了,自己不回怕搞“特殊”。

国庆前夕,一位家长在开家长会时突然情绪崩溃,由于他经常不回复家长群的消息,被老师点名提醒后,突然失控,边哭边解释,自己要加班又要盯着孩子,还得及时回复群里信息,根本看不过来。

很多家长都理解这种崩溃,对家长群里的消息他们是“不敢不看”,甚至连免打扰都不敢设置,害怕错过重要信息,更怕得罪老师,即便是一些来学校协助学生扫除、负责担任护送学生放学的安全卫士等“额外”要求,他们也选择接受。

如今每次看到家长群显示的未读消息,陈少华都很忐忑,既怕孩子因表现不好被点名,还要时刻关注群里是否在盖楼似的回复“谢谢老师”等内容,要赶紧去接龙。

“自己上学时,家长和老师不经常‘会面’,如今因为家长群的存在变得容易了,但这好像并没有带来太多的便利,反而让家长变得更加谨小慎微了。”陈少华说。

老师:

家长群的“功能”太多了

“一,家长不许发与学校学生无关的内容;二,看到通知消息后如无特殊要求一律不用回复;三,禁止家长发任何客套话和祝福语。”北京市东城区某小学班主任梁旭就在自己班级的家长群中“约法三章”,这样要求是为了让家长群回归本质,真正变成老师向家长发布消息的通知群,而不是赋予其更多的“功能”。

梁旭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现在学校大多会对老师提出建家长群的硬性要求,方便家校沟通,并且会有专人定期对班级的家长群进行检查,主要检查老师是否尽到了通知义务以及家长群的反馈情况等。

“其实家长群的‘罪过’没那么大,关键问题还是在老师和家长的关系上。”近段时间针对家长群的一系列声讨让梁旭有点看不懂,她承认家长群中确实存在一些矛盾,也有人退群、有人骂,但在当前的现实下,家长群还是有其存在的必要,它的存在确实拉近了家长和学校的距离。

在梁旭看来,家长群之所以现在“两头不讨好”,就是因为它在无形中被赋予了太多的“功能”。

以最受家长诟病的群内留作业、检查作业问题为例,梁旭表示,现在她所在的班级依然会将作业留在黑板上,让学生抄下来,抄的过程本身就是让学生加深记忆的一种方式,她也会将今日作业编辑成一条信息发布到家长群中,便于家长去监督。

“在文末我会附上一句希望家长配合监督,仅做到通知即可,这就是家长群应有的功能。”梁旭坦言,一些教师将家长群变成了打卡群,检查作业群,有可能是出于偷懒,但实际上,老师的工作也确实繁琐,希望借由家长配合监督也是意图通过家长的陪伴、监督,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初衷未必是坏的。但让家长监督孩子写作业与批改作业是两回事,不应做硬性要求,更不能将家长群作为批评群,在其中点名道姓地批评学生和家长,否则只会增加家长的负担,积聚负面情绪。

另一个现实是,家长群也成为了老师们的负担。

梁旭介绍,有的家长群俨然成为了“解释群”,老师在群内发布了一则通知,有些家长没有具体打开通知去看,而是大致浏览一下,就其中的一些问题在群里询问老师,老师回答后就会有其他家长跟风提问,实际上这些内容在通知中都详细地写明了,家长问多了,老师会烦;不回复,家长会有意见,这就积累了矛盾。

还有的家长特别喜欢在群内询问自己孩子的情况,如果老师没有回复,家长还会@老师,甚至会发微信语音过来询问。管理家长群的基本都是班主任,平时在学校除了要教课外,还要时刻关注学生的情况,工作琐碎,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很难具体回复,但长时间不回家长信息,如果被校方检查到,有可能被扣分,老师也是有苦难言。

最令老师反感的是一些家长将其变为“夸夸群”,常常发“老师辛苦啦”“老师早上好”等客套话,教师节更会编辑长篇文章来表达对老师的感谢,家长们还会自行在群里进行接龙。

“这些话我们回复不是,不回复也不是,刷屏还会将学校的重要通知顶下去,非常不方便。”梁旭说。

除了与班级相关的内容外,老师也有“不得不发”的信息,比如学校会要求老师将一些知识竞赛、评选等链接发到群内,让学生参与,每到如此,梁旭都会斟酌语言,既能完成学校给的任务,又能让家长们理解。

专家:

让家长群回归本质

“其实家长并不是讨厌家长群,而是讨厌被家长群安排、分配工作;老师则是讨厌家长群给他们带来的额外负担。”储朝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家长群的存在是有必要的,但要让其回归本质。

家长和老师都应意识到,家长群是公共表达的平台,与私人表达平台是截然不同的。

基于“公共表达平台”,储朝晖认为家长群可以遵守几个原则:一是要制定群规则,比如,什么不可以说,什么情况不需要回应,什么问题尽可能私聊等;二是老师只在群里发需要所有家长知道的确定的信息,对某个学生的赞扬批评,对某个问题的讨论等更适合私下沟通。

梁旭的班级现在就建了两个家长群,一个是她建立的,另一个是在梁旭的建议下,由家长代表自行建立的。

“另一个家长群中由于没有老师参与,家长们更‘放得开’,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交流,通过在群内讨论,也可以形成具体问题由家长代表发给老师进行解答,这样既能解决家长们的诉求,也不会影响正常的家校沟通。”梁旭说。

事实上,近年来,多地都出台过针对家长群的规范文件,包括群内禁止发布任何与学校、学生无关的内容;杜绝群内通报点名、批评;杜绝为家长布置作业工作等内容。储朝晖指出,这些规定就是在引导家长群回归其家校通知的本质。

“家长群的矛盾看似是相互间的不理解和抱怨,背后体现的是家长和老师的焦虑,这也是导致家长群矛盾层出不穷的原因。”储朝晖表示,教师承担了很多非教学任务,却不敢违抗学校;一些本该由教师承担的工作被转嫁到了家长身上,家长又不敢违抗老师,导致了家长和老师职责上的混乱和错位,而这种混乱通过家长群被无限放大,矛盾不断激化。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厘清家庭与学校的教育功能、家长与老师的具体职责,让老师做老师该做的事,家长做家长该做的事,学校以生产教育为主,注重学生的专业能力培养;家长应该在学习习惯养成和为人处世方面多下功夫,这涉及了教育管理体制、学校办学制度、教育评价体系等一系列根本性的问题。”储朝晖以备受争议的老师应不应该在家长群里发作业这一问题为例称,作业是老师向学生布置的,在家长群布置作业会削弱学生的责任感,而且会让学生产生让家长监督的依赖心理,因此应慎重。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