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拍题”是“求知”还是“求懒”

2020-12-24 10:1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公交车站的拍照搜题软件广告。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拍照搜题,秒出答案”“题目搜不到,老师免费答”“清北学生担任解题官”……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81亿,占网民整体的40.5%

随着在线教育水涨船高的还有各种教辅App的应用。找名师、找解析、上网课,家长下载教辅App的目的不尽相同,但是到了孩子手中,这些App最受欢迎的功能似乎都是同一个——搜答案,这也让很多家长担心,这些教辅“神器”以帮助学生为名,实际上非但不能帮助学生自主学习,反而会让学生逐步丧失思考能力,并且产生过度依赖。

新时代的“抄作业神器”

“最近孩子写作业的速度变快了。”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初二在校生王陆的家长王明内心却有点焦虑。

过去,尽管有很多教辅类App,但王明一直限制王陆使用。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半年一直是在线学习,碰到学习问题无法随时请教老师,“很多知识我也没有能力辅导,只能给孩子下载了几款教辅软件”。

谁知这一年来,王陆写作业的速度变快了,成绩反而下降了。

王明了解后得知,除了一些学习必要的软件外,王陆还下载了几款拍照搜题软件,“遇到难题了只要用软件将题目拍照,很快就会出现相应的答案与解析。最初只是用来参考,还会详细研究一下具体解析,后来就直接抄答案了”。

询问了几个同龄孩子的家长后,王明得知自己的孩子并不是个别现象,几乎每个学生都有网上搜题找答案的经历,“让孩子自己搜题,最后迟早变成不动脑子地抄答案。”

据悉,不少学生之所以偏爱搜题软件,一方面是搜题软件可以直接给出答案,另一方面是搜题软件可以取代老师,提供多种解题思路。但也有学生坦言,使用此类工具只是为了应付作业而单纯抄袭,并不会认真学习工具上提供的解题思路。

除了能拍照搜题之外,部分教辅App还为整本练习册提供答案,为了方便学生使用,这款软件能根据学生所在的地区、所用教材的版本,直接找到整本书、整套练习册的答案。

王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有很多同学都是放假期间玩游戏,等到快开学的时候,用App直接搜索答案,几天就能完成一整个假期的作业。

数据显示,从App Store搜索数据来看,每逢开学季,“作业”的搜索指数都有明显上涨。

学生欢喜家长愁

据报道,搜题类App2014年以后大量出现并进入人们视野的,最开始这些App只提供数理化的题目,并且由于技术不够成熟,经常识别得不够精准,从而给出错误答案。

然而,随着AI技术的发展,辅导类App不但可以精准地找出数理化题目的答案,有些搜题App还能提供语文、英语作文素材和模板,供学生查看使用。

写作文是锻炼学生思考能力的重要途径。现在,学生们也能利用搜题软件快速“生成”一篇语言通顺、结构合理、故事情节丰富的文章。对此,不少家长老师都有担忧。

王明限制王陆使用软件搜索的原因就在于,此类软件很容易养成孩子不思考的坏习惯,“这种软件很容易培养孩子变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影响日后的学习。”

但对于王陆来说,教辅类App能给他的学习带来很多的便利。

“在家上网课的时候,遇到不会的知识点没有办法及时地请教老师,但是App只要有网络便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王陆也坦言,“便利的同时也有弊端,比如说,阻碍了主动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动性。”

不仅如此,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有一些拍照搜题软件出现过大量不雅问答内容,“很多孩子还没有形成正确的三观,对于信息的接收没有判断性,如果教辅类APP中掺杂了一些对孩子不利的内容,对孩子以后的发展与学习都不是好事。”王明指出。

在北京市十一学校的初中化学老师吴昕看来,学生使用搜题软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对于学生真实学习水平的判定。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老师留的作业都是有针对性的,从作业的完成情况可以反映学生对于当堂课内容的掌握情况,在学生出错了之后,需要学生花时间理清思路,找出知识漏洞能力缺陷,而并非简单更正。”

但吴昕并不反对使用搜题软件,他认为搜题软件能够使资源利用率更大化,但也可能让学生产生依赖,学生能否正确利用这种资源,主要在于对搜题软件的使用方法和个人的自制力。“不应该依赖于搜题软件,不要让别人来代替自己的思考。”

双刃剑

2月,艾瑞咨询在一份AI+教育的报告中指出,“拍照搜题的战争已经结束”,原因是前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80%

话音刚落,好未来就在3月推出了自己的拍照搜题产品。这款产品最初名为“海边搜题”,内容与头部产品作业帮、小猿搜题严重同质化,两个月后,海边搜题更名为“晓搜题”,增加了真人实时答疑入口,声称1小时内即时回复解析。

8月,这款产品再次更名为“题拍拍”。“名师在线,免费答题”,最近一段时间,“题拍拍”的在线教育产品广告出现在北京等地的公交车站、电梯里。

这是一款面向中小学生的拍照搜题工具,却在大学生群体中引起了一阵躁动,原因是题拍拍主打的14分钟真人解析答题”功能,意味着产品背后需要大量的兼职大学生作为答主。

“题拍拍”的模式,无论于用户和行业而言,都不算陌生。更早之前,猿辅导、作业帮、大力教育等在线教育巨头已经相继入局拍照搜题软件赛道。

拍照搜题产品最早出现于2013年,是一款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工具类产品,学生用手机APP对题目拍照,APP识别后自动匹配题库中的题目,并给出答案和解析过程。

据悉,一些产品随后推出了“在线答题”功能,用老师回答题库没有答案的题目,但等待时长往往在两天以上,而且只对付费VIP用户开放。

“题拍拍”让真人答题的等待时间缩短到14分钟以内,并且免费。一时间,数以万计的在校大学生纷纷应聘题拍拍答主,根据题目的科目和难度领取每道题1元至10元的报酬。

然而,据报道,即便是北大学霸,也会给出错误解析,错误答案在拍照搜题APP中大量存在,数学之外科目的开放性题目的解答质量也令人担忧。

真人解析成为“题拍拍”撕开这个已经定型的市场的口子。此前,艾瑞咨询报告称,各类拍照搜题产品都大同小异,能够构建起竞争壁垒的部分是需要依靠强大的人力和组织力生产的题库。

但题库不可能穷尽所有题目,有报道称,一般来说,会有20%30%的题目无法通过拍搜产品直接搜索到原题。在能够搜索到的题目中,拥有完整解析过程和准确答案的也只占六成左右。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曾表示,“抄作业”一直都存在,从某种角度而言,科技手段对原有的作业模式的冲击,实际上在倒逼教育改革。

他认为,教辅App到底该不该用,取决于学生的学习习惯,“有的是为了找到解题思路,而有的则用来抄袭”。同时,他建议学校从改变作业题入手,多布置开放性的作业,培养学生创新能力、思考能力,保护学生的个性化成长。

实际上,拍照搜题软件从诞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人民日报》2015109日发表的一篇评论认为,技术工具往往是一把双刃剑,方便“求知”的同时,也增加了“求懒”的系数。尤其是一些自控力不太强的学生,容易将搜题软件简单异化为应付作业的“帮凶”。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