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校园

从学霸君倒闭看在线教育发展

2021-01-21 10:3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办好教育培训机构,必须坚持做教育,要遵循教育规律,搞清楚教育产品的属性。再强的资本力量,也不可能违反教育规律而行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这个冬天尤其的冷,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12日凌晨,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通过社交平台发布的《写给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中如此写道。

在这篇文章中,张凯磊称过去三年,学霸君没有融到一笔大钱,最少5次都游走在资金链崩溃的边缘。此前,学霸君深陷“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的传闻,这份回应也正式对外界宣布了曾经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学霸君,没熬过这个“冬天”,成为了2021年第一家“倒下”的在线教育机构。

“没有熬过冬天”的学霸君

“现场挤满了要求退款的家长,唯一的工作人员是一名保安,办公室内一片狼藉,人事办公桌上散落着一堆简历和合同。”这是学霸君暴雷后,已被关闭的北京总部办公大楼的场景。

20201226日,一个名为“学霸君11教务主管”的账号发布朋友圈称:“学霸君倒闭了!领导给我们召开了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我们现在正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起初学霸君主营拍照搜题产品,和猿辅导、作业帮起家的产品相仿。在凭借题库工具积累了最早一批流量后,学霸君在2016年推出了“11”在线教育课程,并在此后一直作为主力业务。

据报道,近两年学霸君每月营收在数千万元左右,属于K12一对一赛道的第一梯队,仅次于掌门一对一。2018年是学霸君的高光时刻,当时,这家公司曾宣布“11”在线教育业务实现单月营收破亿元,公司全年流水总额过10亿元。

2018年年初,学霸君CEO张凯磊先生曾喊出全年保底10亿元营收的目标;到了2018年下半年,学霸君的11业务付费用户已经超过5万人,同时张凯磊还透露,公司在技术研发上的成本每年都会有“好几个亿”。

2019年,学霸君在《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小学教育APP排行榜中踏进前三的席位,仅次于作业帮和小猿搜题位列第三名。然而在那之后,便开始陆续有学霸君破产倒闭的传闻不断传出,资金链断裂、拖欠老师工资、不予学生退款等负面问题也开始出现。

学霸君的问题早有显现,在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截至118日,对学霸君的投诉达3290条,已完成仅1366条,而且很大部分在是学霸君暴雷消息出来之前的投诉。

根据张凯磊所述,压垮学霸君最后的一根稻草,是融资没有到位。

教育学者熊丙奇观察了近年来破产倒闭的颇具行业知名度的教育培训机构后,发现了一个共同特点:即前期融资不断,呈现很好的发展势头,可一旦继续融资受阻,就可能因资金链断裂,一夜关门。

对于学霸君的“倒下”,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认为,其原因在于在线11模式过重,“学霸君主打11模式,但相比于小班课、大班课、双师模式,在线11的师资成本高,且随着规模的扩大边际成本也难以收敛。尽管11模式客单价高,但难以形成规模效应,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来进行教学产品的打磨”。

“两极分化”的在线教育

然而,与学霸君“倒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在疫情推动下迎来爆发式增长,取得了飞跃式发展。无论是舆论还是资本,都将在线教育推向了“风口”,在线教育企业纷纷乘着这股“东风”争相起飞。

据统计,2020年,作业帮对外披露2轮融资总额达23.5亿美元;猿辅导对外披露3笔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

113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超539.3亿元,融资总额超2016年至2019年融资总和。

在线教育融资TOP10融资总额达462亿元,占总融资额85.67%。融资方分别是猿辅导、作业帮、翼鸥教育、美术宝、爱学习、编程猫、豌豆思维、火花思维。此外,仅猿辅导、作业帮两家平台的融资额就高达380.1亿元,占总融资额的70.48%

陈礼腾表示,在线教育疯狂吸金,头部效应显著,马太效应加剧。随着近年来资本的大规模涌入,获客成本激增,中小平台生存空间被压缩。

据业内人士称,学霸君也曾一直在寻求融资,但都没有下文。与此同时,资本越来越向头部集中。作为一对一赛道的头部企业,掌门教育在2019年获得了3.5亿美元的融资。

同一赛道的二级梯队,有的没能走下去,如同在上海的学霸一对一和理优一对一,在2018年先后“暴雷”;有的则选择抱团取暖,如轻轻教育和海风教育,在20198月宣布全面战略合作。

办好教育培训机构,必须坚持做教育

近年来,我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猛。数据显示,用户规模从20161.04亿增长到20204.23亿,市场规模从20162218亿扩大到2020年预计5000亿元。

相对于其他行业遭遇的资本寒冬,在线教育则受到资本热捧,成为“巨能融”行业,不仅行业巨头获得了一级市场的认可,而且在多家在线教育企业选择登陆资本市场时,也获得了投资者的追捧。

来自艾瑞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带来的网课体验影响,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已经从2019年的不足20%攀升至50%以上,但是市场依然巨大。而在已经到来的2021年,在资本的加持和巨头的加码之下,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

不论是教育培训业的从业者,还是资本,似乎都在以第几轮融资来判断一家教育机构的“前景”。熊丙奇观察到,很多人都认为似乎融资越多,这家机构就越厉害。这是资本炒作教育题材,而非真正在做教育。获得融资的机构,为回报资本,必然加快发展速度,做大规模和体量,在这一过程中,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质量和成本,就会陷入经营困境,就只有依赖继续融资活命,如果资本不再跟进投资,依赖融资度日的教育培训机构,就可能迅速破产。

“教育产品和其他产品有着不同的属性。”熊丙奇认为,在资本看来,只要有钱,就可以快速复制某一成功的模式,快速地靠规模效应降低成本,获得高额利润。可是,办教育、办学校不是开厂,受教育者要获得好的教育,不是标准化式的教育产品,而是具有个性化、差异化的教育服务。

熊丙奇指出,办好教育培训机构,必须坚持做教育,要遵循教育规律,搞清楚教育产品的属性。再强的资本力量,也不可能违反教育规律而行。

陈礼腾也表示,教育行业不同与其他行业,不能完全市场化。若只顾着现金流、跑马圈地、投资回报等商业思维,注定行之不远。在线教育最终还是要回归教育的本质——教学质量。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