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律师风采

手语律师唐帅: 守护聋哑世界的正义

2018-09-19 16:31:45 来源:法治周末

 

001.png

唐帅向张芸了解情况。资料图

 

在接触了上千起聋哑人维权案件后,唐帅目睹了太多的不公和委屈,同时,他发现即使有手语翻译,律师们经常也很难与聋哑的嫌疑人交流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我来北京三年了,开饭店、开饺子馆。”来自山西的张芸(化名)有听力障碍和语言障碍,虽然可以朦胧地听到些许外界的声音,但在表达上还是相对困难。

她边指手画脚,边用难以理解的奇怪声音断断续续地介绍情况。坐在张芸对面的是穿着花色短袖、黑色休闲裤,脚踩一双酒店一次性拖鞋的唐帅。微卷的短发被唐帅扎起了个小辫子,与在法庭上的他判若两人。他耐心地听着,并适时用手语和唇语进行呼应。

通过复杂的手语和带有山西方言味道且又支支吾吾的表达,一个小时后,唐帅终于搞清楚了张芸面临的困境:她被人以投资为名把钱财全都骗走了,事后她报案,但未得到公安机关受理。

对于被称为“全国第一位手语律师”的唐帅来说,类似与张芸沟通的场景几乎每天都会在他的生活中发生。

 

手语翻译的尴尬

 

由于父母是聋哑人,唐帅从小生活在聋哑人群体中,非常明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曾经有一个案件给唐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位80岁的老人找到他,见面后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哭着求他“救命”。

唐帅在通过手语翻译完成的笔录中看到,老人的女儿已经招供“偷了一部金色的苹果手机”,但当他查看审讯视频时,才发现这个姑娘拼命打的手语,其实是“我没偷”。

为什么会出现截然相反的事实性偏差?唐帅解释道,在中国,手语分两类: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

虽然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讯问聋、哑的犯罪嫌疑人,应当有通晓聋、哑手势的人参加。但唐帅认为,对于翻译人员的规定很宽泛,通晓手语到什么程度没有规定,而且没有人对手语翻译的工作进行审核。很多手语翻译是教师出身,多是用普通话手语,而犯罪嫌疑人用的则为自然手语,两者的差别,“就好像普通话和闽南语”,唐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全国,普通话手语没有普及,再加上法律上的许多专有名词,一个手势差之毫厘,意思却谬之千里。一旦翻译错,对译者不过是职业生涯的一次小失误,对被告人,却有可能是几年的牢狱,甚至性命之灾。

不过司法实践中,由于手语翻译被聋哑学校的老师视为一门收入不错的副业,“大家都很珍惜这份收入,即便出现了与犯罪嫌疑人无法正常沟通和交流的情况,手语翻译也未必会将这个事实告知司法机关。”唐帅告诉记者,如果沟通不畅,有时候甚至只能通过表情来猜测,难免会出现与基本事实出现严重偏差的情况。

同时,由于手语翻译一般不是法律专业出身,很多专业概念无法准确传达,难以让聋哑人知道自己依法所享有的权利和义务。

现实中更为恶劣的情况是,唐帅曾亲眼目睹过手语翻译人员,当着警察的面向聋哑人敲诈勒索,甚至为了一己私欲,颠倒黑白。

 

中国第一位手语律师

 

唐帅在手语律师路上的起点,源于他的家庭。

33年前,唐帅诞生在一个父母均为聋哑人的家庭,父母希望唐帅能与无声世界一刀两断,从小将他寄养在外婆家,也一直不让儿子学习手语。

但是外婆的一句“你不学手语,以后如何照顾爸妈呢”,令5岁的唐帅下定决心,跟着父母工作的福利工厂里的聋哑工人,自学了手语。

幸运的是,唐帅的手语天分极高。他从小就充当起了“传声筒”,帮助父母厂里的那些同事与外界交流。这也直接影响了唐帅的职业选择。

唐帅高中毕业时,父母双双下岗,他开始出门闯荡。在解决了基本生存问题后,他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职业:“聋哑人群体在法律维权和医疗的阻碍是最大的,所以我就在法律和医学之间抉择,最终选择了法律。”

后来唐帅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后曾进入政府部门当手语翻译。7年后,他转行做了律师。

选择做律师的原因很简单,在接触了上千起聋哑人维权案件后,唐帅目睹了太多的不公和委屈,同时,他发现即使有手语翻译,律师们经常也很难与聋哑的嫌疑人交流。

于是,6年前,唐帅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正式成为了一名律师。因为有手语专长,又经常为聋哑人“发声”,他被称为“全国第一位手语律师”。

让唐帅声名大噪的是一起专门针对聋人的非法吸收巨额资金案。此案今年6月浮出水面,被骗的聋人达到数十万,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这是一起专门针对聋哑人的诈骗案,受害人群体被告知,存5000元,一个月可以拿到超过100%的利息。

常人一般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聋哑人的法律意识简直是淡薄到一个无法形容的地步。”唐帅感叹道。

事实上,当受害者找到唐帅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各地公安机关报案,但由于沟通不畅,一年多来案件一直没有进展。后来,唐帅自己打入诈骗集团内部,搜集证据,然后将证据提交给公安机关,最终案件告破。

此案之后,他用“一只狼用高额回报欺骗兔子”作比喻,向聋哑人群体科普此类“庞氏骗局”,告诫他们提高警惕。在一些节目中,唐帅自比为“糖”,使用简单易懂的自然手语,希望节目就像糖果一样,每个聋哑人都吃得下去。

近年,唐帅发现帮助聋哑人个案维权只是“杯水车薪”,大多数聋哑人的法律意识其实非常淡薄,于是他逐渐将重心从代理案子转到了普法上。

不仅如此,在他连续5年担任某个基层残联法律顾问期间,即便一年工资不及接一个普通案件的报酬,他仍旧选择每月给区里两百多个聋哑人开讲座普法,而不是去代理更多案件。

为了扩大覆盖面,他要求自己律所的所有律师都在APP和微信公号上注册,免费为聋哑人提供法律咨询。

其实,唐帅曾试图培养法律人学习手语,但是经过实践后效果甚微,于是他转换思路。去年,唐帅招聘了5名高学历聋哑人做助理,希望尽快组建一支针对聋哑人的法律服务团队。

 

为无声世界发声

 

唐帅曾经接触过一个案件,一个不满16岁的聋哑少女被拐卖到聋哑人盗窃团伙,每天都要上街偷东西,然后把战利品上交,常常受到团伙内部人的欺辱。

警察破案时发现她身上竟有100多个被烟头烫过的痕迹,其中几十处都集中在胸口。最终,她因为年龄太小不负刑事责任,被送回了家。

唐帅一行人带着慰问金和食品,以为家人看到她回来会满怀欣喜甚至感动。但没想到,她的外婆暴跳如雷:“送她回来干什么?你们养她、给她找工作吗?”

社会的歧视,家人的不善待,让这些聋哑群体成了“局外人”,他们的世界满是阴霾,却又无能为力。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及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2010年年末,我国残疾人总人数约8502万人,其中,听力残疾2054万人、言语残疾130万人。

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聋哑人数量已超过2700万。

2014年,唐帅曾法律援助过一个聋哑人,他被指控实施5次盗窃犯罪,但他告诉唐帅,前面两次盗窃案是他所为,但后面三次案件与他无关。

“后面三次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呢?”唐帅很疑惑。嫌疑人告诉唐帅,他就读于特殊教育学校,小学五年级就被学校开除了,原因是他与老师发生了肢体冲突。“小学五年级都没读完,我哪有什么阅读能力。”嫌疑人说。

唐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我国聋哑人的教育情况是,初中毕业的聋哑人,文化程度其实只相当于正常小学三年级的水平。

“你赶紧签字,签了字就放了你,你不签,那就会重判。”当时,手语翻译人员一直对他实施诱骗和恐吓,他无奈之下签了字。此外,他告诉唐帅,与他发生肢体冲突的老师,就是本案的手语翻译。当时这位手语翻译也没有告诉嫌疑人,其实可以申请手语翻译回避该案。

“基本上我办理的聋哑人刑事案件,近千件当中,99.5%的聋哑人都不知道自己依法所享有的权利,没有人告诉他们。”唐帅说。

“其实不只是法律界,医学、计算机的专业名词在手语翻译中也几乎是空白状态。”唐帅认为,法律、医学、计算机是现代社会生活广泛接触的三个领域,但这三个领域中专业名词却鲜有标准的手语翻译规则。“这也让聋哑人融入我们正常人的社会生活变得困难重重。”

尽管有心帮助聋哑人,但考虑到生计,唐帅不得不同时接其他普通案件,因为多数聋哑人无法负担聘请律师的费用,唐帅坦言,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继续帮助聋哑人的“浩大工程”。

在今年的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上,作为大渡口区人大代表,唐帅建议成立一个独立的手语翻译协会,对涉及聋哑人的司法审讯录像进行鉴定。同时,这个协会还能对手语翻译进行培训。

唐帅希望通过建立手语翻译协会,吸纳更多会自然手语的翻译人才,再对他们进行专业知识的培训,让他们能帮助更多有需求的聋哑人群体。

唐帅做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是中国“唯一的手语律师”。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