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与法

全时闭店风波凸显零售行业竞争加剧

2020-05-21 08:52: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某全时加盟店通告:不闭店、不参与全时总部打折活动。 王海坤

 

“从国家发布的一系列政策可以看出,我国的便利店业态,依然处于上升阶段。”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赵峥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全时出现的闭店风波,主要原因在于迅速扩张导致的资金链紧张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全时便利店闭店风波持续发酵。舆论猜测,全时闭店是其母公司资金链断裂所致。也有人认为是受疫情影响,公司调整经营战略,导致便利店业务收缩,停业之后可能有其他合作。

有专家指出,全时便利店的经营模式具有代表性,其他品牌的便利店目前基本上没有出离这个模式框架。全时闭店事件具有典型性,意味着未来零售行业竞争逐步升级,市场将会对资金安全、服务质量等关键环节提出更高的要求。

全时闭店风波

近日,成立于2011年的便利店品牌“全时”迎来危机,北京、天津大部分店面面临关闭。

记者注意到,511日,北京全时便利店微信号发出一条《停止营业告知函》。告知函提到,因为经营战略调整,全时便利店北京区域所有门店将于2020520240分结束经营。

但是,该告知函发布后不久就被删除。512日,该微信号发布一份几乎一模一样的通知,但是将“结束经营”这一说法改为了“经营调整”。

513日,全时再次发布重要通知称,“因为疫情影响严重,我们被迫进行战略性调整,便利店业务将进行整合、优化,整合之后将会积极引入战略合作,重新出发”。

通知显示,全时对直营店全场商品进行6折销售(不含香烟、卡购产品)。持有全时便利店发行的有效期内储值卡,且卡内尚有未消费余额的,于2020521日之前到全时直营门店消费使用,或按照购买时折扣办理退款业务;全时会员小程序内仍有余额的顾客,于2020521日之前到全时直营门店消费使用,或按照购买时折扣办理退款业务;持有全时会员积分的顾客,于2020521日之前到全时直营门店进行核销,每100积分可在消费时抵1元使用。

记者来到了北京的一家全时门店,该门店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受影响较大的是直营店,加盟点受影响较轻。

据该负责人表示,加盟店分为两种,一种是自有店铺加盟。店铺自有,向全时缴纳10万元的加盟费,以及20多万元的保证金,并按照其所要求的风格进行装修。加盟可以享受全时的集中配送。第二种是投资加盟已经设立的门店。

“该店是自有店铺加盟模式,因此商品不打折。”这家门店负责人告诉记者,之前靠全时的品牌,每个月平均盈利两万元左右,但是受全时闭店风波的影响,最近效益并不是很好。一旦全时真的出现问题,自己还得另想办法。

快速扩张暗藏隐忧

成立于2011年的全时便利,曾是北京便利店市场的佼佼者。

彼时,在邻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品牌还未创立之时,全时就已经占领市场,2015年前后,全时迅速扩张至200余家店铺。

不仅如此,全时还一度被媒体誉为能与7-11、全家、LAWSON等便利店界巨头匹敌的本土品牌。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全时在借鉴国外便利店经验的基础上,超越其“便利+服务”的模式,并推广2.0版全时便利门店,推出中餐、饮品、便利、金融、服务五项业务。不仅如此,全时的增值服务也越来越广泛,全部店面都装有拉卡拉便民支付设施,不少门店还装有火车票代售设备。

据了解,全时不仅在服务上下功夫,为了吸引顾客,还推出不少热门产品和品牌,且包装时尚新颖,迅速赢得了用户的认可。

公开资料显示,彼时的全时便利店发展迅猛,2015年,全时曾提出“年内千店,5年万店”的计划。在2016年前后,全时放开了加盟。2017年年底,全时又提出“百城百万”计划,宣称要投资百亿元,5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直到2018年,全时已拓展至北京、南京、天津、长沙、成都等10个城市,门店数近800家,仅在北京就有400多家门店,达到其发展的高峰期。

然而,跑马圈地式的迅速扩张,也给全时带来一些隐忧。这种快速扩张抬高了便利店的租金成本,让便利店对资金的依赖性更强。2018年年底,全时便利母公司复华控股因资金链断裂导致旗下包含全时、地球港新零售等业态受到重创。

之后,全时开始寻求接盘方。当时,有两个公司有意向接盘,分别是山海蓝图和罗森。北京、天津、廊坊、成都等地的门店归于山海蓝图的公司;华东区域的近百家门店归入罗森便利店。

然而,山海蓝图接手之后,仍未能解决前期快速扩张所带来的种种难题,局面依然未能扭转。目前,被山海蓝图接手一年多的全时便利店再次遭遇“生死劫”。

零售行业或将进入淘汰赛

有专家认为,全时闭店事件只是个案。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洪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9年刚刚创立的山海蓝图接手了彼时风雨飘摇的全时后,经过关店调整,恢复供应商供货,经营情况有了一定好转。现在全时再次出现问题,有接手之前的遗留问题,有竞争环境的压力,但关键的因素是疫情造成。因此,全时的问题是个案,不是便利店行业的普遍问题。

也有专家对此表示认同,认为近年来,政策对便利店的支持不断升温。对于整个便利店行业来说,仍处于黄金发展期。

20197月份,商务部发布《关于推动便利店品牌化连锁化发展的工作通知》称,要高度重视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工作;今年1月,商务部等13部门发布《关于推动品牌连锁便利店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品牌连锁店企业由中心城市向周边城市、小城镇及农村拓展,便利城乡居民消费。鼓励企业整合连锁门店资源与在线流量资源,通过自建线上系统、会员体系,或加强与电商、配送等平台企业合作,大力推进连锁便利店O2O模式,开展全渠道经营,为居民提供线上下单、线下体验、配送到家、社区团购等服务。

430日,商务部再次发布《关于加快推动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工作的通知》称,各地要进一步提高认识,在严格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推动便利店全面复工营业。目前,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省会城市已先行启动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工作。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便利店行业销售额达2264亿元,同比增长18.84%

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我国便利店行业将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22年中国便利店行业销售额将达到4056亿元。

“从国家发布的一系列政策,可以看出,我国的便利店业态,依然处于上升阶段。”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赵峥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全时出现的闭店风波,主要原因在于迅速扩张导致的资金链紧张。

赵峥指出,相对传统的“小超市”“小卖部”,创新型便利店的经营需要更高的费用支持,另外,一些便利店还涉及资本运作或泛金融化的产品等,因此一旦资金出现问题,很可能迅速产生连锁效应。

“实际上,全时遇到的问题在其他品牌身上也或多或少存在。”赵峥举例指出,之前邻家便利店,初期开设店面的速度也非常快。之后,这家便利店因为股东能善林金融出了问题,导致其资金链断裂,最终倒闭。另外,还有北京131便利店,也早在2018年,因为资金压力无法正常运营而闭店。

记者注意到,虽然不少品牌已经退出市场,还有不少便利店仍在迅速扩张。便利店这块蛋糕正在越做越大。

资料显示,截至3月末,罗森便利店在中国拥有超2500家门店,主要分布在上海、重庆、大连、北京、武汉等省会城市。其中,北京公司在2013年成立,并在2019年进入天津市,目前在北京、天津开了154家店。415日,罗森便利店宣布正式进军河北,将进一步在京津冀区域密集布点。

而成立于2018年的便利蜂,在2019年凭借“便利蜂洗衣”业务迅速获客。目前,便利蜂已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苏州、杭州、无锡等多个城市开设超千家门店。

便利店行业正在迈向淘汰赛。有专家指出,随着零售业的竞争加剧,必定有企业会退出市场,但同时也有新入围者。然而,这对于消费者而言并不算是件坏事,有可能意味着更低廉的价格以及更优质的服务。

对此,中国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朱丹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整个中国零售业态,受竞争因素的影响,处于弱肉强食的发展阶段,现金流、利润率以及整个品类的管理水平,决定了未来发展的机会。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