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与法

图片维权如何变身版权套利?

2020-08-06 08:0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一图抵千言”、内容为王的时代。传统新闻报道、自媒体各种题材的文章中,常常会被加入适当图片或表情包,以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同时互联网也为寻找各种图片提供了较为便利的渠道。但是,也正因如此,近几年,涉及图片版权的案件屡屡发生。

据多位法律界人士反映,今年以来,网络图片侵权案件飙升。近九成案件的原告为“专业维权”,部分维权方背后还隐藏着一条“维权产业链”。使得正常的维权陷入“版权套利”的维权怪圈中,衍生出“维权营销”“碰瓷式营销”等多种套利手段,让本应该保护著作权人的法律武器变成了某些机构或个人赚钱的工具,版权的正常交易秩序以及社会诚信体系受到不同程度地侵蚀。

如何切实维护原创作者的权益,怎样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做到“该保护的坚决保护,不该保护的坚决不予保护”,成了需要重新审视的问题。

高赔偿助长“版权套利”

“我们并没用这些图营利。被提起诉讼之后,这家公司张口就要价几十万元。”李峰(化名)说道。

李峰是一家基于互联网的文娱平台的负责人,据其介绍,“公司每天都会发一些资讯文章,也有对外宣传图片。为了美观,工作人员往往会找一些相关配图穿插在文章里。只要能找到图片的所属机构或某摄影师名字,工作人员都会对图片标注来源”。

可让李峰没想到的是,就在今年,这些图片引来了诉讼。

“员工在采集图片时没有找到图片来源以及作者信息。之后,我们在制作宣传册时,将这些图片放进了宣传内容里。没过多久,一家图片公司就发来了侵权通知函。称其用机器爬虫的方式,抓取到了近百张版权图片。并表示要提起诉讼。”李峰说。

被起诉之后,这家图片公司的工作人员立即找到李峰所在公司谈判,并给出两种解决办法,要么对峙公堂,要么按照他们给出的价格将侵权图片一并购买下来。

对方的“维权式营销”建议并没有得到李峰的认可,随后,这家图片公司先是提起了一张图片的诉讼。最终,李峰所在公司败诉。

然而,案件刚结束不久,这家公司再次找到李峰谈判,明确告知“法院判决一张图片赔3000元,剩下的图片算下来,总共要花费20多万元,干脆我们打折给你,算15万元”。

遭遇“维权式营销”的并不只有李峰,去年321日,一个名为WhatYouNeed的自媒体收到了某图片公司的侵权通知函。

该通知函显示,这家图片公司通过网络爬虫技术,抓取到WhatYouNeed8张侵权图片,要求以每张3000元、总价24000元的价格进行索赔。

“侵权当然有错,我们也第一时间表示了赔偿的意愿。”该WhatYouNeed首先表明了态度,并提出,要求对方对侵权图片的情况作出说明和解释。承诺如果属实,将会赔偿其全部赔款。

随后,上述图片公司的工作人员又给出了解决方案,即花费60000元购买他们2000张图片的包年服务,并表示购买后,“会让法务不追究”。

WhatYouNeed拒绝了和解,并仔细确认所有被指侵权图片的使用来源。随后发现,8张图片中的6张来源豆瓣电影剧照。而另外两张则是一次广告合作中,由广告方提供的纽约时装周图片,也就是说,这两张图片并不存在版权问题。

上述图片公司了解到WhatYouNeed对两张广告图片的质疑后,表示同意将赔偿照片的数量由8张减到6张。同时,赔偿金额也由24000元降到了18000元,并提出了新的图片服务报价,即20000元购买其一年1200张图片的使用权。

记者了解到,这种“维权式营销”涉及范围较广,甚至连主流媒体也难以幸免。公开报道显示,去年7月,《潇湘晨报》的百家号发表的文章显示,某图片公司发来了一份律师函,称其有一篇新闻涉嫌图片侵权,图片的所有权属于该图片公司。该图片公司的工作人员还给《潇湘晨报》提出了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赔偿2000元,一种是让商务部门联系合作。之后,《潇湘晨报》核实发现,该照片是其经过《贵州都市报》授权之后才转载的,反而是该图片公司没有经过授权。

“以诉代销”“维权式营销”“碰瓷式维权”等网络图片“版权套利”事件屡屡被曝光。有不少公司、媒体遇到此类侵权诉讼,有的甚至常年遭到图片侵权维权诉讼的困扰。

“近三年来,我们梳理此类案件发现,90%都是专业维权。”道客巴巴副总裁王银凤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王银凤和其团队对版权代理行业以及常年受到图片侵权维权诉讼困扰的企业进行过长期调研,基于调研的实际情况,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出于牟利的目的,一些专业维权机构或是图片公司先是在互联网上广泛‘撒网’,找到相应的侵权内容后便联系相关权利人要求授权,用以维权。有的机构甚至提前做好了全部‘功课’,拿着拟好的授权协议书,告知权利人只需要签字就可以得到维权后的部分收益”。

“这些机构起诉的数量普遍较大,例如一家郑州的版权代理机构,在全国80%的地方法院都有起诉案件。有的法院少则几十个,多则上百个。”王银凤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职业维权人常年在全国各地提起诉讼,导致企业要常年四处应诉,而各地因互联网发展不平衡,法官的专业水平差异等问题,会出现单张图片支付使用费的标准从几百到几万元的差异。文字作品赔偿额度从几十元/千字到两千元/千字的巨大差异。

权利归属证据要明晰

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机构纷纷涌入,四处收罗权利人授权用以维权。然而,“萝卜快了不洗泥”,这些图片版权有的还存在着加大争议,但一些机构硬是拿着这些合法性存疑的图主张版权,或者拿莫须有的版权进行维权……

就在一年前,图片公司“视觉××”的一张“有版权的”黑洞照片曾引发轩然大波。

“视觉××”将原本“署名即可免费”的照片版权归为自己所有,并收取版权费。甚至在其主张版权的图库中收录了国旗、国徽等图片。事件被曝光后,顿时质疑之声四起,甚至连共青团中央都加入了声讨队伍。

去年412日,国家版权局等多部门介入调查“视觉××”,随后,包括“视觉××”在内的多家图片版权公司都加入了整改行动。

就此事件,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曾指出,应当严格审查照片作品的权利归属证据。要严格审查照片作品首次公开发表的时间,不得仅以当事人自行标注的可修改的时间证据作为判断发表时间的依据,不能仅以水印当作照片作者的署名来认定权利归属。

然而,一年之后,刚刚完成整改并正式运营的“视觉××”,又被一封实名举报函推上了风口浪尖。

410日,北京雷腾律师事务所王军义在其举报函中指出,“视觉××”称获得相关图片著作权人——盖帝图像有限公司的授权,并向各地媒体、企业进行维权索赔、诉讼。实际上,盖帝图像有限公司只是一家图片分销平台,不享有图片著作权,而盖帝图像有限公司也从未声称自己是相关图片的“著作权人”。

“确权之后才有维权。然而,根据以往的司法实践,法院对于网络图片版权权属问题多数采取传统案件认定的标准,忽略了互联网的虚拟性问题。”民建北京海淀区委参政议政委员会委员、北京网络行业协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网络安全法律事务中心主任王琮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她认为,由于网络图片的签名、属性都是可以篡改的,因此目前对于互联网上的证据,不能仅凭打印展示或者浏览的形式认定内容的真实性。为了保证版权属性明晰,维权方应提供包括照片的原始载体即相机的SD卡、从原始载体上传到其网站上的电子数据证据、作品作者到现场拍摄的其他材料。否则仅凭其展示的网站中图片属性信息,不能证明其版权权属。

维权还是牟利?

针对网络图片版权保护问题,林广海曾表示:图片作品维权的法律问题,应当坚持法治原则,该保护的坚决保护,不该保护的坚决不予保护。

“然而,现实情况是,在某些版权代理的运作下,虽名义上是维权,实际上却是牟取暴利。原作者的权益很难说得到了应有的保护。”王银凤举例指出,一些维权机构广泛购买作者作品,并与作者签订长达10年的版权授权合同。但就是这份合同,使得该位作者以后的作品也很难再被网站或期刊等采用。

“实际上,原创作者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作品有些并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更多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而与维权代理的一纸授权合同,令不少网站或期刊等担心被诉版权侵权,进而无法继续发表这些原创作者的作品。”王银凤介绍,“最近几年,作者和版权代理机构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有的原作者干脆不再为版权代理机构的案件出庭作证,有的甚至转而为‘侵权方’发声。”

“另外,维权代理领域里,重复授权、转授权现象普遍。”王银凤说,“例如,有的机构在取得了某位作者的授权又转授给其他版权代理机构,有的作品授权甚至被转多次。在这种情况下,作者的权益是否能保护,能保护到什么程度难以得知。”

一方面是作者权益难以得到应有的保障,另一方面是“混水摸鱼”牟取私利。对此,4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法发〔202011号)中明确提到,在加强著作权和相关权利保护的同时,要加强著作权诉讼维权模式问题研究,依法平衡各方利益,防止不正当牟利行为。

王琮玮进一步指出,“想要对不正当牟利行为进行规制,应该先明确不正当牟利行为或恶意牟利行为的判断标准”。

据王琮玮介绍,关于构成恶意维权的判断标准,目前业内也有一些探讨。目前,得到业界认可的标准主要有三点:一是没有权利基础;二是权利基础不稳定;三是不当行使权利的情况。如果遇到没有权利基础和权利基础不稳定的情况,则可以通过通知删除规则的完善来避免恶意投诉。然而,如果遇到不当行使权利的情况,则较难判断,应当慎重考虑。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