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与法

珍爱网相亲遭遇“变脸”

2021-01-21 10:0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某网络社交平台上大量出售珍爱网账号的群。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国企管理人员“变脸”无车、无房、无单位的“三无人员”;本科学历、人民卫士,“变脸”小学毕业的安保人员……珍爱网上相亲觅姻缘,屡屡遭遇“变脸”,什么原因?赔钱又伤情,该谁来管?

“金龟婿”的“变脸”

蒋女士在成都从事个体经营,虽然经济收入颇丰,但她更希望能早日找到合适的伴侣。

20188月初,看到珍爱网通过手机推送的一则“七夕活动”广告后,蒋女士立即购买了珍爱网的会员服务,不久便在珍爱网上认识了胡某。

珍爱网信息显示,胡某就职于一家国企单位,工作稳定,月薪8000元,有房、有车。据胡某介绍,自己是牡丹江发电厂的管理层人员。

双方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胡某拜访了蒋女士的父母。随后,胡某为蒋女士购买了飞机票,两人一起到牡丹江定居。

让蒋女士没想到的是,胡某没带自己回家,而是来到位于牡丹江发电厂附近“亲戚”家。

在胡某的“亲戚”家,蒋女士得知,“亲戚”们都在从事一款名为“××保健产品”的营销。只需要交纳2900元即可成为某营销组织的会员,有了业绩,不仅可以取得××保健品,还能从中获得财富。

“亲戚”们“洗脑”式的推介之后,蒋女士对于是否入会还是有所犹豫。看到蒋女士有所顾虑,胡某主动替蒋女士交纳了2900元,帮助她成为了该组织的会员……

本想走亲访友,却未料到,从这次拜访一直到20198月,约一年的时间里,蒋女士再没离开过胡某的“亲戚”家。

“房子里七八个人,平时吃住在一起,男女分房间睡觉,房间内没有床,都是打地铺。除了培训××保健产品的运营课程,其他时间就是会员拉客户(即‘拉人头’)。多‘拉人头’才可能获得更多的提成和晋级。”蒋女士说。

“其实,我一见到胡某家的这些‘亲戚’,就感到了不对劲。”蒋女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事后终于弄清,自己的“金龟婿”胡某实际上是无房、无车、无工作的“三无人员”,与其珍爱网上“国企单位”的个人信息并不相符。胡某真正的工作和这些“亲戚”一样是营销组织的会员,“亲戚”家的房子是租来的。

其间,蒋女士曾多次劝说胡某离开,但均遭到了拒绝。出于对胡某的感情,蒋女士还是留了下来,并按照要求做一些工作。

一段时间之后,蒋女士发现住在这里的人员多是通过社交软件、婚恋平台“介绍”来的,其中就包括胡某。胡某是安徽人,也是通过网络交友软件结交了上述营销组织的一名女性会员,产生感情后,胡某应邀来到牡丹江,之后便开始从事营销活动。

得知此事之后,蒋女士决定离开。直到20198月,“投资”花费了近5万元后,蒋女士才得以回到成都。

蒋女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经历这一年多的伤心事,归根结底是珍爱网没有尽到平台责任,没有深入核查会员基本情况。会员可以随意编造虚假简历,导致损害消费者权益。”

蒋女士的遭遇并非孤例,深圳的苏珊(化名)也遇到了类似情况。

《消费者报道》20207月报道显示:2019721日,苏珊花费8800元在珍爱网购买了3个月的线下VIP会员服务,要求介绍的对象学历为大学专科或大学本科。

此后,通过珍爱网红娘的“牵线”,苏珊认识了自称职业为特警的杨勇(化名),其在珍爱网的资料显示为本科学历。

苏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珍爱网工作人员安排见面时,还表示珍爱网和公安系统有连接。由于杨勇来自珍爱网的推荐,经过实名认证,自己才放心交往。之后,在交往期间,杨勇以身患癌症为由博取同情,几个月内向自己借了17万元。直到自己意外发现对方是一名小学毕业的保安,这才意识到中了“圈套”。

该如何审核会员身份

婚恋交友平台,在收费的同时理应保证其会员婚姻状况、工作单位等的真实性,这是进行相亲的基础和前提。而消费者在珍爱网上屡屡遭遇“变脸”,究竟是什么原因?平台是如何对会员身份进行审核?

118日,就相关问题,珍爱网向法治周末记者作出了回复:“珍爱网根据会员所处场景不同,对会员个人信息认证的方式也不同,针对PC端和APP客户端的线上会员,采用了手机号码注册、人脸识别等方式;针对线下门店的会员,采用了会员手持身份证认证、人脸识别认证、签署诚信承诺函等方式。”

另外,珍爱网还表示,受限于民政局不再开具未婚证明,珍爱网要求会员注册时必须同意《珍爱网服务协议》,承诺自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18岁以上单身人士,如有虚假,其会追究法律责任。

对于珍爱网给出的说法,法治周末记者尝试在网上注册会员进行核实。在珍爱网注册了普通会员后,记者发现,珍爱网虽然设置了“诚信认证”的选项,但注册普通会员并未强制执行实名认证。消费者在不进行实名认证的情况下就可以完成注册,并可以直接向附近异性打招呼。如果要进一步发送和接收消息,需开通付费的“珍心会员”服务。会员服务说明中没有要求必须实名,但在界面下方设置了“安全征婚提示”,提醒消费者提高警惕,谨防受骗。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虽然线上会员已经提供实名认证、人脸认证和学历认证的选项,但是,其余资料如:工作单位、婚姻状况、身高体重、收入情况,会员可以随意填写。

对此,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莎认为,珍爱网本质是搭建了一个网络居间服务平台,企业通过平台将分散的个体连接,平台由于凝聚社群,享有制定社群规则的权力。通过珍爱网的用户协议可以发现,珍爱网对用户使用规则及责任等内容处于绝对主导的地位,用户对于平台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平台也实际通过这种信任收取服务费,具有营利性质。

正因如此,平台也应承担更为严格的资格审查、安全保障等义务。但是,实际上珍爱网只审核注册时提交的身份信息,在后续介绍、匹配婚恋资源时审核一致性存在部分缺失,这一漏洞被部分犯罪分子利用后,客观上向用户提供了虚假信息,其行为存在过失。

根据现已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二条的规定,“中介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中介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请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会员账号被贩卖

针对婚恋交友平台出现的会员身份审核问题,201794日,共青团中央、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青年婚恋工作的指导意见》第六条规定:“要推动实名认证和实名注册在婚恋交友平台的严格执行,加强对个人用户信息保护的监督执法,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

记者了解到,虽然对于实名制认证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但是婚恋交友平台会员账号的交易依然十分火爆。在QQ上搜索“珍爱网账号”等关键词,立即出现几十个账号交易群。在百度搜索“珍爱网账号交易”等关键词,即搜到“批发双认证男号,年龄26-30岁,价格65元”等。另外,在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等也能购买经过实名认证的珍爱网账号。

对此,朱莎表示,近年来,婚恋网站相亲遭遇“变脸”、婚恋网“杀猪盘”等事件频频见诸报端,这反映出婚恋平台线上实名认证存在漏洞,实名制注册在网络婚介服务市场中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另外,在QQ、二手平台等出现了大量贩卖会员账号的情况,这些会员账号中大部分是与实际持有人的个人信息不相符合。如果实际人员和注册信息严重不符,同时平台对会员个人信息材料的审核又存在缺失,将给消费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造成巨大隐患。”朱莎说。

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曾表示,网络安全法和《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均对网络实名制提出了具体硬性的要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

陈音江认为:“婚恋网站违规乱象频发已经出现了信任危机,有的知名征婚网站,因监管不力等突出问题,成了不法分子行骗的温床。只顾收费而不严格履行审核和风险提示义务,导致消费者付费购买会员服务后遭受人身和财产损失,明显涉嫌损害消费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权。”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