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财经

"增长"关乎生死 后疫情时代"首席增长官"该怎么做?

2020-07-08 14:50: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首席增长官”也许是全球难度最高的职位了。

 

2017年,可口可乐公司裁撤了首席营销官CMO,设立了首席增长官CGO,但是2017年可口可乐净利润同比下降81%。有趣是的,在宣布改革2年后,可口可乐的全球首席营销官又回来了,引发全球媒体关注。这是围绕“增长”、在外界看来有点故事的一段商业案例。

 正如《首席增长官》这本书中写到,增长是企业永恒的主题,是商业的本质。首席增长官是以不断变化的顾客需求为核心,将市场、产品、运营和客户服务通过一体化战略的方式来推动公司增长的核心管理职位。

 后疫情时代,流量已经成为过去式,经验和方法论开始无效,经营者都在焦虑如何让企业在前所未有的市场环境下“重塑增长”,或许到了该重新思考和定义“首席增长官”的时候。

 后疫情时代“增长”关乎生死存亡

 当今,“增长”已经成为企业关乎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命题。

 没有传统意义下的护城河,没有资本风下的试错机会,唯有用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实现快速增长,才是疫情中存活下来的企业核心竞争力。

 近年来,中国经济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增量经济时代进入到存量经济时代。过去的实体产业已经发展到线上的,大多数是零售、物流、餐饮、出行、酒旅、教育等百姓生活层面的服务业。其中就算是已经实现高度数字化的零售行业,今年1—5月份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仅为24.3%,比上年同期提高5.4个百分点,还有很大的数字化空间。而像医疗、交通、能源、农业、养殖等重线下行业,都尚未实现大规模线上化或线上线下融合,而这些行业的市场规模,至少数倍于已经线上化的市场规模。这就是当前产业数字化面临的巨大市场机遇。

 存量经济时代,大企业要想实现快速增长,唯有抓住数字化这个历史性机遇,顺应时代大势而为。

 用当下流行说法,叫“互联网下半场的增长动力来自数字化”。而那些互联网巨头,显然已经更早地看到了趋势并布局其中了。

 2018年,腾讯宣布战略升级,提出“拥抱产业互联网”,定位是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

 2019年初,阿里巴巴集团启动升级消费者服务和提升企业服务能力的计划,宣布“阿里数字经济体”专注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

 京东数科近两年来也在持续推进“产业数字化”,以AI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这“四驾马车”业务为基石,助力各行业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模式升级。

  

 实际上,经过这次疫情,中国已经不再有纯粹的传统产业,每个行业都开启了数字化进程,大到上市公司,小到路边门店,几乎都有了自己的线上系统,从远程会议到线上运营,从在线办公到网络教学,疫情迫使各行业对数字化的认知强化并落地了。

 巨头们的先知先觉布局,加之疫情大大缩短了数字化进程,还没“上车”的企业未来只靠自己摸索追赶恐怕会越来越吃力,而借力于巨头的数字化经验无疑是一条捷径。

 首席增长官:只谈技术不谈增长都是耍流氓

 现实证明,“增长”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是靠某一个能力超强的人就能实现,企业需要每个员工都具有“首席增长官”思维,并且需要一个“首席增长官”系统作为支持,这个系统要要既有产业know-how,又要有数字化能力和经验,还需要实际应用案例验证。

 实际上,不少中国企业并没有直接效仿可口可乐聘请首席增长官,而是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选择了既懂行业又懂数字化能力的科技企业作为背后的“首席增长官”,比如京东数科。

 2020年6月6日北京市消费季启动,王府井与京东数科共同打造了数字化商业街助力疫后消费回血。不知道是否巧合,有了“数字双街”概念的王府井一个月时间股价从24元一路飙升到71元。

  

 2020年3月,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机房巡检AI机器人正式落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数据中心,此举标志着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加快了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步伐,智能巡检机器人只需30秒检查一个机柜,降低人力成本达50%。

 

 2019年11月21日,中国农业银行与京东数字科技集团签署托管业务《框架合作协议》,在此次合作中,京东数科将JT2智管有方与农行托管平台打通,平台上线首周交易量1.038亿元。

 而早在2018年,京东城市新一代AI+锅炉燃烧优化算法模型成功在国家能源集团南宁电厂、廊坊热电上机实测,数据结果显示,多项锅炉主要参数指标均有明显优化,两电厂锅炉燃烧效率都达到了超过0.5%的提升。这意味着一台60万千瓦的中型火电机组每年可减少3600吨煤炭的消耗、减少近9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罗马无法一天建成。京东数科通过对4亿个人用户、700多家各类金融机构的服务和行业实践中,积累了数据技术、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时代前沿技术,建立并发展起核心的数字化风险管理能力、用户运营能力、产业理解能力和B2B2C模式的企业服务能力。经过多年积累,京东数科将金融科技数字化服务能力移植到产业,已在AI技术、AI机器人、数字营销、智能城市、金融科技等领域有大量落地应用。

 正如京东数科副总裁谢锦生所说,以终为始,只谈技术,不谈增长,都是耍流氓。数字科技不能让人敬而远之,做产业数字化要“接地气”,要满足真实需求。

 厚重的技术积累,是这家公司可以敏捷开发、快速响应需求的底气。

 数字化“转型找死、不转等死”的痛点怎么解

 受限于企业战略阶段、数字技术能力、资金储备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一些行业和企业仍面临数字化“转型找死、不转等死”的痛点。

 6月30日,国家信息中心与京东数科联合发布的《携手跨越重塑增长——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指出,企业产业数字化升级面临的“痛点”主要是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自身数字转型能力不够导致“不会转”;二是数字化改造成本偏高、而自身资金储备不足造成“不能转”;三是企业数字化人才储备不足致使“不敢转”;四是企业决策层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清导致“不善转”;五是企业多层组织模式不灵以致“不愿转”。

 《报告》主要执笔人、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研究员认为,在数字科技加速迭代及国家战略措施升级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产业数字化发展势头迅猛步入新阶段、迎来新机遇,同时也面临新挑战。

 知易行难,每个企业都会面临不同程度的数字化转型和升级的需要,也面临着不同的问题,因此每个企业都需要为自己量身定制的“首席增长官”。

 在京东数科的产业数字化路线图中,针对数字化基础能力更好一些以及数字化基础一般的两种不同类型企业,“首席增长官”角色会有所不同,根据合作伙伴的阶段和目标不同,参与的程度也不同。

 如果内部的数字化、信息化已经做得比较好,本身已经有很深的行业know—how,战略比较坚定,对数字化的前景认可且有大致方向的企业,京东数科一般不需要特别多帮这个企业调整它的战略方向和业务模式。京东数科更多只是作为数字化能力特别强的加速器,做隐性的助推手,注入其生态里的资源助力,帮合作企业连接一些自身连接不到的资源。

 而针对内部数字化基础没那么好、刚试水数字化的企业,京东数科在介入之初就就更多承担咨询职能,从销售解决方案、到产品交付和后期运营都是围绕着客户,深度介入,把行业know-how充分传递。

 据了解,京东数科在此前组织架构调整时成立了一个行业层,行业层一个重要职能就是以客户为中心,想清楚客户需要什么。

 解决“转型找死、不转等死”的数字化转型痛点,需要的正是从销售解决方案、交付落地到后期运营都围绕着客户会深入参与的“首席增长官”。

 在京东数科看来,真正的数字化绝不仅仅是企业内部信息的无纸化,京东数科也不是帮他们做内部信息管理数字化。而是通过数字化帮它能连接到外部的客户,全面介入到合作伙伴整个业务、产品、流程、客户管理中帮它实现业绩增长。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