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财经

法律如何保护“人工智能独立开发的专利”

2021-09-09 10:5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若要保护此类专利,可在关注民法与专利法的整体框架的同时,直接明确人工智能的身份。还可以在考虑各方贡献的情况下,将参与人工智能开发、训练以及应用等过程的其他自然人列为发明人”

视觉中国

王凯

过去的几个月里,人工智能能否成为发明人,在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认定。

“人工发明人项目”官网的介绍,该项目团队自2018年起在中国、欧盟、英国、美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就两项发明提出了专利申请,并主张这两项发明均由团队负责人史蒂芬·泰勒所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DABUS独立完成。该项目团队还主张由DABUS成为专利发明人,由DABUS的所有权人拥有这两项专利。

欧盟、英国、美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以专利发明人必须是自然人为由驳回了该申请。而近期南非、澳大利亚则对于该申请给予了积极回应。

若法律不允许人工智能成为发明人,则部分涉及人工智能的专利有可能无法得到保护。如何保护由人工智能开发的专利?以下是笔者对此问题的一些思考。

涉及人工智能的专利有哪些类型?

涉及人工智能的专利可分为两类:自然人与人工智能共同开发的专利、人工智能独立开发的专利。

就前者而言,存在4种具体情况——

其一,人工智能扮演纯粹的工具性角色的专利。此类专利由自然人定义功能性需求并完成具体设计,在此基础上由人工智能根据自然人的指令对最终结果进行输出。以“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为例,自然人不但是定义了功能性需求的“产品经理”,同时也是通过编写计算机代码等方式完成了全部具体设计的“程序员”,人工智能则是提供了开发环境并将“程序员”编写的代码进行输出的工具。

其二,人工智能根据自然人的功能性需求完成具体设计的专利。此类专利由自然人定义功能性需求,并由人工智能完成具体设计。自然人是定义了功能性需求的“产品经理”,而人工智能不但是通过编写计算机代码等方式完成了全部具体设计的“程序员”,同时也是提供开发环境并对代码进行输出的工具。

其三,自然人与人工智能根据自然人所提出的功能性需求共同完成具体设计的专利。此类专利由自然人定义功能性需求,并由自然人与人工智能共同完成具体设计。自然人不但是定义了功能性需求的“产品经理”,也是通过编写计算机代码等方式完成了部分具体设计的“程序员”。人工智能则不但是通过分析数据等方式完成了部分具体设计的“程序员”,同时也是提供开发环境并对代码进行输出的工具。

其四,人工智能提出功能性需求的专利。此时的具体设计有可能仅由自然人完成,也有可能由自然人与人工智能共同完成。

至于人工智能独立开发的专利,设计过程均由人工智能完成。在此过程中,人工智能独立定义某项发明的功能性需求并完成具体设计。DABUS就属于此类人工智能。

根据该项目团队的描述,泰勒并无开发这两项专利的专业背景。而DABUS不仅并非为了解决具体问题而被开发,同时也未接受过相关数据的训练。这意味着,这两项发明均由DABUS独立完成。

现行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根据DABUS所开发的两项专利在欧盟、美国、英国的申请结果中不难看出,上述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并不认可人工智能能够成为专利发明人的观点。

而这两项专利在南非得到授权,主要原因在于南非专利法中不存在实质审查程序,即在授予专利权之前不会审查专利申请的新颖性和创造性等实质内容。

根据现行南非《197857号专利法》关于专利撤销根据的规定,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以专利权人不符合本法第27条所规定的申请人资格为由申请撤销专利授权。该法未对发明人身份进行定义,但规定:只有“发明人或其他任何由他(法条原文:him)处取得申请权的人”中任意一方或双方能够申请专利。

故在严格遵循立法者采用人称代词him”的立法思路的情况下,有可能得出发明人只能是自然人这一结论,从而任何人都可以基于这一原因要求撤销该专利。即便认为人工智能具有发明人资格,专利申请人是否从人工智能处获得了专利申请权的判断标准,也是该项目团队为确保这两项专利不被撤销而需思考的问题。

因此,现阶段无法确定南非法律是否允许人工智能成为专利发明人。南非官方是否对发明人的定义进行说明等后续动态值得继续关注。

尽管澳大利亚专利局此前以发明人不能是人工智能为由否决了这两项专利申请,但在澳大利亚联邦法院现阶段的判决书中,法官认为发明人是一个可以指代人和物的代理名词,与当前众多专利并非由自然人发明的情况相符,而澳大利亚现行《1990专利法》并未禁止将人工智能认定为发明人。该判决并非终审,后续进展有待关注。

尽管实践中发明人往往是自然人,但中国现行专利法并未限制专利发明人的身份。由于发明创造活动属于一种事实行为,因此法律并未规定发明人必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故现行中国专利法并未禁止将人工智能认定为发明人。

就角色性规定而言,各国要求发明人的行为在专利发明过程中具有创造性,尽管不同时期对于创造性高低的要求会有所变化。

譬如,在美国,摩尔斯诉波特案判决表明:发明人应该在发明过程中具有智慧上的主导地位,能够成功地完成测试、选择或排除。在此过程中,仅提供意见的一方无法被认定为发明人,即便此类意见构成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同时,“在完成发明创造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

另外,中国现行法律并未规定专利发明人应履行包括宣誓及声明在内的特定义务,而美国法则要求发明人履行包括宣誓及声明在内的特定义务。现阶段难以认定人工智能是否履行此类义务,故美国现行法律不允许人工智能成为专利发明人,中国法未体现此类规定。

能否以及如何认定人工智能为发明人

依据前述涉及人工智能的不同专利类型,对人工智能发明人身份的法律认定也应有所不同。

首先,在人工智能扮演纯粹的工具性角色的情况下,虽然其作为辅助性工具在发明过程中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但往往难以认定其行为具有创造性,因而无法满足中国现行专利法中“对于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这一要求。此时,无需讨论与身份、角色以及权利义务有关的后续问题。

其次是人工智能根据自然人的功能性需求完成具体设计的专利。此时,人工智能在完成具体设计的过程中无疑具有创造性行为,也极有可能符合各国法律中关于发明人的角色性规定。并且,自然人向人工智能提供功能性需求的这一行为也很有可能无法被认为具有创造性。若人工智能无法满足身份性以及权利义务性规定,则此类专利难以得到法律保护。

若要保护此类专利,可在关注民法与专利法的整体框架的同时,直接明确人工智能的身份。还可以在考虑各方贡献的情况下,将参与人工智能开发、训练以及应用等过程的其他自然人列为发明人。

再次是根据自然人所提出的功能性需求,自然人与人工智能共同完成具体设计的专利。此时,人工智能与自然人在完成具体设计过程中的行为均有可能具有创造性,故与人工智能共同完成具体设计的一方或多方自然人能够成为发明人。而对于人工智能能否被列为发明人,与上一种情况相似。人工智能提出功能性需求的专利也是如此。另外,如果自然人独立完成具体设计,则很有可能无法认为人工智能具有创造性行为。

最后,从DABUS开发的两款专利的申请结果中可以看出,各国法律对“人工智能独立开发的专利”规定不同。在这一种情况下,自然人并未在任何阶段参与到专利开发过程中,而这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专利开发过程中的主要方式之一。

(作者系康奈尔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