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财经

​这样抢红包,违法

2021-09-30 09: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尽管警方、电信部门和各社交平台多次呼吁用户不要下载使用外挂软件,因为这样有被窃取个人信息、遭遇诈骗等风险,但这些抢红包外挂软件仍有几十到两百多的月销量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告别戳屏时代!!再不用担心‘分分钟错过几百万’,抢钱就是这么任性”“红包一个不漏,涵盖微信、支付宝、QQ、陌陌、钉钉等多个平台”“开启应用自动秒抢,快人一步,红白手到擒来”。

如今,抢电子红包不仅是亲朋好友们逢年过节的“娱乐活动”,也成为社交软件上常见的社交方式,拼手速和运气本意联络感情,有些人却为“争分夺秒”另辟蹊径,抢红包软件应运而生。

91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一起涉QQ抢红包软件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判决,认定杭州某科技公司、杭州某文艺公司涉案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赔偿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科技公司)经济损失合计70万元。

这是继今年7月首例“自动抢红包”不正当竞争案腾讯获赔450万元后,再一起因开发和运营抢红包软件而被罚的案例。

抢红包软件监听、控制手机通知功能

“用户只要开启自动抢红包的功能服务,软件就会自动帮你监控微信、QQ等社交平台的红包消息,只要一有红包,就可以第一时间帮你抢到,再也不用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了。”这是杭州某科技公司开发和运营的软件“红包猎手”所作的介绍。

此外,该公司还开发、运营另一自动抢红包软件“多多抢红包”,杭州某文艺公司是部分安卓端手机应用市场中“多多抢红包”软件的运营者,上述软件在免费试用次数结束后转为提供会员收费服务。

“红包猎手”“多多抢红包”软件就可调用安卓系统监听、无障碍功能模块,用户一旦下载安装并授权使用后,软件即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检测QQ软件消息内容,一旦触发与红包有关消息时就启用自动抢红包功能,并代替用户自动发出答谢消息,从而完成抢红包操作流程,全程不需要用户人为关注消息及进行手动点击。

腾讯科技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作为QQ软件及产品的开发和运营主体,认为涉案软件可以调用安卓手机无障碍功能监听QQ软件,模拟用户点击和自动发送消息,不仅通过技术手段干扰原本公正公平的QQ抢红包功能模块,破坏QQ平台生态,构成不正当竞争,而且导致发红包用户财产权益受到损害。故要求杭州某科技公司、杭州某文艺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登报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495万元。

“涉案软件本质上只是模仿人手点击操作,未加速抢到红包,没有破坏红包随机性,不存在任何干扰抢红包模块的情形,并未对原告造成任何损失。”尽管杭州某科技公司答辩称,涉案软件合规运营,并非外挂,而是基于安卓系统的辅助无障碍服务实现功能,未破坏QQ软件正常运行,未侵犯原告合法权益,认为涉案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法院驳回两原告诉讼请求。

法治周末记者下载了“红包猎手”及其他几款类似的自动抢红包软件,下载时就要求用户开放读取、修改、删除存储卡内容,读取设备通话状态和识别码,确切位置信息,修改系统设置等权限;安装后尽管有明确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但要使用软件,必须开启该软件的“无障碍服务”及“通知使用权”,这意味其可以监听、读取QQ、微信等抢红包平台的信息,还可读取系统或任何已安装应用发布的任何通知(可能包括联系人姓名和别人发送给用户的消息文字等个人信息),并可以关闭这些通知或触摸其中的操作按钮。

自动抢红包构成不正当竞争

9月,法院开庭审理这起“QQ自动抢红包”软件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法院认为,QQ产品设置电子红包功能,在公平算法机制下,需要用户人为关注QQ红包消息并手动点击获取,调动QQ用户的真实社交积极性。原告通过QQ软件形成的用户黏性,以及获取的流量和流量变现的获益等,系其享有的竞争优势。两款被诉侵权软件所提供的监听、控制或者自动点击屏幕的功能,系开发者对安卓系统标准化服务的异化使用。其批量化、自动化的操作方式超过了原告对QQ产品进行技术甄别、干预甚至屏蔽被诉侵权软件的可控范畴,直接冲击QQ以真实社交为依托的运营基础,被诉侵权软件的上架运营有违原告正常提供QQ产品服务的初衷,并且有可能导致未使用被诉侵权软件的QQ用户丧失公平参与抢红包的机会,遭受财产权益的不合理损失,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自动抢红包这类软件的开发、运营初衷,是利用其他经营者所享有的竞争优势,引导用户使用不诚信的手段获得利益。这类软件运营者由此增加的商业机会,必然影响相关竞争领域的正常竞争秩序,若允许经营者通过此类非善意的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将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和社会公共利益。”该案的主审法官介绍,诚信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司法应重视裁判在社会治理中的规范、评价、教育功能,以司法公正回应社会公平正义的需求。

91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认定两被告涉案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责令其立即停止侵权、登报消除影响,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合计70万元。

此前,腾讯就因“微信自动抢红包”软件,将软件开发、运营商深圳市掌上远景科技有限公司及提供下载该软件的“豌豆荚”运营公司北京卓易讯畅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

7月中旬,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卓易讯畅公司系软件分发平台,涉案软件由掌上远景公司自行上传并发布,卓易讯畅公司并未宣传涉案软件,并无证据证明卓易讯畅公司存在帮助他人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观意图,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但掌上远景公司开发并宣传、运营涉案软件行为,属反不正当竞争法“互联网专条”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四项和第二条所规制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掌上远景公司赔偿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经济损失450万元及合理支出约25.4万元。

抢红包外挂屡禁不止

短短两月内,针对微信、QQ不同社交平台的“自动抢红包”软件都因构成不正当竞争被罚,无疑说明开发“抢红包”外挂违法。

尽管“红包猎手”等自动抢红包神器都宣称自己“并非外挂”,是辅助抢红包软件。但记者查阅相关软件,都有针对社交平台的防踢、防封禁功能,且用户帮助或抢红包教程中都有明确的“防限抢”技巧。

以微信为例,早在2015年,微信安全中心就发布“抢红包外挂”打击公示等打击自动抢红包软件,号称“并非外挂”的“红包猎手”当时就名列示例的几十款红包外挂当中。此后,微信每年都会针对红包外挂、抢红包赌博等进行打击,并提醒用户不要下载相关软件,但“抢红包”外挂仍屡禁不止。

在上述QQ自动抢红包案”中,23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根据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提出的行为保全申请,作出裁定,要求杭州某科技公司立即停止在网站和安卓端平台应用市场上提供“红包猎手”“多多抢红包”软件及进行相关宣传运营活动。但至案件判决作出时,杭州某科技公司运营的网站仍提供两款被诉侵权软件下载服务,某应用市场仍可下载其中一款软件。

截至923日,记者搜索应用宝、豌豆荚、华为应用市场等手机应用下载平台,已无自动抢红包软件相关搜索结果,只有抢红包语音提醒和自动点击屏幕等软件。但在搜索引擎平台,仍可搜寻到“自动抢红包”“抢红包神器”等相关软件官网,软件可正常下载使用;且在多个软件下载网站,仍可搜索下载多款自动抢红包软件。

此外,在淘宝等在线交易平台,记者仍能查询到十余款抢红包外挂商品,号称24小时秒抢”“不限手机”“多平台”“黑屏、锁屏、飞行均可抢”“绝不封号”,价格数元至上百元不等,可购买周卡、月卡、通用版、定制版等多种不同服务。

尽管警方、电信部门和各社交平台多次呼吁用户不要下载使用包括红包外挂在内的外挂软件,不仅可能造成手机卡顿、死机,还有被窃取个人信息、植入木马病毒、遭遇诈骗等风险,但这些抢红包外挂仍有几十到两百多的月销量。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