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张家界旅游集团困局何解?

2020-05-21 09:2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张家界大庸古城。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于伟力

近日,张家界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旅集团”)曾大力发展的大庸古城项目被责令停工。公司第一季度报显示,其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缩水79.9%,加上公司前董事长坠亡等信息,给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带来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随着发改委对国有旅游景区门票和其他费用的限制,此类传统收入降低,张旅集团斥资17.9亿元建设的大庸古城项目,又难以如期投入运营,张旅集团的未来营业收入增长预期随之下调。在未来的发展中张旅集团要如何在重击之下维持运营能力,并更多的发展可能的营收增长,则成了难题。

政策因素与行业环境带来双重压力

由于疫情影响,张旅集团受挫严重。根据所披露的财报,张旅集团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367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42.94%。而早在疫情对旅游业整体造成严重影响前,张旅集团的盈利能力即显颓势,除因淡季等因素造成2019年第一、四季度的净利润为-829万元、-2876万元外,2019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也处于1600万元左右的低位水平。

利润低迷的背后往往伴随着营收乏力。年报显示:2019年和2018年的张旅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分别下降9.21%14.78%

上海景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周鸣岐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张旅集团缺乏正向的发展能力表现,发展预期较为悲观。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至2019年第四季度,张旅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均为负值。主营业务收入的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张旅集团缺乏稳定的收入来源和增长预期。

由于疫情等原因的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张旅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为-79.9%,缩水近八成,在其他业务开展亦不顺利的背景下,张旅集团的发展方向更不明朗。此外,在净利润增长率方面,不考虑疫情等因素,近两年张旅集团利润也一直在下滑。根据财报数据显示: 2018年、2019年的第二、四季度的净利润增长率为-50%左右,2018年、2019年的第三季度则为-25%左右,而2018年的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增长率达-241.52%

在受访专家看来,净利润下跌可能同时受到政策和经营方式的双重影响。

营收不善和利润下滑,给企业的资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年报数据显示:张旅集团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为39.91%,长期负债比率也由2018年的16.75%上涨为18.55%,并在2020年第一季度扩大为22.12%,超过了行业所认为的安全值20%,长期负债利息对运营资金的挤占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张旅集团在年报中提到:“2019年是旅游行业的迭代之年,原有的支撑旅游行业的传统产业面临着危机。在发改委2018年以来实施的景点景区门票下降政策的大环境下,景区门票利润微薄;同时新增旅游景点景区、新建旅游项目却并未减少,竞争激烈,各景区旅游人数的摊薄。”

周鸣岐指出,张旅集团对门票经济的依赖过大,随着国家政策层面对降低景区门票、交通、缆车等基础性收费的压力越来越大,门票收入下降,景区门票利润难以满足经营发展需要。但景区度假化方面的供给侧变革尚未真正启动,利润自然持续走低,甚至出现亏损。与此同时,产品结构老套的新增在建项目如果无法带来足够利润,反而要负担更多经营性和财务支出,将进一步钳制张旅集团的资金流动,甚至对未来经营产生影响。

疫情对旅游行业的整体打击巨大,疫情防控期间,我国旅游业格局剧烈变化,传统旅游景区游客数量维持在极低水平,大量传统收入的下滑为张旅集团等依赖于门票收入维持运营的旅游产业带来了严峻考验。

大庸古城的困境

张旅集团为了改善公司营收主要靠门票收入等情况而着力于打造大庸古城项目,该项目在股东大会上通过,后非公开发行股票但资金募集不足预期水平,因而采用了银行贷款和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等方式进行资金筹集,并为取得银行贷款而抵押了该项目地块土地使用权与在建工程。

据悉,大庸古城原定投资18.8亿元,多次调整后为24.4亿元,目前张旅集团已经投入17.9亿元,但项目仍未完工。大庸古城原定15个月完成主体建设,2018年投入运营,但现在则面对着临河景观楼等业态建筑取消建设,大庸古城游船项目收益仅能支付人员薪酬而面临折旧摊销的损失。

根据张旅集团2019年年报显示,项目进度迟缓的原因在于业态和动线调整,而且“该项目为仿古建筑,为充分还原老大庸建筑风貌,体现土家文化特色,其外装饰工艺复杂程度远高于预期,导致项目外装饰工程进度慢于预期”。

周鸣岐认为,古镇是非常老套的产品,又投入巨资,这种纯粹的观光型产品,是不可能打强心针的。

记者从张旅集团大庸古城项目的概念和定位中观察到,庸国参与武王伐纣,大庸县早在秦开五尺道后即设,其历史悠久,文化多样,具有旅游产业开发的丰富挖掘潜能,但利用水平欠佳。而张旅集团现阶段投资建设的大庸古城项目,事实上却是在明永定卫所原址上修建,以后更无土司统治,但张旅集团大庸古城项目却以土司王宫等建筑呈现明清风貌。

周鸣岐进一步指出,近年来张旅集团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大庸古城项目,并寄予厚望。此项目虽然位于张家界市中心区域,具有丰富的周边配套设施和发达的交通网络。但其产品缺乏新意,体验性不足而更多的依然停留在观光游览。从而导致旅游住宿及后续二次消费的游客群体规模较小,难以优化张家界的游客结构,吸引度假住宿类游客,激发相应的购买力。消费不振,而运营成本和资产折旧大增,预期大庸古城项目未来的利润预期仍将不断走低,这也是张旅集团整体上所面对的旅游业务发展困境。

420日,张旅集团全资子公司张家界大庸古城发展有限公司收到张家界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开出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张建函〔202027)。住建局执法人员查实其南门口特色街区项目,也即大庸古城项目在未进行消防设计审查的情况下,于20166月擅自组织施工建设。

428日,张家界市住建局发出关于对张家界大庸古城发展有限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其停止施工并缴纳罚款。

52日凌晨,张家界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原党组书记、张旅集团原董事长戴名清在张家界市永定区一高架坠亡。

大庸古城被责令停止建设和前董事长的坠亡事件,为张旅集团的未来发展蒙上了阴影。上述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一个阶段张旅集团的业务运转,必然将部分剥离大庸古城项目的现有运营,并对于其消防设计审查等问题进一步投入资金,以便维持运营或将该项目转出。

有分析认为,伴随着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和市场评价的转变,张旅集团将进一步面临严峻的资金压力。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现阶段的资金投入难以转换为未来可以预期的收入,这必然将带来现金流动方面的一定阻滞及更为严重的后果。而在张旅集团的未来发展规划中,由于门票和索道收入等传统收入来源缺乏可持续性,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将进一步走低至难以支付相应成本,张旅集团仍然需要通过寻找全新的收入增长点和构建完善的发展规划以适度利用资金进行下一阶段的投资和发展。

519日,记者就集团营收情况和大庸古城项目等相关问题,发送采访函至张旅集团,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