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法学专家呼吁早日出台姓名登记条例

2020-05-21 08:4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papi酱孩子“随父姓”牵出真问题

法学专家呼吁早日出台姓名登记条例

 

如果随母姓而不选择父姓,会对小孩子的利益构成侵犯,或者构成不利的话,就违背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近日,著名“网红”papi酱孩子随父姓引网友热议。有网友说作为独立女性,papi酱却不注重“冠姓权”“独立女性人设崩塌”。也有人认为:“网友都这么闲的吗?怎么有这么多人关心别人的私事,无语。”

514日,针对“冠姓权”、姓名权等话题,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公法上的姓名权》一书作者、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练军。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网络暴力事件”

法治周末:近日,网络红人papi酱孩子“随父姓”引发了舆论关注,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刘练军:中国的网络环境还很不成熟,不管是什么人家的小孩,是不是“网红”,刚出生的小孩姓氏的选择与社会公共利益是毫无关系的,它属于非常私性化的事务范畴。

孩子随谁姓是由夫妻双方或者两个家庭来商量的事情,随谁姓都是他们自由的选择,也是受婚姻法第22条规定所保护的。

一个孩子随父姓还是随母姓往往有很多现实问题要考量,比如,上户口、入园入学等。但小孩子随谁姓与女权主义没有任何关系,当不了解别人的现实处境时,网友不应该对这个事情“很投入”。网友对“网红”papi酱的孩子“随父姓”说三道四、加以评论是非理性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网络暴力事件。

孩子姓名要以其利益最大化为选择标准

法治周末:“冠姓权”话题被讨论了多年,就在上个月还有一则“为孩子冠姓权而离婚”的帖子引发了舆论沸腾。拥有“冠姓权”,被一些独立女性视为“女权意识觉醒”的一种表征。请问您如何看待“冠姓权”?

刘练军:“冠姓权”不是法律上的概念,这里说的“冠姓权”应该就是说孩子随谁姓的问题。

女权主义本来是一个西方的概念。孩子随母姓也并不是说一定代表、贯彻、执行了女权主义,不能这么判断,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给小孩子选择什么样的姓氏,选择什么样的名字,要以小孩的利益最大化为选择标准。

如果随母姓而不选择父姓,会对小孩子的利益构成侵犯,或者构成不利的话,就违背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在未成年人的姓名选择上,女权主义者要向儿童利益最大化让步。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夫妻双方离婚之后最大的矛盾之一在于有的孩子要改成母姓,以方便孩子的母亲单独抚养他,为了孩子不受传统观念的歧视。但现行的姓名登记制度要求父母双方一致同意才能变更姓名,这个规定看似公平合理,实则大谬不然。

在现实生活中,男方往往是不同意孩子改名的,所以导致纠纷。而这类官司绝大多数一审二审都是败诉,离异子女姓名变更不成,就违背了国际法和国内法都认可的儿童最大利益原则。

在离异家庭的这类案例当中,有很多孩子是自身希望改成母姓的,8岁以上的小孩子在这件事上已经有自我决定的能力。

“更名盛况”不会因政策放开出现

法治周末:除了“冠姓权”之外,您还关注到了哪些与姓名相关的法律现象?能否举例说明?

刘练军:在实践中,姓名变更的理由无法穷尽。有一个上海的简单案例:一位叫“包燕美”的女士,在日常生活中大家经常把她的名字误念成“包美燕”,她觉得这个名字老被同事念错很烦,就申请改名为“包贝”,结果当地不支持她的改名申请。

还有一个也是上海的案例,一位男士随他的父亲姓吕,他的母亲姓万。在他母亲过世之后,他非常伤心,母子情深,为了纪念妈妈,他就申请把他的姓氏改为他母亲的“万”姓,结果,当地派出所也不同意他的改名申请。

这两个案例中要求改名字的理由其实都是正当合理的,但是当地派出所皆不同意。两个案例中当事人都提起过诉讼,结果一审败诉,二审又败诉。

事实上成年人是不会轻易变更姓名的,变更姓名是一个系统工程,意味着要专门到所在学校开证明才能让你的学历证书继续生效,要到派出所、银行等处进行变更,还要变更网上支付系统等等,更要通知所有的亲朋好友。所以,一个理性的人基本上不会轻易改变姓名的。

我主张人一生中应当有两次变更姓名的机会。就算放开相关政策,允许普通人无条件地变更姓名,愿意变更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绝不可能出现一旦政策放开派出所就出现忙不过来的“更名盛况”。

自创姓氏的“北雁云依”已登记成功

2017

刘练军:“北雁云依”这个案子发生在山东济南,孩子的父亲姓吕,于2009年年底提起的诉讼,起诉的是拒绝登记“北雁云依”的当地派出所。此案2010年年初就开始审判,审判时间是漫长的。

济南市基层法院审理之后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请示,然后济南市中级法院请示山东省高院,之后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后还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立法解释,所以这个案子拖到了2015年最终审理完毕。

鲜为人知的是,2012年左右,吕先生一家已经在广东省中山市把“北雁云依”这个名字登记成功了。2015年,济南市法院通过各种渠道才找到这个人的时候,其实也已经知道,“北雁云依”已经在广东省中山市成功登记。

这就是说在我国已经出现了姓名登记上的“地方政策”,理论上来说在山东登记不了,到全国其他的地方应该也登记不了,但是人家在广东就很登记成功了。

真正决定姓名登记的是各个地方的省公安厅,各地根据他们发布的常住人口登记管理规定来执行。由于各地规定不一样,哪个地方最保守,哪个地方的案子就比较复杂。

建议尽早出台姓名登记条例

法治周末:有人认为,由于我国缺少一部专门针对起名、改名的法律,“对姓名权进行更详细立法,在保障姓名权这一重要民事权利的同时,又能确保起名行为不违背社会善良风俗和一般道德要求。”你是否同意这一说法,能否具体解释?

刘练军:在我国台湾地区就有姓名条例。在《公法上的姓名权》这本书里,我有一章专门讨论了姓名登记条例,希望能推动相关规定早点出台。

各个地方的“土政策”不一样,造成了“各自为政”。所以我们要制定相关条例,摒弃“土政策”,统一用法律来管理,而不要依靠各地规范性的文件。我国是单一制国家,关于公法上的姓名权全国应当“一盘棋”。

各地公安现行的户口登记条例问题很多,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各个地方的规定有很大出入,也就是说关于姓名的法律规范不统一。

第二,有的地方对姓名变更、起名、姓氏的选择、名字的选择管得过严。

第三,我国现行的户口登记条例是1958年制定的,而且制定得非常的粗糙,比如说在姓氏的选择上,姓名文字的长度上,能不能改名问题上,人一辈子能改几次名字等这些基本内容上都没有规定,现行的法律有很大的滞后性。

我觉得汉族人口的姓名长度应该限制在4个字以内,少数民族人口如果名字很长,建议起名在6个字以内。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追求有个性的名字的社会需求越来越普遍,我们的法律应该尽可能地满足这种需求,每个人的名字也不仅是一个“个性”的问题,因为“本人”的名字主要是别人在用,所以它也涉及到社会管理、社会交往的问题。

希望大家都能够关注姓名权及姓名登记案例,大家一起来推动姓名登记条例早日出台。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