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小学生科创比赛利益链调查

2020-07-30 08:0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淘宝店售卖“参赛作品” 一些比赛被“承包”

小学生科创比赛利益链调查

 


一些比赛的获奖证书,正成为学生通过“点招”(即选择性招生)进入重点中学的“门票”。而在“参赛热”背后,家长群体普遍焦虑,培训机构鱼龙混杂,孩子们则是任务重重

 

提供代画“创意科幻画”服务的网店。 淘宝网截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前不久,云南昆明六年级小学生陈某某凭借癌症研究课题获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以下简称青创赛)三等奖的消息,引发网络热议。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涉事小学生父亲发声明致歉,并承认在项目申报过程中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715日,第34届云南省青创赛组委会也发布了调查和处理结果情况通报,认为项目研究报告不可能由作者本人独立撰写,大赛组委会根据评委会建议,决定撤销相关奖项,收回奖牌和证书。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比赛的获奖证书,正成为学生通过“点招”(即选择性招生)进入重点中学的“门票”。而在“参赛热”背后,家长群体普遍焦虑,培训机构鱼龙混杂,孩子们则是任务重重。

比赛证书就像理想中学的“门票”

即将升入初中的学生于小沫(化名)曾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个。

5月,于小沫被北京海淀区某重点初中提前“点招”录取,这让他的母亲李牧(化名)甚为欣慰。此前,他曾获得多个机器人编程竞赛类奖项,并拿下了“信息学奥赛”(全称为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省级一等奖。

助力于小沫频频获奖的,是北京市一家培训机构。这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孩子在这家机构学习机器人编程课程平均一年要花一万多元,而信息学编程课程的费用则在每年3万元左右。

“孩子都是碎钞机,每个家长都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李牧感慨道。在很多家长看来,“培训——参赛——获奖”可助孩子升入理想初中。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根据北京市中招的相关规定,艺术、体育、科技三类特长生,都在招生计划内。

“奥数”特长生原本也在“点招”范围内,但“禁奥令”后,在家长的指引下,一直对数学感兴趣的小学四年级学生于小沫调整了“主攻”方向,开始学习机器人编程和信息学编程。

李牧自称是为孩子学习操碎了心的“海淀老母”,她尊重孩子的爱好,同时也早早为孩子的未来作了打算:“对于小升初来讲,我家孩子拿的机器人(编程)的奖已经差不多了。到了中学以后,貌似只有‘信息学奥赛’对今后升入理想的大学起作用。其他的机器人(编程类)比赛的作用都没有这个大。”

而在培训机构人士看来,想要在这类比赛中拔得头筹,高质量的培训是必不可少的。“要想让孩子有高水平的教练带着玩,还是得舍得花点钱。”于小沫的编程老师季可(化名)坦言。

但季可也强调,并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学信息学,“主要还是看孩子自己”。他认为,获“信息学奥数”一等奖的孩子,足以“碾压大部分计算机系毕业的本科生”。在他眼中,奥赛类比赛没有“操作空间”,完全靠孩子通过学习提升应赛实力。

同为“海淀老母”的叶兰(化名)也带孩子去培训机构试听过编程课,但因为孩子“坐不住”,未能继续下去。

“这个假期孩子在学数学。”叶兰介绍,“有特长的孩子还是想用比赛证明自己。‘奥数’虽然取消了,其他数学比赛还是有的,包括各种‘杯赛’。”

科研实验室作品或成“灰色地带”

与在校外培训机构花重金上课,以期参加各类比赛获奖的小学生们不同,这个暑期,还有一些小学生正在积极参与学校组织的各类科创比赛。

前不久,江苏省南京市某小学建了一个“科创比赛交流群”,方便孩子们分享心得。让学校老师颇为欢欣鼓舞的是:6月,曾在该小学科创比赛中获奖的毕业生,入围了重点中学的科技特长生预录取名单。

“小升初时想要择校,可以通过面试进行优录,科创比赛获奖会让孩子在面试时有一定加分。”上述小学一位蒋姓老师说,“含金量比较高的科创类比赛是江苏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省赛上面还有国赛,但是国赛太难了,我们学校的孩子最多只获得过省赛奖项。”

提及北京一些家长在孩子准备比赛时花费颇多,蒋姓老师认为,在小学阶段,不需要在参赛过程中“砸钱”。不过,她亦认为,发明创造类项目可能会用到校外培训机构学习到的成果。

“以往江苏省中招有自主招生,孩子可以凭借在青创赛(全称为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获得的奖项直接加分。现在,虽然自主招生取消了,但是中招时可以走‘科技特长生’。”蒋姓老师说。

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学技术协会吴宝俊博士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相对于编程类竞赛,青创赛不针对具体题目和具体领域,范围很广泛,也没有官方指定的统一培训机构。

吴宝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青创赛允许参赛选手有指导教师,而常规的指导教师是中小学的科技教师。但那些来自科研人员家庭的孩子,显然更有优势,因为他们往往“更容易受到科学熏陶,提早接触到某些学科的知识和环境”。

吴宝俊指出,在科研实验室中进行的研究工作,并非每个环节都有很高的技术含量。

“有的实验,只要提前准备好样品,实验时把样品放入仪器设备中,按几个键,电脑就能自动生成结果。这样的过程,只要有人辅导,任何选手都能够完成,生成的结果只要适当培训,任何人都能解读,写出一个像样的报告。而这种项目的真正难度在于样品的制备以及实验的背景科学知识,这是选手不具备的。”吴宝俊说。

正是这类诞生于科研实验室的参赛作品,容易制造出“灰色地带”,也给一些比赛的评审增加了难度。吴宝俊说,评委如果不够专业,很难判断出这个项目是否为“代工”之作。有时,即便评委足够专业,能够有所判断,也不容易得出确定的结论。

一些淘宝店售卖“参赛作品”

或许也是这种“代工”的空间,导致现实中滋生出相关的赛事利益链。

近日,法治周末记者在某市青少年宫相关的QQ群里,发现群置顶的消息中,有一条淘宝网上的报名链接。

点击链接进入淘宝店铺后,各种针对青创赛等比赛的培训项目跳入眼帘。其中,“发明竞赛班、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德国美国日内瓦发明大赛”培训分为个人参赛辅导、2人参赛辅导、3人参赛辅导三类,标价从4500元到7000元不等。

根据介绍,标价为3300元的高级创意班不仅提供器材,还有师资保障:“器材以小小科学家实验盒和国外实验盒为主,全部由市区一线科学骨干教师授课。”“聘请著名专家指导学生设计制作创意作品,申请专利并推荐参加‘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专利及作品归学生所有。”

法治周末记者在淘宝上输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也能找到“指导”参与青创赛的相关店铺。

一家店铺在介绍中写到:“本团队依托丰富的高校科研与技术资源,可为全国大中小学生提供各级别电子技术、自动控制、无线通讯、单片机、物联网等相关学科竞赛的整体服务。本团队服务大赛有5年以上经验,对评委喜欢看到什么样的作品和创意,有深刻的理解。”

更多的店铺则提供代画“创意科幻画”服务。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创意科幻画”也是青创比赛中的一项内容。记者注意到,网页显示的一则留言内容是:“给孩子买的参加比赛的。一开始只是想参与一下,没想到画的(应为得)这么好,省二等奖……”

曾多次受邀参与科创类比赛评选的评委张星(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就北京而言,中小学科创类比赛有很多,一些比赛并不是官方来组织,而是“承包”给了个人、商业机构。

“虽然这些比赛挂着官方的名义,比赛结果却可能‘掺有水分’,相关的利益链条也比较复杂。另外,这些比赛必须以学校为单位报名,其他校外机构无权报名。小升初是看学生‘简历’的,取得这些获奖证书肯定对小升初有帮助。”张星说。

吴宝俊发现,近年来,一些科创类比赛的获奖作品大多是实验室作品。相比在家做出来的科创作品,这些作品往往更有优势。

吴宝俊认为,关于科技竞赛的公平性,只能在是否严格遵循活动比赛规则的层面来探讨,只要作弊,作品是“代工”的,就有违公平性,应当发现一个处罚一个。如果没有作弊,科研人员的子女确实凭借自己的真本事在比赛中得奖,也合情合理。

吴宝俊建议,今后,一方面可以加强总决赛评委的评审监督权,另一方面可以考虑在评审现场加入网络直播,将选手答辩录像在媒体平台上公开,延长评审结果的公示期,在宣传比赛的同时,强化网络监督作用。

板牙科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科幻作家吕默默认为,科创类比赛的出发点是引导和鼓励有兴趣、有能力的学生在一些喜欢的领域发挥主动性探究思维,进行一些研究和创新。

他建议学生家长,如果自己的孩子有兴趣、有能力,在学校的课业之外,可以去做一些探究性、创新性的研究,但切勿揠苗助长。

吕默默认为,尽管一些科学比赛过程中可能存在问题,但大部分项目是规范运作的,应该肯定这些比赛对科技创新、培养学生的科学素质和探究性思维的正面意义。

吕默默介绍,“今年发布的‘强基计划’已经取代了之前的高校自主招生计划,要求也更严格,仅仅对全国奥赛获奖的学生有破格计划,其他创新性科技比赛几乎不在考察之内了,这也可以减少某些功利性的家长的非常规操作”。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关于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网栏目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