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手机信息谁能解锁? 美国安全隐私大辩论

2021-02-04 07: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这场罕见的大斗法,看似只是苹果和执法者之间的冲突,其实折射出高技术时代,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的角力拔河

俞飞

前不久,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国防情报局未取得法院搜查令,多次监控本土手机定位。一石激起千层浪,外界批评声不断。

手机时代,敏感的个人手机信息谁能解锁,谁能搜查?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究竟谁优先?

数年前,苹果公司面临棘手的两难抉择——是遵循用户隐私至上,拒绝协助执法人员?还是捍卫国家安全,主动解锁用户手机?法庭内外,苹果和检察官攻防激烈……

法律攻防战硝烟四起

故事还要从头说起。2015122日,密集枪声响起,加州圣贝纳迪诺郡一家社会福利机构沦为人间地狱。惨案造成14人身亡、21人受伤,媒体惊呼这是“9·11”事件后美国本土遭遇的最大恐怖袭击。

警方如临大敌,对嫌犯围追堵截,最终击毙杀手法鲁克和妻子马利克。警方调查发现,二人与中东“伊斯兰国”关系匪浅,通过iPhone手机的加密通信频频联系。警方迫切希望通过杀手使用的手机,获得更多的恐袭线索。

谁人不知,苹果手机设置开机密码,多次输错,手机会被停用。一旦暴力破解不当,还会清除手机中的全部个人信息。兵贵神速,迟迟难以获取手机信息的FBI探员,抓耳挠腮。有人灵机一动,为何不让苹果协助解锁?

FBI通知苹果破解用户手机密码,后者一口回绝:“这是客户隐私,我们爱莫能助!”美国司法部派出检察官火速向法官申请,要求责令苹果解锁嫌犯手机。一场全球高度关注的法律攻防战就此打响。

诉状中检察官指出,调查人员无法获取法鲁克手机内的加密信息,因此需要苹果在技术上协助调取关键的加密数据。该手机具有强加密功能,如果输错密码达到一定次数,原先的数据会被清除。检察官要求苹果依据1789年颁布的《所有令状法案》,为FBI开发“政府系统”。

加州联邦地区法官谢莉发布搜查令:首先,苹果需防止解锁不成,硬件加密程序自动消除手机数据;其次,苹果应帮助FBI开发一款“小工具”,作为解锁手机的万能钥匙。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态度强硬,迅速发表声明:这是“威胁到用户安全前所未有的一步”,苹果拒绝遵守这道搜查令。

接受美国杂志《时代》专访时,库克炮轰FBI,暗指其做法比黑客泄露明星裸照的行为还要恶劣,《时代》也很给面子地让库克登上了杂志封面。“我们并非激进分子,而是我们被要求做一些我们明知错误的事。所以我们在盲目屈从和反抗之间作出了选择。我们选择反抗和斗争。”库克重申。

双方观点针锋相对

这一边,苹果公司打出保护客户隐私这张王牌。“个人信息受到的威胁只是冰山一角,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世界,手机不再只是个人设备,而是已经成为保护家人和同事安全的关键战场。当个人设备受到攻击时,我们国家的关键基础设施也变得更容易受到攻击,比如电网和交通枢纽等。”苹果副总裁克雷格强调。

深一层看,科技公司与客户签署合同,本来就不能在自家产品中引入后门。一旦苹果轻易答应执法部门的要求,意味着科技企业对用户个人隐私的保障大为松动。执法者得寸进尺,予取予求,动辄以国家安全之名,大肆收集个人信息。仰人鼻息的科技企业,难免在自家产品中加入后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如此一来,本就猖獗的“黑客”行为势必愈演愈烈,个人信息安全无从谈起。

如果法官强制苹果解锁,FBI就有能力侵入任何用户的设备并取得个人数据。食髓知味的FBI要求苹果编写监控软件,拦截用户信息,访问用户的健康记录或金融数据,追踪用户位置,甚至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访问手机麦克风或摄像头。这恐怕是全球苹果手机用户不愿看到的噩梦。

“政府建议这款工具只会被使用一次和在一部手机上,但是情况并非如此。一旦研究出这样的技术,它就会被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并且会被滥用到很多手机上。在现实世界中,它就像是一把万能钥匙,能够打开亿万只锁。人们没理由支持这样的要求。”库克提醒公众。

苹果代理律师辩解,强迫公司编写、测试、调试、部署这样的软件,会给苹果带来沉重的负担,超越《所有令状法案》的权限。律师同时指出:强迫公司技术人员编写他们反对的代码,也侵犯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

另一边,FBI和检察官大呼冤枉,层出不穷的手机加密技术严重削弱执法者预防和打击犯罪的能力,危害不浅。他们一再强调苹果解锁嫌犯手机信息只是个案而已。苹果拒不协助执法,无视国家安全,实属无理取闹。

“强加密的逻辑意味着所有人包括执法者的生活,都将很快受到强加密的影响。”FBI时任局长科米反复强调,“在我看来,根据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价值观,绝对的隐私以及那些认为政府应该把手从人民的手机上拿开的想法没有任何意义。”

执法部门一直想要引导舆论导向,批判苹果手机安全功能设计屡屡被恐怖分子滥用,且索取个人隐私信息仅仅是个案。“执法者,我也是其中的一分子,确实能够挽救人们的生命、营救孩子、保护我们的邻居不受恐怖分子攻击。”科米在国会听证会上强调,“我们执法完全是通过法庭的判决,获得了搜查证来执行。我们有了移动设备的搜查证才能取证。”

FBI探员表示,强大的数据加密阻碍了执法者对恐怖分子动向的追查。他们希望能够在法律的支持下,光明正大地走前门对“恐怖消息”进行过滤,而不是整天想着如何破解科技公司的秘钥。

“把我们的手机凌驾于所有价值之上,这并不是正确的答案。”与硅谷科技圈私交不错的奥巴马表示,手机不能成为政府无法访问的“黑匣子”。

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帮腔:“执法者没有要求苹果对产品重新设计或者新开一个后门,而只是要求公司协助对这一产品进行检查。”波尔克郡警长格雷迪义愤填膺,“苹果CEO应当知道,他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纽约警察局长布拉顿痛斥:“苹果打着保护客户利益的幌子,实际上是受到利益的驱动,他们把自己的利益置于政府保护人们的生命之上”。

竞选美国总统期间,特朗普多次抨击苹果不配合政府调查:“你们想想吧,苹果不会让我们进入凶手的手机?他们以为自己是谁?不,我们一定要打开这部手机。”

“这是一个常识问题。”他说,“我百分之百同意法庭的判决。如果是那样,我们就应该解锁这部手机。我认为,从安全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解锁这部手机。我们必须使用头脑,我们必须使用常识。”

硅谷大佬几乎一致支持苹果。扎克伯格发声:“我们对苹果表示同情。我认为,在加密系统中引入后门不是一种改善信息安全的有效方式,也不是一种我们应当采取的做法。”推特CEO杰克表示:“我们支持库克和苹果!”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称:如果苹果最终配合FBI解锁,那么将会打开“潘多拉的盒子”。140家美国科技公司共同署名致信白宫,将数据加密称为“现代信息经济安全的基石”,要求奥巴马制止任何可能被执法部门利用以削弱数据加密的法律和行为。这一举动遭到FBI坚决抵制。

比尔·盖茨称自己并没有支持任何一方,只是呼吁就此事展开更多讨论。一方面他相信苹果的抗争是有价值的,但同时希望能在防范政府滥权和国家安全之间取得平衡。

皮尤中心民调显示,认为苹果应该帮助政府解锁这台手机的比例为51%,苹果只获得38%的民众支持。这甚至低于iPhone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科技网站Techdirt则质疑这份民调混淆了“提供数据”和“帮助破解iPhone”之间的区别,认为恐怕并不会有那么多人支持后者。

美国司法部最终撤诉

这场罕见的大斗法,看似只是苹果和执法者之间的冲突,其实折射出高技术时代,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的角力拔河。让外国观察家好奇的是,美国情报界和学术界,支持苹果立场者不乏其人。

原来,打击严重犯罪的FBI,是想以此增强自己进入嫌犯手机进行调查的能力,但是五角大楼和情报官员则担心这种能力迟早会被外国黑客掌握,窃取美国政府的宝贵数据。

他们忧心忡忡的是,俄罗斯等国执法部门会不会仿效FBI,对美国高科技公司提出同样的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局大佬海登这一次也站在苹果一边,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也倒戈支持苹果。

美国商务部公开表态,如果国会最终授权执法部门能够获取私人手机的加密信息,这将对美国高科技企业是个沉重打击,其外国竞争对手将会赢得各国用户的信任。

立场保守的《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措施严厉的社论,指责美国司法部挑起官司“过于草率”,质疑其“依据可疑的理论匆匆发起法律战”。

“不仅如此,美国司法部还撒了个小谎,他们称苹果的案子仅针对一部iPhone。”文章补充说,“其还在谋求让苹果再解锁12部牵涉到不同案件的iPhone,知情人士指出这些案子都不涉及反恐。”

显然,美国政府想靠恐怖袭击案,全面补上FBI数据收集一大漏洞。这次FBI向苹果提出的要求是:开发一款特殊工具,为他们破解手机密码提供便利。

《纽约时报》评论认为,使用这样的工具需要事前获得法官批准,这并非“给iPhone开了个后门”,而是“通过前门获取数据”。科技公司普遍怀疑这套系统可能会被滥用,将建立“一个危险的先例”。

媒体批评声四起,科米局长如坐针毡。“你们宣称,美国司法部和FBI在进入圣贝纳迪诺凶手iPhone的能力方面撒了谎,但你们完全错了。”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信中,他说,“我得承认,而且我也不会感到尴尬:所有的技术创造并不存在于政府。许多人过来找我们,设法为我们解锁圣贝纳迪诺案中的iPhone。本案并不是想建立先例或发出类似的信号,而是关系到受害人和正义”。

谁会相信这套大言不惭的高论?科技博客“勇敢火球”讽刺:“FBI对大众撒谎那只是‘小谎’,你对FBI撒谎却是‘重罪’。”

以色列某科技公司趁机插一脚,声称只要给足1.5万美元,可以帮助FBI解密法鲁克的手机。这家公司的一个竞争对手的销售主管杰里米表示:“任何加密技术都会被破解,只是资金和时间问题而已。”

20163月底,美国司法部公开宣布,已成功破解法鲁克的手机,FBI不再需要苹果的协助。通过第三方,FBI终于在26分钟内实现了对法鲁克手机的破解。

众多安全厂商竞相向山姆大叔推销服务,法鲁克的手机在没有苹果帮助下被成功解锁,FBI的脸被打得啪啪响。别忘了,FBI在提交的法庭文件中十几次表示,只有在苹果的帮助下,才能打开手机。

事已至此,美国司法部同意撤诉,不再寻求通过法律手段要求苹果解锁。“我们结束诉讼的决定完全是基于(iPhone已被破解的)事实,通过第三方的协助,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在不损害任何信息的前提下解锁iPhone。”检察官艾琳表示。

争论远未结束

撤案次日,在另一起类似案件中,纽约法官詹姆斯作出判决:联邦政府无权强迫苹果解锁。法官基于苹果公司义务的限度、政府指令对苹果的压力以及增加苹果负担的必要性三要素,认为美国政府对《所有令状法案》的理解过于宽泛,违背宪法精神。根据1994年《通讯协助和执法法案》,法律并未授权政府要求公司设计有特定功能的定制设备。

只是苹果手机,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让人轻松破解。无怪乎,面对iPhone存在隐私漏洞的尴尬,苹果横下一条心,把FBI告上法庭,迫使其交出破解手机的细节。

最终法院宣判FBI没有必要公布提供破解技术的厂商名称,这只会导致他们受到黑客攻击,加大解锁技术被盗风险。

至此,双方的交锋算是告一段落,直到得克萨斯袭击案发生,犯人所用iPhone手机再一次将苹果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美国政府高度警惕:硅谷科技公司有样学样,滥用苹果的先例,拒不协助FBI调查。国家安全兹事体大,美国政府退无可退。

苹果坚持手机绝对的隐私安全,会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恐怖分子和罪犯不再担心自己的手机被破解,从而更加肆无忌惮。路透社报道称,正因为苹果拒绝帮助FBI解锁,最近正在导致越来越多的罪犯开始使用苹果手机。3个执法团队在法庭文件中,表达了对罪犯开始使用iPhone的担忧。被拦截的通话内容中,监狱中有罪犯将iPhone称作是“来自上帝的另一个礼物”。

形势比人强,这一次悲剧发生后,苹果的态度更为灵活。来自苹果公司的发言人称:“对于上周的暴力事件我们震惊且为之难过,为这些失去爱人的家庭和社会深感痛惜。我们的团队立刻响应。想为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且表示会遵守他们要求的法律程序。但我们必须要表明,我们每天都在和执法部门合作,为上千名人员提供培训,让他们了解我们的设备,以及如何快速的从苹果设备中获得信息。”

“我们被摆在一个相当离奇的位置,帮助公民捍卫自由并抵御政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处在这样的位置。政府应当永远的捍卫公民自由,但这里却发生了角色转换。我感觉就像是在噩梦中的另一个世界。”库克感慨,“我们是为你们,我们的顾客,打造iPhone。我们知道这是非常私人化的设备。”

国家安全与公民隐私能否取得平衡?个人隐私对执法者以维护国家安全名义侵犯的容忍度应该是多少?在美国著名法官波斯纳看来:无论是安全还是自由,都不具有优先保护权。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孰重孰轻,美国宪法并未给出明确的意见,而是将具体裁决权赋予了法官。

20186月,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在卡朋特诉美国政府案中,以54裁决:执法机构必须获取法院搜查令,才能收集作为证据的手机位置信息。判决书长达119页,大法官声明:本案的应用范围应该非常谨慎。

无论是站在科技企业阵营,还是支持国家安全至上,各方都深刻意识到手机安全对个人信息的极端重要性。要个人隐私还是要国家安全?这一场全球性的辩论远未终结……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