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给所有陌生人的祝福

2021-02-18 09:2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名家新年祈愿

张建伟

一年的悲喜剧就在春天揭开帷幕,喜剧中含有悲剧,悲剧中夹缠喜剧。要说祈愿的话,就祝愿人们活在喜剧里,让泪花是暖暖的,笑意是甜甜的

张建伟

每到年终岁末,就感到一个轮回又开始了:从元旦到春节,然后就是一番春信,然后夏花之绚烂,秋容之高洁,冬风之清凛,周而复始。不过,一听到有人感叹“时间又去哪了”,就忽然意识到时间并没有轮回,而是螺旋式地延展着,五十岁之前是向上,五十岁之后是向下。

记得看电影中俯拍的楼梯环形向下的镜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镜头是希区柯克电影里有过的,在别人的影片里偶尔一见。人生一年又一年,不就像这样绕来绕去走楼梯吗?向上或者向下。

如今又绕到楼梯的拐弯处,该停下来想一想,要对新的春季、夏季、秋季、冬季说什么。

说些什么呢?

春天是一个少女,穿着绿色的衣裙,洒了些花粉,让越来越多的过敏症患者又爱又不敢与她太亲近。春天会惹起许多情思的,男男女女,都辗转反侧,颠倒了人生,爱恨情仇,一时俱来。一年的悲喜剧就在春天揭开帷幕,喜剧中含有悲剧,悲剧中夹缠喜剧。要说祈愿的话,就祝愿人们活在喜剧里,让泪花是暖暖的,笑意是甜甜的。

不必为了一份感情而死去活来,甚至动了杀机。把爱情悲剧都留在去年吧,让因情而生的罪案都消失吧。能爱就爱,不能爱可以另寻佳偶。十步之泽,必有芳草,天涯处处都是绿茵。春天是一个好姑娘,不要辜负了她的笑靥。

夏天是一个少妇,有着红色的衣襟,“咯咯”笑个不停。她的热情不带一点暧昧的意味,即使你脱下外套,露出肌肤,她也没有引逗你的意思。

夏天太情绪化了,当你热得发昏,就会有一阵瓢泼的水从头到脚淋下来,一时的清凉足够你清醒一下了。雨,像一位诗人说的,总是亲切的。夏季的雨,尤其是亲切的。我想对夏季说,人们对自己人有太多热情,对外人有太多戾气,能不能少点戾气,多点热情?

热情与戾气都是通红的。近年来,通红的暴戾灼伤了许多人,人的行为和言论有多么锋利……让新一年的雨水荡去人的戾气吧,即使在烈日灼人的时代,也让人保持一种温良。

如果有愤怒,愿这愤怒是天使的愤怒,就向它该有的方向发泄吧,不要让怒气狼奔豕突,变成脱缰的野马,尤其不要让这匹马冲向无助的儿童。马蹄下的花儿是弱小的,马蹄沾上一点残香,就是罪恶。

秋天是一个沉静的中年人,理性让他有许多魅力,那些感性的女孩儿会迷上这种沉静与理性。远山的呼唤里,我们见识过这种沉静;幸福的黄手帕下,我们迷恋过这种深挚。我希望这社会多一些理性,多一些成熟之美,少一些巨婴。

对于许多人来说,人生负担太过沉重,因此多愁善感者眼中,秋天和春天一样,让人忧郁。秋天的忧郁是蓝色的,像海那样蓝。诗人在海边用眼睛丈量那蓝色的长度、宽度和深度。远离海洋的都市人,就想着水立方那种蓝色的建筑。

我在秋天,喜欢回味卞之琳《尺八(编者注:古代中国乐器,外形与箫相似)》那首诗,“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三桅船载来一枝尺八”。在秋天,我祈愿那些被遗忘的人们,有人挂念,有人打电话或者发来几句留言:“夜凉如水,珍重加衣。”我祈祷:那些脸上刻满岁月的留痕、佝偻着背、银丝干枯、眼睛也干枯的老人,在夕阳里,有人惦念,让他们不再孤独。

冬天是一个老人,身穿白色的长衫,须发皆白,就像《指环王》中甘道夫的样子。他应该在火炉旁烤着火,看着书,窗外是孩子们串铃一样的笑声。

知识就是力量,多读点书,可以让这个民族看起来更加文明。当我们拥有了权力的时候,我们还是愿意用文明去说服别人,而不是用野蛮和凶狠。炉边读书,读一部《英宪精义》一类的书,是不错的选择,可以想想法治到底是不是车裂商鞅的那几根绳索。

对冬天,没什么可抱怨的,严寒不光是冬季里的故事,一年四季都有严寒。知道严寒在哪里,知道如何躲避严寒,抵御严寒,靠的是智慧和正义的力量。雪能伤人,白能伤眼,都是人类自己的问题,与雪何干,与冬季何干?

四季,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严格按照时间表生活,到时候就来了,绝不拖延;是时候就走了,绝不留恋。如果我们的人生态度是这样,不是很豁达吗?

但是,人生太复杂了,所以,胡适说:“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我不能做你的梦。”

就在我写下这些缠绵文字的时候,快递小哥还在寒风里送快递,饥肠辘辘的人还在想着电动车何时送来今天的晚餐。

这样一想,我的新年祈愿就变得与他人无关。如果不去想,也不去琐碎念叨生活的细事,并且不想从自己卑微的高度来俯视人生,以自己的体验来推测芸芸众生,对于未来的一年,似亦无话可讲。好在我不必非要说几句吉祥套话,不想说就不说,这种自由,也是难得的。

我爱,我的,自由。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