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零工经济来势凶猛,它挑战的不仅是劳动法

2021-04-08 09:1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零工经济打破了传统的用工关系。工人们获得了很大的自由,但同时也失去了相应的保障。而在许多国家,现行的劳动法律法规、社保政策等并没有相应的规定。零工从业者在劳动中遇到的工伤、患病、养老问题都缺乏保障

於兴中

上世纪初的爵士乐手们大概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们的工作方式,也就是演出一次、付一次报酬的模式,会成为许多人的自然选择。

由于经济危机带来的损失、平台经济的兴起、新冠疫情的影响以及劳动者对自由的追求,零工经济发展的势头越来越猛。据麦肯锡环球事务所估计,从略微长远的角度来看,到2025年,全球可能有5.4亿人会通过“在线人才平台”寻找工作,预测最多会有2.3亿人找到工作。此外,据有些学者预测,届时,三分之一的工作将通过作为中介的数字平台进行。

不约而至的零工经济

所谓“零工经济”指的是根据临时雇佣或合同的方式,按需提供服务的工作。零工经济主要有三个组成要素。

首先,劳动者按一次性的具体任务、项目或轮班获得报酬,而不是按小时或工资计算报酬。故此,零工经济常被称为“自由职业者经济”“独立劳动力”“敏捷劳动力”或“按需经济”。

其次,消费者要求由零工提供某种特定的服务,或搭车到目的地,或要求送产品或食物,或者是其他任何类似的服务。所以,零工经济也常被称为“共享经济”或“同行经济”。

再次,专门的零工经济平台充当了劳动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中介,因而还被称为“平台经济”。

零工经济这个概念,早在18世纪就已出现,但两个世纪之后才被大规模地运用。上世纪初,“零工”一词用指爵士乐手的现场音乐表演。2009年,美国《纽约客》杂志记者蒂娜-布朗在一篇文章中使用了零工经济和零工经济学的概念,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十多年后,这个概念已经成为辩论的热点。

正如布朗所描述的那样,经济衰退敦促人们追求自由流动的项目、咨询和兼职的零碎工作,以赚取让他们能够住公寓、缴医保、雇保姆及交学费的钱。一时间,做零工成为很多人的职业选择,包括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有人曾戏谑地说:“这么多的兼职人员一会儿在职,一会儿不在职,美国企业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在长期休产假了。”

在中国,按需送货的人员已经有了新的称呼——“网约配送员”。国家已经正式认可这种新型的职业。而“零工”的概念还在不断丰富——主播、烘焙师、设计师、汉服造型师、创客指导师等新职业丰富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就业选择。有关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的零工经济人数就已达到1亿,其中以从事互联网相关行业的人数占比最高。

目前,人们对零工经济的关注主要是由数字技术的应用和平台的使用所推动的。在谈论零工经济时,主题通常是平台经济或平台工作。平台实际上成为一种新型的公司,其特点是提供基础设施,作为不同用户群体之间的中介,而且表现出由网络效应驱动的垄断倾向。

谁该为零工的健康和保险买单

零工群里,以零工司机为多。然而,零工司机的权益保障却远远落后于他们的需要。自优步和类似的按需平台成立以来,争论的焦点在于零工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

按需平台及其倡导者坚持认为,司机不是雇员,而是独立的创业者。他们每接一个乘客,司机就会随时随地一次性承包他们的服务。因此,平台公司不应该承担通常与雇佣员工相关的法律责任,比如支付最低工资或缴纳社保。与此相反,这类公司的批评者认为,“独立承包商”的称号是违法和欺骗工人的烟幕。

前不久,优步上个月在英国输掉了对下级法院的一项裁决的最终上诉。该裁决授予了一批前优步司机一种介于雇员和自雇者之间的就业身份,称他们为“工人”,认为其有权享受假期工资和养老金。该公司此举将该国的优步司机重新归类为“工人”,而非独立承包商,这将使英国成为优步直接为其司机提供假期和支付养老金的第一个地方。

有意思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待优步的态度却大相径庭。在美国现行劳动法、雇佣法与税法体系下,工人在某一工作关系中,其身份可能是“雇员”也可能是“独立承包商”。

雇员有权获得法定福利和保护,独立承包商则不同。在线平台公司与他们的零工所形成的关系使得这些工人在雇员地位与独立承包商地位之间形成一个灰色地带。美国法律并没有提供明确和普遍适用的规则来解决由此产生的歧义与模糊性,而且也无法确保裁决者能够作出一致以及可预测的决定。

就在优步上市前几周,优步司机准备罢工,以要求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时,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建议备忘录,宣布优步司机是独立的承包商,而不是雇员,因此不享有集体谈判权。不久之后,美国劳工部发布了一封意见书,针对另一家零工平台公司的工人作出了类似的结论,指出这些工人不享有联邦最低工资或加班保护。

与此同时,一些州政府却采取了相反的态度。在Dynamex案中,加州最高法院裁定零工具有雇员身份。2019年,加州州议会颁布了一项法案,将Dynamex案中的裁决纳入该州法典,并将其适用范围扩大到加州劳动法的其他部分。这种扩大意味着优步司机几乎肯定会被归类为加州的雇员,除非该法律被废除或修改。

零工经济挑战的岂止劳动雇佣法

零工就业按任务付费,并由可以自动停用账户的算法管理,是各国经济中最不稳定的工作类型之一。有些人认为,零工的工作只是为了方便而存在。由于几乎没有工作保障和福利,零工一直被边缘化,处在许多国家劳工就业法的保护之外,不得不通过诉讼来要求确认其雇员身份。

毫无疑问,零工经济打破了传统的用工关系。工人们获得了很大的自由,但同时也失去了相应的保障。而在许多国家,现行的劳动法律法规、社保政策等并没有相应的规定。零工从业者在劳动中遇到的工伤、患病、养老问题都缺乏保障。

与社会经济生活的其他要素一样,零工工作涉及到与社会的互动。监管者、客户、平台和工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零工工作的短期性和“临时性”意味着问题的存在。

比如,零工工人是否应该拥有从事特定任务的必要许可证?零工工作是否符合现行的税收规定?此外,移民和安全监管问题也牵涉其中。当然,更难的问题是如何对零工进行分类,以便根据不同的服务需要进行管理。

零工经济是否意味着未来工作的新模式

零工经济与工作的未来,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讨论话题。工作越来越像在一个场所进行音乐演出,不能保证其延续性,但工人也可以自由选择下一步的去向。事实上,短期或不稳定的工作安排比正式的工作安排有更长的历史,无论是现在通过标准雇佣合同认可的正式工作,还是像家政这样的尚未被认可的工作。

零工经济不仅在重塑工作,而且在更广泛地重塑社会的各个方面。劳动者、平台和消费者都在从各类平台服务中寻求更大的灵活性。劳动者正在寻求更加灵活、适应性更强的工作方式;平台正在从以往的就业法规中解放出来,至于消费者,则越来越期待按需服务。

而零工工作者并不局限于信息技术和交通等传统的自由职业者密集的行业。数字自由职业已经成为所有主要行业就业的重要来源,让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有机会接触到新的自由职业者。

而且,并非所有的零工工作都是低薪的。在通过平台采购的自由职业者工作中,低技能、低工资的自由职业者任务只占一半左右。其余的大部分由技能较高、工资较高的工作组成,如软件开发和设计。

这种摆脱传统工作形式的自由也有可能在未来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在许多国家,社会保障——无论是支付疾病、退休、还是产假(陪产假)——都以各种方式与“标准雇佣合同”相联系。零工经济的短期灵活性给从事零工经济的人带来了一些好处,也给现在依靠各种方式外包工作的人带来了好处。但是,由于从事零工经济的人缺乏社会保障,其工作的社会成本将主要由私人承担。

据报道,大多数自由职业者并不是因为缺乏更好的选择而选择零工工作。对许多人来说,零工平台满足了他们在工作和私人生活中更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的偏好。这就意味着,零工经济很可能会成为未来工作的理想模式。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