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忆人生的第一次出差

2021-10-14 09:4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李铖

省城的政府机关,车进车出,人来人往。有时站在办公室窗前,望着那些从公务车上上下下的同志,我想,对于机关里的他们而言,出差也许是再普通不过的事,而对二十多年前的我,那又是一件多么令人向往和奢望的事。

“人到龙溪铺,多穿三条裤。”我当时所在的单位,坐落于湖南省新邵县龙溪铺镇的一个山窝窝里,号称“风口子”,印象中的大多时间寒风刺骨,夏天倒是格外凉爽。如今,单位已在改革大潮中被撤销,只剩断壁残垣、孤树野草,但那里仍有我人生第一驿站的满满回忆。

清晰记得1998年拖着行李去报到时的心情,最大的感受就是“从一个农村来到了另一个农村”,没有半点城里的高楼与大厦、车来与车往,与我心目中想象的“丢拖锄头把”(方言即“不当农民”之意)的地方相差太远。

第一次进入工作区时,我见到的同事姓杨,大家都叫他杨干部,那时他正指挥一群人劳动作业。杨干部带着草帽,黄色长袖衬衣肩佩两杠三星,但上卷衣袖、下卷裤腿,形态让人感觉非常憨厚,张开嘴就是槟榔味和烟味,他告诉我:“搞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的!”

没有例外,我被分配到了最基层的一个单位从事像杨干部一样的工作,我很珍惜、很投入。回想起来,我那时的状态有点像《平凡世界》里的孙少平,“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世界,即使平凡的人也要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和生活。那几年,我的早、晚出勤奖励都排前几名,足见我的努力。

初进车间,机器声充盈脑袋和耳朵。刚开始很不习惯,也很紧张,甚至想往耳朵里塞棉花,但我逼着自己去适应,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有时还把这当成了劳动小曲,偶尔也竖着耳朵享受一下、乐此不疲。每次值班时,我的神经始终绷得紧紧的,不时走动巡看或是找人谈话、开展教育,不敢做任何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当时所在部门的劳动任务完成较好,也常获流动小红旗,这与我们的认真有关。虽每晚要到11点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但总觉自己是有意义的快乐,没有空虚无聊,没有东想西想,只想把工作干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大约3个月后的一天,当时的单位领导把我喊到办公室,先是大大地表扬了一番,说我进入状态快、工作认真负责。然后,他就问我有没有时间出差?还说这是对我认真工作的奖励,别人还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

我平生第一次听“出差”这个词,便天真地问:“出差是什么?”单位领导解释道:“就是让你去邵阳市买几个机器的零部件,龙溪铺没有卖的。”他和蔼可亲地接着说,“还没去过市里吗?”我点了点头。单位领导笑了笑:“来龙溪铺这么久了,也该去市里面看看了。”他又告诉我怎样坐车、去哪里买、大概多少钱,但他没有问我身上有没有钱?

第二天,我请了假,向同事借了钱,便坐上了去邵阳市的中巴车。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单位效益差,工资不能按时发放是常态,所以3个月了,我还没看到工资,父母出发前给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

还记得心头的那个激动,我瞪大眼睛使劲望着车外一晃而过的山和树,以及绵延向前的马路。后来,不记得多少次外出,我总是把那条路当成自己的奋斗之路、希望之路,内心多么渴望自己能从这条路走出去呀!那也是我第一次去邵阳这样的城市。车上的人很拥挤,不时有人带着鸡、鸭上下车,说着让我听不懂的地方话,但这没影响我出差的心情。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中巴车颠颠簸簸、停停开开地到了邵阳市的江北停车场。没歇一口气,我换乘摩托车去零部件店。老板显然与我们单位的一些人很熟,我讲了一些基本情况后,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他和哪个哪个熟,还说我们那里的零部件基本都是他提供的。

很快,他就为我配齐了所买的零部件。付完钱,我就准备走。老板大声喊住了我:“小伙子,你不开个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票?”“看样子,你是第一次买东西?”我点了点头。“票是你为公家买东西的凭证,可以回去报销呀!”老板热心地为我普及了一番出差的常识,听得我异常兴奋,原来为公家买东西是不会让自己出钱的。

我便答应了,让老板也给我开了一张票。记忆中,老板开的不是正规发票,只是一张他自己店里的购货凭证,上面写着货物的名称、单价、总价等,后面盖了个章。印象特深的是,老板笑眯眯地问我:“写多少钱?”我很惊愕,“我刚才给你好多,你就写好多呀”!老板仍然笑咪咪地说:“你可以多写点钱,算辛苦费呀!”我大为不解,不知辛苦费是什么意思?老板又笑道:“小伙子,那就按你给的钱写了!”

之后,我拎着零部件去了附近的一家书店,买了几本书,但不记得名字,也算是公私兼顾了。

印象中,5个零部件,24元一个,120元钱。下午,根据同事的指引,我把票递给了内勤,她嘟哝着说:“买得好便宜啊。”正好单位领导过来,他看了一眼说道:“小李办事蛮利索呀!”一会,他又说道:“给小李报150元吧,算上来回车费。”“我算上来回中巴车和摩托车费,总共140元。”我大声道。“那10元算是奖励,买碗米粉吃吧!”而后,我又听见他说,“小李不错,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拿着奖励的10元钱,我心头里那个高兴,别提多嘚瑟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得奖金。第二天早上吃米粉时,特意为自己加了一个煎鸡蛋。

这就是我第一次出差的完整经历。那时,去趟邵阳市,对我们这些天天在山窝窝里的干部而言,是多么宝贵的机会。如今,我也多次出差,甚至还到外省出差,但却似乎总少了那时的兴奋,或许是物以稀为贵吧!

回望来时路,以自己的第一次出差为鉴,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纯洁的初心,那就是单位领导说的“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有时在警示片中看那些身陷囹圄的原公务员,我想,他们不正是从第一次出差、第一次报账“占公家一分钱便宜”和第一次收礼、第一次收受贿赂贪图钱财开始的吗?如果没有这样的第一次,始终守住初心,守意如城、严格自律,不为物惑、不为利诱,就不会落至身败名裂、愧对组织和父母家人的下场,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究其根源,这都是私心作怪,也就是心里有了与“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相反的“心中贼”,即以公权谋私利,有的甚至疯狂到一有机会就占公家便宜、侵公家利益。

古人言,“治官事则不营私家,在公门则不言私利”,“天下至公也,一身至私也,循公而灭私,是五尺竖子咸知之也”。古人尚且这样,作为新时代的共产党员、公务员乃至官员,就更应该公私分明、坚决反对和防止私心私利私欲,决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千万不能堤溃蚁穴,因小失大。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我等仍须牢记、践行。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