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乾隆皇帝御笔一挥,清代死刑覆奏制度悄然生变

2021-10-21 16:0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品读寄簃公

乾隆皇帝认为,三覆奏的方式,施行虽然已久,实际上不过具文。如果不详阅招册,即使照例十覆,也不过是照例禀承皇帝旨意,这是廷臣们所共知的事。做了那么多繁文缛节的事,其中有多少有益于政务呢

沈厚铎

死刑覆奏制度,是指奏请皇帝批准执行死刑判决的制度。这一制度实施多年,到了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有了变化。

这年九月,乾隆皇帝弘历发了一道上谕,对当时的三覆奏制度提出疑义。

弘历首先肯定三覆奏是“慎重民命”、弘扬“三刺三宥”古制的好事。

所谓“三刺三宥”,是周代讼狱的一种制度,指对重罪人犯要反复征询群臣、众吏、万民的意见,以确定有没有可赦免、可宽大的根据。

三刺,即“一讯群吏,二讯群臣,三讯万民”(臣,朝廷命官;吏,官员所属之办事司员)的三次询问制度。三宥,即对于有“不识、过失、遗忘”三种情况的人犯,均应宽大处理。

“三刺三宥”是西周敬天保民,慎刑慎罚思想的体现,弘历皇帝自然是不能否定的。下文中,乾隆皇帝接着说:对将要处以极刑的人犯,必须认真审查,不能稍有忽略,不一定只是复查三次。

“每次招册送来,我都放在案边,反复审阅,有时要看五六遍,一定要做到毫无疑义。到了勾决的这天,还要与大学士等人斟酌再四,然后才提笔勾决,这岂止是‘三覆’就完成的啊?”

“即便是三覆奏,匆忙之间呈送来的奏本,也难免在刊印中不出错误,而且又限于时日,怎么能逐案细览呢?朕想,管理国家大事,惟当务实,而效法古人不在于追求虚名。”

乾隆皇帝认为,三覆奏的方式,施行虽然已久,实际上不过具文。如果不详阅招册,即使照例十覆,也不过是照例禀承皇帝旨意,这是廷臣们所共知的事。做了那么多繁文缛节的事,其中有多少有益于政务呢?

他下令:从今以后,“刑科覆奏,各省皆令一次,朝审仍令三覆”。这就足以表达继古革新之意,也实施了行简之风。

对此,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评论说,这是清朝“秋审改为一覆奏之始”。

清嘉庆二十年九月(1815年)嘉庆皇帝颙琰又下令:“嗣后黄册仍于八月中旬呈进,其秋审、朝审覆奏之本,皆着于本省勾到前五日覆奏一次。朕批阅时再同黄册详加酌核,以昭慎重。”

由此,朝审三覆奏也改成一覆奏。

不仅秋、朝审覆奏制度随着时代变化,秋、朝审招册(记录案件始末、犯人供词等的册子)所载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沈家本著《叙雪堂故事》记载,乾隆十九年(1754年)秋审过程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山西发生了一起案件,原案写明的案情是:贩布商人殷广禄屡次调戏张起云的女儿大姐儿,张起云因忿恨将殷广禄掐死。见殷货担内有钱和布匹,张起云见财起意,当即把钱和布匹藏起来,又剥取了殷广禄的衣服,将尸体背至土窑藏匿。后经殷广禄的弟弟报案检举,差役起获尸体和赃物,将张起云拿获。

秋审刷印招册时,却只将掐死缘由叙出,漏掉了张起云藏匿殷广禄钱、布以及剥衣弃尸的内容。

案卷中,张起云因女儿屡被调戏致毙殷广禄,情稍可原。据此,有人想要改拟缓决。等到刑部查出原案,知道还有收藏钱布、剥衣、弃尸灭迹等情节,才照原案情节定罪。

这时,名叫九成的江南道监察御史就此事写了一道奏折,参奏刑部——

向来刊刷招册,都将法司看语(即看后的评语)与督抚看语一并叙入。承办之员恐刊刷工价多有糜费,于是就删去繁冗词句以图节省。等到办理日久,承办各员年年更换,非出一手,有时就会将要情遗漏不载,导致混淆了阅卷人的裁酌。

就张起云案遗漏重要情节一事,御史九成提出:秋审招册内所述督抚看语,已经将案犯情节再此说明,案情叙述两次,语言实在重复。与其叙述两次,又考虑怕有糜费而删节字句,何不省去一层,照稿全录以杜遗漏?同时,督抚原题语内情节一概不再叙入,这样一来,既不存在重复,案情也更详备了。

九成还指出,“务令承办各员详加核对,不得将紧要情节稍有遗漏。如有率意删减,致案情与原稿不符者,经九卿、詹事、科道查出,即行指参,将承办各员交部严加议处”。

上述提案,实际上是要求将各省递交刑部的案卷删去“督抚看语”,将案情“照稿全録以杜遗漏”。

对此,刑部提出了不同意见:刑部向来办理招册,都是由承办司员摘叙紧要案情,刊刻分送。同时,各司员将原稿案卷,全部送到秋审棚内(即秋审会议场所),以备详查。倘有商酌之处,俱可随时检阅,而不只是如该御史所奏的那一起案件。因此,“应将该御史所称照稿全录之处毋庸议”。

这实际驳回了御史九成“照稿全录”提议,同意了“删去抚看”的意见,但也提出了缓冲之说:“本年新旧各案共计七千余起,若将现在刊就之板概行删改另刻,不特工价浩繁,且计明岁秋审之前,为期不过数月,势难赶办。”只有“将明年新事删去抚看,止叙部看,每案约可节省数佰字,似与删繁就简之意相符,事属可行”。

也就是说,以后发生的新案,“应如该御史所奏,止载部看,以省重复”。当年十一月十四日,刑部的意见获得批准,“奉旨依议”。就这样,从乾隆二十年起,秋、朝审招册中不再刊入“督抚看语”了。

(作者为沈家本四世孙)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