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斯人独立墨苍茫 一曲知音琴未了

画家王涛笔下的高士抚琴图

2021-10-28 07:4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王涛作品《大江东去》。

王涛继承前人高士弹琴的题材,进一步强化了高士抚琴图的图式。在他的画笔下,琴师端坐天地之间,凝神静虑思接千载,又啸傲于江湖之外,一派陶然忘机的姿态

王涛作品《垂钓》。

大凤

古琴在传统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人物画中出现,多为画中高士标配。画史上,除了顾恺之《斫琴图》、周昉《调琴啜茗图》、宋徽宗《听琴图》、王振鹏《伯牙鼓琴图》、杜堇《梅下横琴图》、石涛《对牛弹琴图》这几件作品中古琴以主角形式出现,多数古琴在山水画中出现之时,为主角者少,为配角者多。

现代傅抱石画的琴师好看。他的《海阔天空》《平沙落雁》《观瀑图》《高山流水》动中寓静,静极而动,俯仰之间,琴音悠长,都是难得一见的佳作。

傅抱石之后,真正系统性画高士抚琴图的画家很少。安徽画家王涛则数十年不厌其烦地画高士抚琴图,佳作颇多。画中高士,或独自弹琴、或有人相伴弹琴。或在花丛中弹琴、或在明月地弹琴、或在山水间弹琴、或在幽篁里弹琴、或对高天孤雁弹琴、或对荒地野牛弹琴。

可以说,王涛继承前人高士弹琴的题材,进一步强化了高士抚琴图的图式。在他的画笔下,琴师端坐天地之间,凝神静虑思接千载,又啸傲于江湖之外,一派陶然忘机的姿态,读来让人小豁胸中之气。

笔墨即人

对于中国画尤其是人物画而言,一个成功的图式的出现是不易的,不只因其是概括性和提炼性的结果,更因其根本原因是文化与美学的概括性。

因此,经典图式的出现,从根本上说是一种美学上的创造,反映了画家独特的艺术气质和艺术个性。中国画文脉不断,那些经典图式都会化身为艺术符号而存在,且不断丰富着传统中国画的语言体系。

综观王涛笔下的琴师,阔笔挥洒,用笔恣肆,自成笔墨阵仗。画中弹琴的高士多为独坐,举首抬颌,以手抚琴。琴身皆呈弧形,有一种向上的张力。

很显然,王涛的笔墨是蕴含着儒家敦厚之气的,同时又有道家出尘之想。更重要的是,他的笔墨中有一种罕见的侠者之气。三种文化的交合、孕育与催化,其笔墨中摩荡着一股慷慨之气就不难理解了。

王涛的个性是明显的,表现在他身上的气质有着新安画派的那种昂扬和自我,又有着黄山画派的超然与忘我。我们看见他用笔之迅疾、落墨之肯定,是十分明显的。而在这动里,又分明寓有一种静。

因为王涛强调书法用笔,所以他的线呈现出一种很强的书写性。对于中国画而言,笔力到了,线的功力才到,蕴含在线的滋味才能出来。18世纪法国作家布丰说:风格即人。放在笔墨语言范畴来看,笔墨即人。

王涛数十年痴迷画高士抚琴图,这般乐此不疲地画来画去,究竟要表达什么?我想,其终极艺术表达应当还是人格二字吧。千笔磨秃不厌倦,墨池尽黑自超然。画中那抚琴坐啸的高士,不就是画家本人的自画像吗?

人文风气

梳理王涛的高士抚琴图,大致可以得出如下信息:

一是文化背景、美学结构的无形影响。王涛的成长环境是人文气息的肥水,人文气息自然不必多说。他天性爱好音乐,往往慷慨高歌,对传统音乐以及各类交响乐、经典外国歌曲如痴如醉。加上对古典文学的热爱,让他形成了以道为体,以儒为用,以侠为升华的美学结构。

个人豪放豁达的性格气质和奔放豪迈的趣味追求,让他的笔墨自带一种狂态。在我们的文化里,琴有儒者之气、道家之气,但同时也有侠者之气,这是作为中国最古老文人乐器的性格所在。这三种气质共同催生出笔墨的浩然之气,正所谓琴心剑胆。

二是对古琴的钟爱之情。王涛虽不擅弹琴,然喜欢藏琴、画琴、听琴。胸中无琴,手中何以有琴?笔下何以有琴?只有充分地理解琴,人与琴互为知音,才能脱略皮相画好琴,画出琴的生命与精神。

三是过人的造型能力。青壮年时期,王涛对人物画的造型基础打得很坚实。他是方增先的学生,那个年代对造型的要求已经很深入了。加上写实人物画一派的强调,那一代人中的许多都养成了很好的造型能力。

经历数次艺术探索方向的调整之后,王涛极早地从热闹的西化潮流中抽身而退,回到传统大写意人物画。要知道,这在当时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中国画的回归让他的选择有了某种超前意识。对于写意画尤其是大写意而言,避开造型谈写意是不成立的。早年的造型基础深刻影响和塑造了王涛的大写意人物画。

四是援书入画的传统写意画法,让王涛的笔墨有了可供品味的广阔空间。中国画强调笔性。画家黄宾虹说:书诀就是画诀。书法用笔赋予了传统中国画丰富的表现力,这是其他画种所不能见到的。于是,我们看到的王涛的笔墨之所以笔力沉雄中见豪迈就不是偶然的了。

五是对待生活与艺术的态度。王涛是个有出尘之想的画家。他不紧不慢地耗费五六年时间在皖南山中古镇查济造了一个园子——寄醉园。

园子依河而建,内有八百年丹桂一株,古石马一骑。王涛又借势沿河建造问溪亭一座,造长廊,植藤萝,种芭蕉,栽兰草。青砖、黛瓦、粉墙,四时、阴晴、雨晦,皖南风格的老宅子里是深沉的古风。

此地风景美不胜收。在寄醉园举头即可体验“青山不墨千年画,流水无弦万古琴”的诗画意境。王涛在这里读书,画画,品茗,弹琴,看山,看水,听风,问月,用美好的人文风气滋养自己的艺术。

山水之间,可以洗尘。山水之间,可以洗心。他的许多作品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中诞生的。《高山流水》《琴韵》《幽篁啸傲》《独弹一张琴》《知音图》……一幅幅以高士弹琴为表现主题的佳作可谓琴韵十足,意味久长。

琴之高蹈

琴棋书画,文人四友,琴为第一。古代文人无不以能琴为荣。嵇康《琴赋》云:众器之中,琴德最优。琴不仅仅是一种乐器,更是文人雅士以琴修身养性,乃至以琴静心悟道的一种精神生活方式。

琴发自灵府,出于天工,可令山河皆响,可与宇宙共振,启发了多少诗思与画兴。从这个意义上说,古琴不仅仅是乐器,更是道器,因其凝聚着音律之道、文化之道、人生之道、自然之道乃至天地之道。

其余乐器,或生于庙堂气,或生于荒野气,或生于烟火气。唯古琴最为高蹈,它虽立根山河大地,却生于天外之气,可参天地之妙造,可照宇宙之神奇。

乐器虽无高低之分,然后格调雅俗之别。如是,琴非高手不能斫也,非高士不能弹也。高士弹琴图不只是画科中的人物画,更是寄托着画家慷慨之气、出尘之想的笔墨语言的歌咏。

由是观之,琴是何其超妙的文化创造!试想,若没有琴,中国文化将会多么苍白,多么无趣。在中国文化的苍穹之下独弹一张琴,是何等境界。

画家王涛用笔墨深切契入这个文化点,持续强调着笔墨与琴的对接与互动,奏响了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唱和,同时又向世人发出千古浩叹:悠悠天地之间,知音何在?真可谓斯人独立墨苍茫,一曲知音琴未了。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