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中国加入WTO二十载,诸多深刻的变化悄然发生

2021-10-28 07:59:00 来源:

一个法律人的WTO往事(8

多边贸易体制从来没有像WTO这样拥有众多成员,也从来没有像WTO这样负重艰难前行

王磊

今年春上,当年谈判中国复关入世的几个老同事小聚。之所以是老同事,是因为这都是三十多年前谈判起步时就相识相知的袍泽故旧,我们戏称“黄埔一期”。

大家觉得,今年是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周年,应该写点东西,聊以纪念。“二十周年再不写,三十周年能写的人就更少了。”有人感慨道。的确,当年轻蹄快马的弱冠年华,而今都已过知命之年近耳顺了。

想当初,三十五年前,对外经济贸易部(以下简称外经贸部)正式组建了关贸总协定处,我们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有七八个人,一间办公室。这是中国复关入世谈判和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的最原始班子,人数虽少,但能量惊人。

我们拟就了恢复关贸席位的申请函和中国外贸制度备忘录,出席了乌拉圭回合的部长会议,启动了与美欧的双边磋商以及与关贸秘书处官员的频繁往来。

在这里,我们带回了成员方和秘书处对“有计划商品经济”体制的无知和困惑,询问上级可否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这一提法因时机未到而被否。也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关税减让”“选择性保障措施”“互不适用”等问题,从对其知之甚少,到了然于心。(见《1988年,他们回答了五十多个国家的上千个问题》《中国“入世”路上,美国搬出了一条“拦路虎”》)。

而现今,中国拥有了一支专司WTO事务的五十多人的队伍。这支队伍承载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之重,在WTO的多边体制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加入WTO二十年,中国早已不再是观察员那样“二等公民”的身份——如当年那样需等别人讲完了,才轮到我们发言。中国更不是当年美国代表否决我们的话语权那样——“中国不是成员,没有权利对协议发表意见(见《在讨论WTO协议草稿的谈判组中,第一次响起中国的声音》)。”中国今天在WTO说话,全场都在听,听的认真,听有所思。

中国加入WTO二十载,世界贸易格局版图发生了深刻变化。

二十年间,中国国内发生了深刻变化。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利弊大小之争,莫衷一是;伴随着“狼来了”之说,国内对农业、工业、服务行业不堪冲击的担心,疑虑重重。加入WTO二十年间的事实充分表明,中国经济和贸易释放出了空前的活力,更多的中国出口产品涌向全球,开放引入的市场竞争,带动了本国产业水平的提高。第二任谈判代表外经贸部副部长佟志广当年“早上上班选开家里哪辆车出门”的预言(见《这位中国部长,让大洋彼岸的谈判对手爱恨交织》),成为了现实。二十年间,中国从贸易大国向强国迈进的步伐加快,已不仅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大国,更成为全球高科技产品市场上的有力竞争者。

20年间,WTO本身发生了深刻变化。多边贸易体制从来没有像WTO这样拥有众多成员,也从来没有像WTO这样负重艰难前行。WTO成立以后发起的首轮回合谈判“多哈回合”,遭遇多边贸易体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失败,而小范围的诸边协定、区域性贸易协定、自贸协定安排则层出不穷。

乌拉圭回合精心设计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功能停摆。WTO中成员之间传统的市场之争、规则之争,演变成前所未有的发展道路之争和制度之争。

然而,WTO依旧是当今贸易领域众多成员共同意志的承载体,无以替代;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所确立的基本贸易规则,依旧是各方贸易行为的基本准则,无论何种范围的区域性平台和框架,无不以WTO确立的规则为基石。

就在落笔期间,中国申请加入《全面和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是WTO成立二十年后,由十几个国家于2015年谈判而成的协定,堪称WTO的升级版。

中国台湾旋即也申请加入,并如当年申请加入WTO一样,以“台澎金马单独关税地区”身份而为之。三十一年前,台湾申请加入WTO前身关贸总协定(GATT)时,我们在日内瓦城的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扫雷”,一遍遍地重申我们的三原则,即台湾进入GATT,必须坚持一个中国、与中国商量、中先台后(见《那年,中国进入关贸总协定再遇阻》)。

二十八年前成立WTO前夕,在谈判WTO宪章成员资格时,我们就提出了对单独关税地区问题的关注(见《在讨论WTO协议草稿的谈判组中,第一次响起中国的声音》)。而今,CPTPP又将此问题激活了。

历史如此迅速重演。这使得今年纪念中国加入WTO二十周年更加具有鲜活的意义。

三十五年前开启的中国复关入世谈判和二十年前加入WTO,是改革开放一个又一个里程碑。笔者庆幸自己生逢其时,参与和见证了这段历史。时隔几十年,现在每当想起那火红的岁月,其情其景,其人其事,仍历历在目,鲜活如生,成了脑海里永存的烙印。

青春堂堂去,白发故故生。回首往事,笔者没有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没有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正是:

岁月真忽忽,

旧事已堂堂。

青春背我去,

白发欺鬓霜。

一蓑披烟雨,

数载历沧桑。

韶光终无悔,

笑慰话过往。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