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元宇宙”的海水与火焰

2021-11-04 11:0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编者按

作为一个新概念,“元宇宙(Metaverse)”如今已然跳出科幻小说,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然而,究竟什么是“元宇宙”,尚无公认定义。但可以确定的是,诸多科技巨头甚至一些国家政府已经向这片充满未知的领域进发。在此背景下,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投资人、游戏公司相关负责人以及三位法学专家,对“元宇宙”的来龙去脉和其背后的诸多法律问题进行一番透视。


“目前在中国,‘元宇宙’概念最普遍地体现在游戏上,包括线上的一些虚拟交易、生存成长圈等。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依赖互联网和手机,未来的依赖对象就是‘元宇宙’”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尹 丽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薛佳莹

近日,脸书更名的消息,给国内本已火爆的“元宇宙”概念又添了一把干柴。最直观的表现是:1029日下午,A股市场的“元宇宙”概念板块涨幅一度跃居前三,部分概念股相继涨停。

而反观美股市场,并未对此表现出太高的热情。在脸书发布更名消息后,公司当日股价虽一度上涨4.26%,但涨幅持续收窄。

“元宇宙”还是“虚实网”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目前尚无公认的定义。

人们普遍认为,这一概念出自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在这本小说中,人们只要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一个虚拟空间。这个空间由计算机模拟,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也即被称为“元宇宙”的Metaverse。不过,斯蒂芬森最近在推特上说,他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没有任何关系,也从来没有和其有任何交流。

而在一些人看来,这一汉译并不恰当。他们更愿意贴合实际,把Metaverse称为“虚实网”或者“虚实汇”。

事实上,在公开信中,脸书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也提及:Meta源于希腊语,意为“超越”。同时,这个词还有“在先、在前”的意思,也即“元宇宙”一词中“元”的含义,康奈尔大学法学院the 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中国法讲席教授、杭州师范大学沈钧儒法学院特聘教授於兴中解释说。

然而,Metaverse和汉语中的“宇宙”并无联系。在於兴中看来,所谓“元宇宙”的翻译,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

随着“元宇宙”概念大火,不少中国学者也将目光投向了这个新名词。许多以“元宇宙”指代Metaverse的研究报告应运而生。在於兴中看来,这一现象值得反思。

“这实质上是一个责任感问题。翻译是一门功夫很深的学问,以前的老先生们相当严谨,翻译一个新词往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但现在很多翻译成了急就章,结果以讹传讹。”

至于到了投资界,“元宇宙”的译法还涉及一个问题——语言的经济价值。当下,一些神乎其神的表述更能吸引眼球,“很多人在搞不清楚的时候就开始玩了。”於兴中说。

“再往前走一步”

投资人齐晓(化名)很早就注意到了“元宇宙”的说法。他认为,“元宇宙”并不神秘,其最原始的形态就是互联网。而要实现真正的“元宇宙”,尚有技术、人才和资金问题需要解决,“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他依然判断,此领域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方向”。

如果从文化背景方面追溯,“元宇宙”的思想与互联网其实一脉相承,并非只是单纯地来自于《雪崩》。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郭锐说:“技术确实是以非常深远的方式,改造着人类社会的规则。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当下的一部分生活已经处在虚拟世界里。”

“如果着眼长远,‘元宇宙’只不过是再往前走一步。而这几乎是肯定的事情。”郭锐说,他对此持积极拥抱的态度。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余盛峰则指出,在摩尔定律(集成电路上可以容纳的晶体管数目在大约每经过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下,人类数字处理的算力处于不断提升的过程中。而随着算力爆炸式的发展,冗余的算力需要被新的技术所消耗。因此,作为数字化和技术发展的延伸,“元宇宙”的诞生有其必然逻辑。

站上赛道的政府与企业

在美国,除了脸书,微软、英佩游戏公司等也陆续发布进军“元宇宙”的消息。今年在纽交所上市的美国罗布乐思公司(Roblox),更是头顶“元宇宙第一股”的光环。

於兴中注意到,相比商界的热闹,美国学界并未掀起“元宇宙”的研究浪潮。相反,在大洋彼岸的日、韩等亚洲国家,一时涌现出不少论文、报告,许多人为新技术、投资机会的到来而欢欣鼓舞。与此同时,诸多日韩企业也迅速站上了“元宇宙”的赛道。

有报道称,今年8月,日本某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技术)开发商开放了一款“元宇宙”浏览器,用户能够直接从浏览器进入到一个有大量实时在线参与者的虚拟空间。

而韩国,堪称最为关注“元宇宙”相关技术的国家。有报道显示:该国商业巨头和政府早已入局“元宇宙”。

“随着脸书等全球大型科技公司推动他们的业务方向转向元宇宙,元宇宙行业将会财源滚滚。”三星资产运用副总经理崔炳根(音)如是说。他的观点在韩国商界颇具代表性。

5月中旬,韩国政府发起成立“元宇宙联盟”。目前,200多家公司和机构已经加入该联盟。有报道引述韩国科技部一名官员的说法称,韩国政府希望在“元宇宙”产业中发挥主导作用。

根据韩国政府2022年财政预算,在总共604.4万亿韩元预算中,政府计划拨出9.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6亿元)用于加速数字转型和培育“元宇宙”等新技术产业。

对于韩国如此积极拥抱“元宇宙”的原因,学者们说法不一。

有学者认为,韩国对于高新科技的向往源自于该国资源禀赋的局限性。而在郭锐看来,就“元宇宙”而言,各国态度多与其文化中对科技、科技公司的信任程度有关。

“相比欧美人的谨慎态度,亚洲人对科技、科技公司的信任度非常高。而这样一种文化环境,对于国家科技的发展也非常有利。”郭锐说。

某游戏公司项目负责人林彦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在中国,“元宇宙”概念最普遍地体现在游戏上,包括线上的一些虚拟交易、生存成长圈等。“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依赖互联网和手机,未来的依赖对象就是‘元宇宙’。”

於兴中认为,虽然“元宇宙”的概念还未成形,但还是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它,因为相关技术正在飞速发展之中。“今天达不到的技术水平,过一两年,很有可能达到。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不过,他认为:“元宇宙”目前只是一个发展中的新生事物,而并非如一些人所宣称的那样,是互联网或者人类社会的未来形态。

“人类的未来不一定是以‘元宇宙’的形态存在,但‘元宇宙’确实代表了一种发展潮流。”余盛峰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