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清朝乾嘉年间的贪官何以多了条“活路”

2021-11-11 08: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品读寄簃公

这个奏章是否起了作用,不得而知,反正罗源浩没有因完限超时而被处死。要紧的是,从此就有了“秋审官犯予限完赃”的“例”。这被后来的秋审采用后,给不少贪官留下了活路

沈厚铎

在清代秋、朝审各类案件中,“官犯”占有相当比重。对于官犯,向来都是抄没家财,依罪判罚。到了清乾隆三十六年,因为罗源浩案,出现了“予限完赃,奏闻请旨”的新规。

罗源浩何许人?

他是乾隆元年二甲进士。乾隆下江南时,专门召见了这位浙江钱粮道的小官。

这次召见,乾隆喜欢上了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进士,想把他调到京城。罗源浩虽然口头称是,但却面露难色。他心中惴惴,生怕皇上不悦。

然而,乾隆虽有不悦,却并不以为忤,反而发出了“人情喜外任而不乐京官,大抵皆然”的感慨。调京之事也就作罢。

不久,罗源浩迁调云南粮储道,莫名其妙地又让他管起了炼铜厂。不料这位二甲进士,虽然策论写得不错,到了这铜厂,不但毫无建树,而且几年功夫就亏银一万一千两。

云南地方参了罗源浩一本称其“因总理铜厂,滥放工本,积欠无着,应分赔银”的奏章,得到了“加罚十倍,逾限即正法”的批复。

乾隆三十六年,罗源浩仍有赔银六万两未能完纳,而限期垂满,云南府于是进奏“呈乞展限”。这时的乾隆,似乎忘记了前面“逾限即正法”的批示,下了一道旨意:“罗源浩名下所有应追未完银两,着再展限一年,俟完缴之日,该部再行奏闻请旨。”

据史料载,有人进了“罗源浩固罪无可宽,实系办理不善,尚无染指情事”的奏章。这就是说,罗源浩虽然亏损了那么多钱,但都是管理不善造成的,他可没一点儿贪污受贿啊。

言外之意是——“皇上,您是不是也有点儿用人不当啊?”

这个奏章是否起了作用,不得而知,反正罗源浩没有因完限超时而被处死。要紧的是,从此就有了“秋审官犯予限完赃”的“例”。这被后来的秋审采用后,给不少贪官留下了活路。

可见,对于给大清服务的官员,皇帝们常常还是很照顾的,即便犯了罪也常常尽量予以宽宥。

清嘉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皇帝因为看到刑部按常例奏呈的“常犯情实改缓决,及常犯减等各折”,联想到“官犯与一般犯人不同”。

不同在哪儿?常常是官员犯法,与当地问刑官员都会有多多少少的关系。如果判得宽松,怕人说庇护,从而影响自己的官声,所以一般“不敢轻拟宽减”。

嘉庆皇帝看到这一点后,指出:“案情本有轻重之别,监禁年分亦有长短的区别。按以前的办法,间或有经朕自己想起来的人,就专门降谕旨加恩宥赦。可是其余各犯,或许还有情罪较轻,没有得到宥赦的人,不是就冤枉了吗?”

于是,嘉庆皇帝下了道谕旨,要求每年年终,列出在押官犯名单,并详细注明“所犯事由、罪名及监禁年分并该犯年岁”,再次报告给皇帝亲自审查,以便依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施恩宽宥。他还提出,将这一要求载入《则例》,成为正式的法律规定。

《则例》,即清代中央各部的办事规则。如刑部有《刑部则例》,吏部有《吏部则例》等等。因为嘉庆皇帝的上述旨意,从此《刑部则例》中多了一条“官犯年终汇奏”。这使“官犯”们又多了一个获得宽宥的机会。

对官犯的宽宥,也不是从嘉庆帝开始的。他的父皇乾隆皇帝就下过“官犯情实五次改缓”指示。

《叙雪堂故事》记载:乾隆三十九年十一月初四日,乾隆皇帝给刑部下了一道御旨,称“朝审情实官犯,旧案余存者太多,着交该部查明,有经五次未勾者,即改入缓决,但不得擅改可矜”。

一些情实犯人,秋审勾决时,皇帝没有勾决,但也没有给予“可缓”的结论。这样的犯人将继续监禁于死牢,待明年会审再定。

也就是说,虽得续一年寿命,但生死仍悬一线,来年也许就被勾决了。但对于有些犯人,尤其是官犯——常常是皇帝熟悉或知道的人,皇上有些恻隐,就暂留他一条小命,待明年再说。

这样一年又一年,有些犯人就在死牢里提心吊胆地熬了5年甚至更多年,仍未勾决,即谓之“五次未勾”。

根据乾隆的上述旨意,这些官犯死囚改了缓决,就可以不死了。但乾隆还是留了一个“不得擅改可矜”的尾巴,意即朝审官犯死刑改缓后还得坐牢,不能轻易放归自由。

到乾隆四十二年十月初四日,乾隆又发了一道上谕。这道上谕把秋审所有人犯包罗在内了:“嗣后秋审、朝审情实官犯,有经十次未勾者,着刑部查明改入缓决。”

但对官犯,还另有宽大:“官犯非常犯可比,既改缓决后,如遇应查办缓决三次以上者,不得与常犯一例减等。其中或有应行宽宥者,俟朕随时特降谕旨。”

那些经过三次“缓决”仍不能定案的官犯,不能和一般犯人一样,经三次秋、朝审不能定案即行减等。而是依据情况“随时”予以宽宥。这就又给了在押官犯们送去了新的希望。

可见,乾嘉时代,对官犯还是相当关照的。

对官犯另一关照是对“官犯赶入秋审”的突破。地方官员初犯重罪,需要呈报刑部纳入秋审,各省报送是有时间规定的,如果赶不上当年报送时限,罪犯就要在狱中等待来年秋审。

为了让官犯少坐几天牢房,乾隆二十二年九月曾下旨:如果赶不上当年秋审,这些“官犯审拟结”的案件,还可以延长到本省秋审勾决人犯“行刑之日为节”,再“补疏提请”。这就突破了赶入秋审的规定时间,对官犯的关照也算是周到了。

(作者为沈家本四世孙)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