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只用25个字,讼师让新县令在公堂上出丑

2021-11-11 08:2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史料记载中,讼师无辜被陷害遭官府“访拿”坐牢者大有人在。相比季君猷暗施冷箭,以乌有之事将县官控至“大府”,诸福宝的这篇“滑稽禀单”还算客气

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县衙——内乡县衙。

讼师

史话

夏芒

讼师季君猷被官府“借故访拿”,关押半年。为报一箭之仇,季化名“窃民”,将3只小鸡之死讦告为“命案”,导致为官贪酷的陈知县受到“大府”调查,尽遭“上官”白眼。若按俞蛟《乡曲枝辞》“讼师果报记”的叙事逻辑,这未尝不是一种以牙还牙的果报。

俞蛟对讼师深怀成见,对体制内官员也并无好感。俞氏为人清高,“工文笔,善绘画”,在清乾嘉时代“素负才名”,与他交往的人“皆一时名流”。他是浙江山阴人,一生“辗转为幕”,当过多年的“绍兴师爷”,与官员打了一辈子交道,内心对他们颇多轻蔑。

在俞蛟看来,多数官员养尊处优,才学、智商都已退化;反之,高手在民间——民间讼师固然“奸宄”,但他们打官司“立意措词”确有高明之处,常能达到“虽神明之宰,虚堂悬镜,莫能烛其奸”的水准。而那些充斥官场的颟顸之辈,一般都不是讼师的对手。

那么,问题就来了:朝廷“以三尺法付有司”,将司法大权交给各级官府,指望他们“彰善瘅恶”,通过实施法律,使“过者知惩”“善者知劝”,从而净化民风,稳定社会。但是衙门里庸官太多,不堪担负朝廷重望。一遇讼师“奸回巧诈”“逞其伎俩”,难识其奸,就会导致“是非曲直无从辨”,断出冤假错案,令“生者负疚,死者含冤”。悲剧何从避免?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谁“造孽”,谁遭谴。俞氏《乡曲枝辞》两则轶事,就是要告诫那些在他看来个个“奸回巧诈”的讼师们,警告其莫施巧诈制造冤孽,否则可要当心报应。这种与纪晓岚讲鬼故事类似的吓阻方式,也算用心良苦——

轶事一,发生在新昌(今属浙江绍兴):讼师陈某替人“作词”助讼,一向精明,属于“讼师之黠者”。一日,某店主因发现奸情“怒杀其妻”,却跑了奸夫,无法提供“奸证”。陈讼师收了钱,之后“罄囊谋之”,教唆当事人随机挑选一位进店的男性客人,将其杀死诬为奸夫,即可免罪。商人依计而行,万没想到,无辜被杀者,结果竟是陈某自己的儿子。

轶事二,发生在吴江(今属江苏苏州):讼师郦允恭一向“刀笔犀利”,常有当事人“以重金奉郦求计”,一旦“经其谋讼”,官司“无不胜”。其中一起案子,便是那桩十分著名的、被后世“讼师秘本”奉为经典的“咬耳写状”案:一老翁殴子,“其子抵触,陨翁二齿”,讼师“呼子耳语,因啮其耳”,然后教他谎称“因父噬耳急,痛极求脱,不图伤老亲齿也”,以此脱罪。最后的结局是:郦讼师晚年“妻女相继窃赀遁”,老伴和女儿拿走家产,将他抛弃,郦某竟至“穷饿以死”。

两个故事的逻辑,都是恶有恶报:教人滥杀无辜者,没想到自己的骨肉也在无辜之列,冥冥之中遭到反噬,痛失亲子;教逆子诽谤尊亲,谋求脱罪者,到头来自己的妻女也都不亲不孝,最终将他抛弃。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俞氏的两个故事,似乎都在暗示“人道”之上更有“天道”:“三尺法”虽可欺枉,三尺之上却有神明!为恶欺法者不如及时收手,趁早改行。否则,必遭“果报”,即便“幸免王章”,逃过官府惩治,又岂能“复逃阴谴”,躲避“天公”的制裁?

然而细心者不难看出,上述两则关于“果报”的故事,又都存在一个明显的逻辑漏洞,那就是冤假错案的形成,固然有无良讼师“逞其伎俩,以挠国家之法”的外在干扰因素,但其实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那时法律制度与官僚体系内部存在的种种问题——

第一则轶事,讼师陈某教唆杀人,固然十恶不赦。但按照当时的法律,女子“偷奸”同样罪大恶极,乃至在当时“谚有杀奸必双之语”。以民间百姓的经验,如能“捉奸成双”,抓住证据,哪怕由此杀人,也会被免去大部分责任。陈某替杀妻者出此恶谋以为救身之计,很大程度上是钻上述恶法及司法审判陋规的空子。

第二则轶事,讼师郦某助逆子为虐,帮他编造假供,诽谤尊亲,固然失德渎法。但主审官的糊涂颟顸,则是造成此案冤假的内在原因。“邑宰”大人堂审草率,仅凭被告耳朵上的一点血迹,就相信了逆子的谎话。他不仅“原情薄责贳死”,免逆子重罪,还当堂斥责那位被打掉门牙的老父训子不当:“子有过,挞楚以惩之,啮其肉以为快,非豺狼乎?”

那么,问题又来了:假如真有“天道”,以衙门陋规之多,官员颟顸之甚,无疑该为由此导致的冤假错案背负“天谴”,缘何只将“果报”加在讼师头上?那些无辜成为替罪羊的讼师们,断然不会就此心甘。于是,便出现了如下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刀笔菁华·讼师恶禀菁华》中,有一篇“控为突兀事”的告词,全文虽只25字,竟颇为拗口,难以卒读。此告词是著名讼师诸福宝专为报复当地一位新来的县令而作。据说,该县令甫一上任,便同讼师势同水火,诸福宝“心衔之綦切”。

一日,碰到有人因刻图章与一石姓艺人打得头破血流,求写状词。诸听说县令大人“患欠舌”,说话时有类似舌头短的发音障碍,于是代作“禀单”云:“有石雪泽者,勒刻劣木约日不出,掷石击额,额裂血出。恳即核夺。”诸福宝只用了了数字,却是苦心挑选,字字瞄准县令口舌发音的难点,致其公堂出丑,传为笑柄。

史料记载中,讼师无辜被陷害遭官府“访拿”坐牢者大有人在。相比季君猷暗施冷箭,以乌有之事将县官控至“大府”,诸福宝的这篇“滑稽禀单”还算客气——只不过是用相对诙谐轻松的方式,让官员们略尝了一点“果报”的滋味。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