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默克尔:有人爱戴她,有人试图制裁她

2021-11-11 08:4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在默克尔的政治生涯中,她遭受的大多数责难都来自她的难民政策。20159月上旬,默克尔决定不关闭德国与奥地利接壤的南部边境,成千上万难民借机涌入德国。仅仅5个月,德国就接收了100多万难民

一时间,全世界媒体都在为她颂赞,西方媒体甚至将之誉为道德领袖。而随着难民涌入德国各州,难民与难民之间、难民与当地德国民众之间不断产生冲突,犯罪数量迅速攀升,并发生轰动一时的“科隆性侵案”

视觉中国

罗浏虎 钱春雁

告别——这成了安吉拉·默克尔最近的主题词。在卸任德国总理职位之际,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为她送上“你的功绩永垂不朽”的赞誉,参加欧盟峰会的领导人纷纷起立致敬。67岁的默克尔微笑着坐在发言席,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默克尔相伴着德国与欧盟度过了16载风雨,而她也被贴上一系列标签:政敌口中的“黄毛丫头”、选民口中亲民而可依赖的“妈咪”以及“气候大臣”“危机总理”……

作为德国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理之一,默克尔背后荣光与争议并存:一些人爱戴她,还有一些人试图用法律制裁她。

“陛下法”惹风波

20194月,“德国喜剧演员起诉默克尔”的新闻见诸德国媒体。起因是,默克尔认为喜剧演员杨·波梅尔曼侮辱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20163月,波梅尔曼在公共广播公司的每周讽刺节目《皇家新杂志》中朗读了一首诗,以嘲讽埃尔多安。值得注意的是,在开始演绎时,波梅尔曼就表明这首诗是为了展示合法批评和实际侮辱之间的区别而写就。

此事件引发土耳其方面的强烈不满,土耳其政府要求德国政府调查波梅尔曼。经过多次交涉,默克尔称波梅尔曼的行为是对埃尔多安的“蓄意中伤”,同时表示“言论自由并非没有限度”。不久之后,德国政府应土耳其的要求,授权检察官在法庭上审查这首诗。

在波梅尔曼正式被起诉前,默克尔曾声明称:“在法治国家,这不是政府的问题,而是检察官和法院权衡个人权利和其他影响新闻和艺术自由因素的问题。”她强调,法院是在适用无罪推定的情况下作出决定的,她并没有对波梅尔曼案作预判。

一些专家发表评论说,波梅尔曼有很强的辩护基础,因为他的诗是基于言论自由而进行的讽刺,而不是故意侮辱。但美因茨的检察官仍然花了半年时间调查此案,依据就是被德国律师称为“陛下法”的《德国刑法典》第103条。

该条规定,任何人侮辱外国国家元首、在德国履行公务的外国政府成员或者派驻到德国联邦的外交使团领导,应被处以3年以下监禁或罚款;如果构成诽谤侮辱,则处以3个月以上5年以下监禁。一旦检察官确定波梅尔曼侮辱了土耳其总统,波梅尔曼将可能身陷囹圄。

不过,检察官最终放弃了对该案的调查。因为波梅尔曼在诗的开头就表明将超越通常的讽刺界限,检察官无法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喜剧演员故意侮辱埃尔多安。

20185月,德国汉堡高级行政法院作出裁决,禁止这首诗的部分内容公开传播,驳回了土方要求的全部禁止传播的请求,这意味着土耳其总统输掉了这起著名的刑事诉讼。在法院作出判决前,默克尔就提议废除与现代脱节的“陛下法”,最终德国议会投票决定废除《德国刑法典》第103条。

此案引发了德国民众关于言论自由的激烈辩论,德国民众对默克尔的行为表示指责。面对大众的质疑,默克尔坦承自己在处理这件事情时有不妥之处,但也强调了人权和表达自由的重要性。

波梅尔曼从“侮辱总统案”全身而退,却仍对默克尔耿耿于怀。

20194月,波梅尔曼在柏林行政法院对默克尔提起诉讼。波梅尔曼请求法庭禁止默克尔再公开评价他的诗是蓄意中伤之作。如果法院驳回该请求,波梅尔曼要求法院确认默克尔对其诗的评价是非法的。波梅尔曼的代理律师认为,总理的评价相当于预审,默克尔并没有这一权力,因而违反了分权原则。

有趣的是,默克尔和波梅尔曼都没有亲自出席庭审。柏林行政法院裁定驳回波梅尔曼要求对总理默克尔发布禁令的请求。理由是,默克尔已公开表示后悔,显然不会再次对波梅尔曼进行评价。

秘而不宣的总理违宪案

今年721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举行口头听证会,听证原因是德国选择党对联邦总理默克尔和联邦政府提起诉讼。

此次诉讼还要回溯到20202月,默克尔再次祸从口出。

202025日,德国图林根州议会举行了选举州长的大会。当时,由德国社民党议会团体、左翼党和绿党提出的候选人博多·拉米洛,和选择党议会团体提出的候选人克里斯托夫·金德瓦特在前两轮投票中均未获得绝对多数票。

自由民主党议会团体提名托马斯·克默里奇作为第三轮投票的额外候选人。在90张选票中,克默里奇获得45票当选州长,拉米洛获得44票,金德瓦特获得0票,1票弃权。

选择党没有将票投给自己人,而是投给了自由民主党的克默里奇。所以,克默里奇当选图林根州长是在基民盟、自由民主党和选择党的共同选票支持下的结果。选择党选择反水,这在很多人(包括默克尔)看来实在出乎意料。

当时,默克尔正在南非进行访问。默克尔在上述选举次日出席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的正式招待会时,对图林根州州长的选举发表了评论。

她说道:“图林根州长的选举结果前所未有地颠覆了基民盟和我的信念,我们坚定地相信在选择党的帮助下是不可能获得多数票的。当选举进入第三轮投票时就可以预见这个结果了,这是不可原谅的,因此必须撤销选举结果。基民盟政党不会参与这位州长领导下的政府。这对民主来说是糟糕的一天。”

该声明内容被收入《联邦总理默克尔与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的新闻发布会》的文章里,并在德国联邦总理网站和德国联邦政府网站上展示。

有人开始质疑基民盟的图林根分支与选择党达成了某种协议,舆情愈演愈烈。当选图林根州长的第三天,克默里奇宣布辞职。

虽然受到争议的州长已经下台,但因此次选举产生的党派之争远远没有结束。

德国选择党对默克尔的评论表示质疑:“任何政府首脑在正式国事访问期间利用国际舞台否认德国民主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并发布禁令,都是在滥用权力,违反了德国宪法,破坏了德国政党依据宪法享有的平等权利。”

随后,德国选择党向德国宪法法院提起诉讼,指控默克尔滥用权力,违反宪法,要求法院审查联邦政府和默克尔“呼吁抵制选择党”行为。默克尔和政府网站辩称,政府网站发布内容只是为了提供官方接待的全面记录,因而是合理的。

听证会结果当庭宣布,但内容并未对外公开,媒体也是一片缄默。案件结果最后成了少数人心中的秘密。

因难民政策被控“叛国”

在默克尔的政治生涯中,她遭受的大多数责难都来自她的难民政策。20159月上旬,默克尔决定不关闭德国与奥地利接壤的南部边境,成千上万难民借机涌入德国。仅仅5个月,德国就接收了100多万难民。

一时间,全世界媒体都在为她颂赞,西方媒体甚至将之誉为道德领袖。而随着难民涌入德国各州,难民与难民之间、难民与当地德国民众之间不断产生冲突,犯罪数量迅速攀升,并发生轰动一时的“科隆性侵案”。

相比西方媒体的吹捧,德国民众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积怨越来越深,巴伐利亚州政府甚至威胁如果联邦政府不采取有效措施阻止难民继续涌入,将起诉到联邦宪法法院。有媒体称,默克尔难民政策赢得了世界,但输了选民。

据报道,自20159月到20178月,德国卡尔斯鲁厄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已收到1000多起针对默克尔叛国罪的诉讼,大部分起诉得到了右翼民粹主义德国选择党的支持。

德国选择党一边支持民众向联邦检察官提起针对默克尔的叛国罪刑事诉讼,一边亲自向德国宪法法院提起宪法诉讼,指控默克尔的2015年难民政策违宪。

德国选择党称,默克尔允许难民进入德国的行为侵犯了联邦议院下议院的参与权。他们还表示,此项行动违反了德国的三权分立原则。但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弗劳克·克勒对媒体称,“这类指控都证明是毫无根据的”。

20178月,德国宪法法院驳回了德国选择党提起的3起关于默克尔难民政策的起诉。同时,德国高等法院拒绝了该党在议会上提出的所有申诉,裁定这些案件是“不可受理”的。法官们在裁定中称:“德国选择党议员们未能充分证明联邦政府在此事上的决定侵犯或直接威胁了他们的权利。”

至此,默克尔因其难民政策遭受的法律指控基本盖棺定论,但是默克尔难民政策产生的政治影响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