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副刊

如何破解职校“偏见”

2021-11-18 09:2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编者按

职业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些问题,导致社会对其存在较差的印象,甚至有家长因为孩子未来可能面临接受职业教育而存在焦虑情绪。这也是导致职业教育遇冷的原因之一。然而,关于职业教育,许多人或许并不了解——当下真实的职业教育是何情形、存在哪些问题、解决办法是什么?发展职业教育对于个人、社会和国家而言意味着什么?未来的职业教育将走上怎样的发展路径?为此,法治周末记者展开了采访,对读者关注的这些问题进行了回应。

现实中,老百姓对职业教育有偏见,大家不愿意把孩子送到职业院校去。破解这种困境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综合施策,阻断恶性循环的怪圈,营造良性的职业教育发展生态,提升职业教育水平,逐渐形成国家重视技能、社会崇尚技能、人人享有技能的技能型社会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上初中时,王佳文(化名)是班里出了名的差生。父母对他不闻不问,老师也不关注学习成绩差的孩子。那时起,他就自暴自弃,不愿上学了。

2018年,王佳文无意间在网上了解到自己符合民办中等职业学校(以下简称中职学校)的入学条件。他于是进入湖南长沙的一所中职学校学习计算机专业。

如王佳文般的学生进入中职学校就读——在一些人眼中,这或许更印证了对这类学校是“差生集中营”的判断。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生源也是导致家长群体对职业教育存在顾虑与担忧的重要原因。

但另一方面,“高薪好就业”似乎成为了职业教育的另一个标签。据报道,近几年,由于技术工人颇为抢手,一些蓝领工人的薪资标准,早已超过了普通白领。

一个例子是:2019年,湖北潜江江汉艺术职业学院下设的饮食文化学院首批毕业生早早就被“预定一空”,其中不乏“月薪过万”者。因与小龙虾产业密切相关,该学院又被称为“小龙虾学院”。

中职学校改造了“叛逆少年”

中等职业教育,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部网站显示,中等职业教育包括普通中等专业学校、职业高中、技工学校和成人中等专业学校。

就读中职学校后,王佳文感觉到文化成绩好坏不再是评判“好生差生”的重要标准,老师们更看重学生的综合表现。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并非一无是处,甚至有很多优点。

在老师们眼中,王佳文动手能力强、心态乐观,且能服从学校管理。如今,昔日的“叛逆少年”已经走出校门,并经过学校推荐找到了工作。

中职学校老师肖玲(化名)目睹了王佳文三年来的变化。肖玲多年来一直在民办职业教育领域工作,她当过班主任,目前负责招生工作。

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和王佳文成长经历类似的学生还有很多。学习成绩不好的“差生们”在上初中时曾受到许多打击,这类孩子到中职学校后,才慢慢发现自己身上的优点,而“心态好了,做事情才有劲”。肖玲表示,文化成绩差的学生反而会在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中表现出色,“在中职学校,要综合地看一个学生”。

据报道,当前我国拥有1.13万所职业学校、3088万在校生,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职业教育实现历史性跨越。

而如何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更好满足我国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对技能人才的强烈需求,成为我国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

肖玲的学校采取封闭式管理,学生每周单休,周一到周六都有课,班主任老师24小时住在学校。

学校还经常举办各类活动,有意让学生们“忙碌起来”。“当学生们充实起来,有目标、有事情做了,他们也就没有时间去玩手机或想其他的。”肖玲说。

她介绍,所在学校的学生们来自湖南省各个地市。很多孩子来自父母都在外打工的家庭,他们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还有一些来自离异家庭、单亲家庭,这些孩子往往比较叛逆。

相对于“免学费”的公立职校,民办职校在校企合作、学生管理上有其自身的优势。但每年一万多元的学费也让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望而却步,肖玲坦言。

民办职业院校困境尤为显著

对于一毕业就到四川一所民办职业高中(以下简称职高)教英语的江柳来说,职校老师并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

江柳教5个班,每个班60人。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班里许多学生来自父母离异的家庭,“这类孩子跟父母关系僵硬,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规划”。此外,“有些学生属于父母都不想管,就是扔到学校打发时间的”,还有些孩子是“曾中途辍学或者出去打工,然后又回来上学的”。

工作四个月后,江柳从职校辞职。原因不是“学生不好管”,而是“工资低、看不到前景以及学校不重视老师”。

她分析,职高不像普通高中那样重视学生成绩,频繁换老师对学校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很多家长并不关心学生一学期到底换了几位老师。

“这种现象对学生会造成一定影响。他们刚熟悉了一个老师的教学方式,老师走了还要熟悉下一位,但学校不愿意在老师身上‘投资’,因为反正总有人愿意来。”她认为。

近日发布的《民办教育蓝皮书:中国民办教育行业发展报告(2021)》(以下简称蓝皮书)提到,我国民办职业教育均存在师资力量不足、资本结构单一、政府扶持力度不够等问题。

该蓝皮书由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系主任杨娟主编。

蓝皮书提到,国家没有给民办职业院校教职工编制,因此民办职业学校的教师很难在社会奖励、生活保障、评定职称以及培训进修等方面与公办职业院校的教师享受相同待遇。

蓝皮书指出,全国有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已经出台政策拨给中等职业学校生均经费,但是其中仅有重庆市明确规定了民办与公办中等职业学校享受同等待遇。高等职业院校的生均经费制度也全部是面向公办学校。

蓝皮书还指出:一些地区人为地将民办高等职业院校排在公办院校后面;还有可能出现学生已经进入民办职业院校,最终却被公办院校“挖走”的情况,使得民办与公办职业院校在生源录取上存在不平等竞争。

而在教师培训、学校教研以及高层次人才引进方面,民办职业院校只能依靠自身经费支撑学校发展,长期处于生源和师资数量以及质量的最低标准线上。如果发生学生数量锐减、办学成本增加、教师待遇提高等情形,许多民办职业院校甚至难以维持运行。

破解职业教育生态困境是一个长期过程

与江柳不同,孙华北(化名)在公立中专当了十年老师。在他眼中,中专生基本分三类。

一类是“竞赛党”,指苦练专业,在老师带领下“打竞赛”的学生。得奖后,学校会发给学生奖金,实习时企业也抢着要。某些奖项的获得者,甚至可以直接进入大专。但是竞赛生群体也非常复杂,“十个竞赛生,可能有八个是陪练。”孙华北说。

第二类是认真学习的“考学党”。孙华北认为,国家给中专生设置的升学条件非常好,只要付出很少的努力:上课认真听讲,背诵基本知识,就能通过对口高考和单招考试,进入非常好的大专甚至本科院校。

还有一类是“混日子党”。这类学生的占比取决于学校管理是否严格。“在我们学校,打架事件的确每学期都会发生,但是大多数是学生一时冲动引起,没有多大恶意。”孙华北解释。

孙华北眼中也有“坏孩子”,但他们往往在军训时就被劝退了。“毕竟中专不是义务教育。”孙华北直言。

据报道,今年10月就有两起职校学生“打架”事件:湖北航空技术学院发生一起校园暴力事件,几名高三学生在宿舍楼道内遭到一群低年级学生持棍围殴,造成9名学生受伤。

几乎同一时期,一段广西桂林高级技工学校“几十名学生打群架”的视频也在网络热传。视频显示,多名身着校服的学生厮打在一起,现场混乱,多名学生围观。

在网上搜索中职学校现状,出现的大多是学生们在课堂上睡觉、玩手机、在校园里抽烟的情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很多家长之所以不愿意让孩子读中职,也是因为中职学校办学缺乏特色,教师、学生以及社会公众对中职的认可度低。此外,有的家长担心孩子上中职,非但没有学到技能,反而“被带坏”。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黄家亮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职业教育直接面向实践,需要培养专业技能型人才,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能否实现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型,关键取决于能否培养出大批高素质的技术人才。

黄家亮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职业教育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已经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但从整体发展水平来看,目前我国职业教育还面临着不少瓶颈问题,亟需提质培优、增值赋能,从数量普及阶段转向内涵发展阶段。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职业教育是社会运行的一个重要子系统。其发展需要各种内外因素相互促进,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他进一步分析,如果社会对职业教育没有充分的重视,投入的资源就很有限,办学条件就很难提高,办学条件差就很难招到高水平师资,难以吸引好的生源,学习氛围也很难提上去,最终很难培养出高质量技术人才,这样的毕业生进入社会也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而社会对职校毕业生没有好的评价,职业声望就建立不起来,从而形成新一轮恶性循环。

现实中,老百姓对职业教育有偏见,大家不愿意把孩子送到职业院校去。破解这种困境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综合施策,阻断恶性循环的怪圈,营造良性的职业教育发展生态,提升职业教育水平,逐渐形成国家重视技能、社会崇尚技能、人人享有技能的技能型社会,黄家亮说。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