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之治

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为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提供法治保障

2021-01-22 16:34:00 来源:

□王力康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和积淀,我国教育法治化建设在探索中推进,成长中完善,取得显著成效。主要成就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教育法律体系初步形成。以宪法公民教育权保护条款为核心,以“教育法”为本位,涵盖教育法律、法规、规章、条例,以及教育规范性文件在内的教育法律体系基本形成。“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高等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职业教育法”“通用语言文字法”在横向几乎涵盖了教育主体的各个学习阶段。教育行政法规、教育部门规章以及地方教育立法不断深化,在纵向上增强了教育法可适用性,立法的延展性以及法律规范总体的丰富性。教育法律体系的不断丰富、完善、发展,为中国教育法治现代化的落实以及2035年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全面实现打下了坚实的法治基础。

第二,定分止争功能的教育司法制度初步建立。教育司法制度的建立是教育法治化成熟的重要表征。教育纠纷解决途径不一,例如,调解、协商、行政复议、仲裁,但诉讼是解决纠纷最具信服力、说服力与公示力的一种。教育纠纷涉及法律主体庞杂,而学生利益的维护又涉及法益保护的特殊性,所以如何做到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各方权益的平衡以及少数利益的维护常常使纠纷解决主体头疼不已。而司法的介入,首先在源头上保障各方程序权益的正当维护。其次在公信力上,以成文法规范为依据秉持正义原则的裁判结果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各方主体的信服。最终定分止争,充分维护了教育大局的和谐稳定。

第三,以权益保障为核心的法治价值观初步确立。我国教育立法经改革开放后四十年的发展建设,立法已经由起初的填补空白,为经济建设发展搭建人才梯队而完善教育立法的“构建”阶段转向以人为本,依法尊重和保障公民受教育权的“权利本位”阶段。新时代教育立法的精神将展现于公民受教育权的保障、各级各类教育主体合法权益的维护、教育公平工作的促进,从而以法治精神、法治途径来弥合教育领域的不公正、不公平现象,缩小教育领域“贫富差距”,为每一个人提供公平发展的机会,而这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治化建设的初心。

法治的营养源于实践,时代的进步呼唤变革。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重大战略部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明确提出“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的重大命题。时值两个一百年交汇之际,进一步深化教育法治化建设,推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法治保障,面临着强烈的现实需求与历史紧迫性,当务之急是着力补足以下短板。

第一,教育法律体系需要进一步健全。在涉及人民利益关切的个别领域,立法修法仍然缺位。例如“学位条例”颁布四十年,立法背景与客观时代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修法的延迟无法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学前教育法”“家庭教育法”“终身教育法”一直延后未定。特别是“学前教育法”,对保护儿童身心健康发展,避免校园欺凌、预防青少年犯罪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社会各界一直予以强烈呼吁。

第二,权利救济制度有待进一步完善。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相关实体法普遍存在重实体轻程序的倾向。例如,“教师法”中缺少对教师权益维护的诉讼、复议制度的具体规定,申诉制度仅有一个条款。“学位条例”中缺乏对学生权利救济保障以及学位争议问题解决合法路径的规定。“高等教育法”对于权利救济的途径方式亦语焉未详。教育立法“管理法”痕迹严重,距离“限权法”“控权法”“权益保障法”要求尚有一定距离。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遵循这些基本要求,破解如上法治短板,应该在以下五个方面集中发力。

第一,以党的领导为教育法治建设的根本遵循。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根本保证。加强党对教育法治工作建设的全面领导是立基于我国的基本国情以及新时代国内外复杂局势的客观环境所决定的。教育系统点多线长面广,是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接班人的重要场域。离开党的领导,法治建设必然是空中楼阁,必须紧紧依靠党的领导,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宏伟蓝图才能变成现实。

第二,以集成化、法典化为教育法体系的终极导向。教育立法目前已经形成8部教育法律、18部教育行政法规、71部教育规章等相对完备丰富的教育法律体系。在立法体系相对完备的基础上,教育法典化的前期考察调研工作可以适时开展,力争法法衔接,上下贯通,纵横一体,以里程碑式的成效,为教育现代化建设奠定法治基石。

第三,以未成年权益保护为当前教育立法的紧迫课题。切实回应社会关切,加快“学前教育法”、“家庭教育法”等的制定,切实维护广大未成年人的教育权益,对校园欺凌、未成年人犯罪等现象进行源头上的阻绝,不断优化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法治环境。

第四,以实体与程序并重为教育权利救济的应然关键。我国教育立法工作的开展以上世纪80年代教育立法的空白严重阻碍国家经济建设人才培养为背景。所以彼时立法以填补空白构建体系为中心。新时代法治化建设强调权益保障、以人为本、实体正义、程序正当。对教育法适用领域各级各层次教育主体的权利救济、权益保障、程序公正将是下一步立法修法的关键。

第五,以产权信息保护为教育立法修法的必然视阈。教育部出台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意在使我国的信息化教育步入世界强国行列。2020新冠疫情的爆发,更是诞生出了世界级的的互联网应用教学,其中开创出众多信息化教学模式以及教学软件。在庞大的信息化教育中,教师、学生、学校三方个人信息的维护,教师授课内容知识产权的保护,教学进程中个人隐私的泄露都需要纳入教育立法的视阈,连同“个人信息保护法”“知识产权法”一并应予统筹完善,以期为教育信息化建设提供法律保障。

立法是基础,司法是保障,执法是关键。在新时代这一历史新方位中,教育法治化等不起慢不得,惟其如此,才能如十九届五中全会所预期的“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有效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保障作用”,更好的为教育现代化建设保驾护航。

作者简介:王力康,男,河北邯郸人,华东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教育法、法律史。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

责编:王硕

——法治周末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报纸订阅
本社运营代理:北京慧海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社(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海光 联系方式 13522015000 邮箱 bjhhg@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0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